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奢爱时代 > 第146章:闺蜜的赌局
    【闺蜜的赌局】

    尹恩惠和李丽娜刚从医院回到她浦东的公寓里,她一进屋就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地看着尹恩惠,尹恩惠被她这么一看,心里却是无限酸楚。

    看到朋友在追求爱情顺利的道路上却又横生枝节,一时觉得这比爱情本身磕磕绊绊还让人难受。

    李丽娜无精打采地说:“我现在真想结婚,这样或许可以让我妈放下一个情感包袱,毕竟得了病的人,心情越好越有助于康复,你说我主动跟高航提结婚的事合适吗?”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尹恩惠不知道怎么就想到用这句话来给李丽娜打气,可是又心存疑虑,所以接着说道,“话虽如此,可实际生活中,男人往往能追到他喜欢的女人,而女人却得不到她爱恋的男人,原因是男人不怕翻山越岭,女人却怕伤了指头。你确定这样不会伤到自己吗?”

    “不论怎样,也只能试试了。你要知道,机场比婚礼的殿堂见证了更多真诚的吻,医院的墙比教堂听到了更多的祈祷。这就是我们生活的处境,爱情是个变量,有时我们不能自私得只考虑自己呀!”

    “那就试试吧,感觉就像拉响警报一样。”尹恩惠失落地看着李丽娜,同时想起梁和肖勇又顾影自怜,“明天我要和肖勇见面,李发展让肖勇把他要给我的东西转交给我。”

    李丽娜刚要说话,门铃却响了,这么晚了会是谁?

    她起身开门,只见欧悠佳冲进来,喜笑颜开地说:“丽娜,我有好消息要跟你们说!”

    “什么好消息啊?”尹恩惠看欧悠佳一脸欢喜样,瞬间让这清冷的屋子暖了起来。

    欧悠佳坐下后说:“首先是李丽娜的好消息,没想到李丽娜母亲需要的那个医生是被我认识的这个郎跃飞雇佣的,他老母亲的病也是尿毒症,而且我已经跟他说好了,改天让他约这位医生给咱阿姨看病。”

    李丽娜听欧悠佳这么说,凝重的神色舒缓了很多,她说:“悠佳,太谢谢你了,这么忙还挂念着我的事。”

    “别说这些客气话,是你.妈运气好,歪打正着地求医撞到熟人。”欧悠佳接着说,“另一个好消息就是我的,我已经拿下了天润寰宇的项目,虽然冒着和项宇不打结婚证的风险,但总算是尘埃落定了。”

    李丽娜问:“那你真就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地不和项宇扯证了吗?”

    “我哪有那么笨,现在我手握生杀大权,而且合同都签了,和项宇扯证是早晚的事!”

    尹恩惠笑道:“看来还是你有办法,可以和项宇母亲这只千年狐妖斗法!”

    “可不是嘛,”欧悠佳骄傲地说,“你们知道不?她也没省力拿我,为了让我难堪,她偏偏要业界传闻最难搞定的郎跃飞为天润寰宇设计楼盘,可她万万没想到,郎跃飞就是我认识的人,而且和我非常投缘,我才把这个提案跟他说,他就答应了!真是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李丽娜精神抖擞地说:“你真是一箭双雕啊,现在咱几个中,就你运势最顺!”

    “夏威夷怎么说?”欧悠佳问道,“她不是跟李铭回家吃饭了吗?她和李铭结婚的事没什么阻碍吧?”

    尹恩惠说:“她给我发过短信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只是她决定去做亲子鉴定,真不知道这孩子最终检测出来会是谁的,现在想起她的事,我反倒比她还紧张……”

    李丽娜接尹恩惠的话,一脸惊奇地问:“要是这孩子是卓宁宇的可怎么办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尹恩惠含含糊糊地说着。

    欧悠佳叹了口气说:“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夏威夷的孩子是李铭的,要不我们打个赌,看看谁猜得中?”

    “我猜是李铭的,”李丽娜说,“你想啊,酒后乱.性的怀.孕几率应该不大,而且……夏威夷不是说了嘛,卓宁宇那玩意儿太逊!”

    尹恩惠捂着嘴笑道:“我也觉得是李铭的,能把安.全.套搞破的家伙,可是前途无量!”

    欧悠佳嘟着嘴说:“那还赌个屁啊,我们仨儿都觉得是李铭的,那就是李铭的,猜都不用猜!”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压卓宁宇的庄了,毕竟险中求胜嘛。”尹恩惠笑道。

    “好!你就压卓宁宇,我和欧悠佳压李铭!”李丽娜叫嚷起来。

    “干嘛是我?我可不做得罪人的事,要真是卓宁宇的种,夏威夷知道我压的是这庄,那还不怪我乌鸦嘴,我不干!”尹恩惠说道。

    “那就别赌了,我们祈祷孩子是李铭的!”欧悠佳作了个和事老,让我们别拿夏威夷的事当儿戏玩。

    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和李丽娜告别后,欧悠佳驱车把她送回家。

    路上,尹恩惠把明天要与肖勇见面的事跟她说了一下,下车时,欧悠佳说:“恩惠,不管怎样,有些事都得面对,夏威夷都敢去做亲子鉴定,你怎么就不敢去见老相好呢?我知道,你还爱着肖勇,可是你越躲就越让人看得出你还放不下他,学着夏威夷,大胆地直面之前的失误,才不会落下笑柄。”

    尹恩惠点点头,把欧悠佳的话听进了心里。

    回到家后,尹恩惠又开始时不时想念梁,时不时又想着与肖勇那晚的激吻,这种矛盾的想法.像两条纠缠在一起的蟒蛇,它们都想把对方吞进肚里,可却又势均力敌互相僵持不下,一个无法杀死另一个,就这样,它们越缠越紧,缠到令人窒息,让人心中发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