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五零纪事 > 012 再提分家
    墓的后头杂草丛生,村长赶忙指挥人过去收拾。

    大概过了有半个小时,整个坟头清理的干干净争,原本被杂草遮挡的大洞也显露出来。

    在墓的右侧靠近墓碑的位置,有个巨大的坑洞,棺材倒是没看着,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瞧出来是个啥情况。

    镇长一啪大腿,妥了。

    “老爷子,你怕是得跟我们走一趟了。”

    陆兴家无话可说,他能说像这种小墓他连看都不带看的?

    二狗子还给自己加了场戏,趴在他太爷的坟头哭的贼伤心,嘴里还骂骂冽冽的咒人不得好死。

    可惜没人欣赏,他见着人都走了,赶紧追上去。

    “咱们运气真好。”

    这洞一看就有些历史,没的做假。

    解放前,他妈还在的时候每年都来上坟,可是等他妈被气死过后,他就再没来过,他也不知道啥时候就多了这么个洞。

    吴诗敏面无表情,其实心里多紧张的。

    别说她不知道二狗子家的祖坟在哪里,就算知道也没那个时间来动手脚,庆幸老天爷是站在她那边的。

    “二叔,你以后离我远点,要是让人家发现咱俩走的这么近,被拆穿了咋办?”

    二狗子没搭话,一言不发的窜到前边。

    吴诗敏能找上二狗子,除了他家的地主关系外,还因为他俩沾了点亲,虽说有点一表三千里的意思,还是上门打秋风那种。

    回到村里,镇长借了队里的驴车,把那堆东西一层一层的往上装,给拉回镇政府了。

    陆兴家走了,吴诗敏心头的那根刺也一道没了。

    至于陆家剩下的那些人?

    不是她吹,还真不是她对手,陆兴家纯粹是个意外!

    当天晚上,陆家的饭桌上就没有陆兴家的存在了。

    还别说,刘英觉得这样挺好,反正她婆婆也不管事,以后家里再有个啥的,全凭她一个人说了算!

    陆老大等人哭丧着一张脸,连面片儿汤都没心情吃,说好的晚上动手,咋还不等晚上东西就全没了呢?

    吴诗敏等人都吃好了,再继续分家那个话题。

    刘英不干,陆老大也不干。

    唯一有点意思的也就剩个刘芳,可惜她说了不算。

    “你们不愿意分没关系,把我跟老三分出去就行,以后该怎么孝敬我绝对不含糊。”

    吴诗敏这话说的好听,刘英当然不愿意的。

    在昨天之前,这对夫妻还跟驴一样任劳任怨的,吃的少干的多,还一点废话没有,哪怕她嘴里各种嫌弃,手上也各种不饶人,她也是在意他们的。

    关键是家里包袱少,才一个闺女!

    刘英想,要分也是把老大一家分出去,太能生了!再是重男轻女的人,秃头小子一多也会嫌弃。

    “那也不行,老四和老五还都在上学,老六才那么丁点大,哪能提分家的事!感情你们都一家家的和和美美了,就不管几个小的了?”

    她这话倒是点醒了陆老大和陆老二。

    分,得分啊!

    老四陆建伟在省城读高二,老五陆巧在县里读初二,都是烧钱的主儿!往年他们的学费都没让人操心,那是因为有老爷子在,现在老爷子虽然还在,但他的钱小金库全没了!

    以后他们的学费那些咋办?

    老四还好说,人勤快,去了省城就知道打工挣钱。可是老五不啊,她在学校没学会别的,尽学会臭美了!

    衣服带上补丁就不要了,要穿新的。

    刘英生了一串秃头小子,就得了这么一个闺女,她手头也不紧,养的迁就的很。

    这要是不分家,那还不得把她养到嫁人?

    还有老四的彩礼,老六的学费……

    这么一串算下来,连陆老大都不愿意了。

    他冲吴诗敏一瞪,啪的一拍桌子站起来:“都怪你,你干啥举报祖爷?老三,你是干啥吃的,连个媳妇都管不住,*&……%¥##……”

    啥痛快说啥。

    吴诗敏定定地看着他:“你要是知道祖爷那事,你会一直守着?我是担心他所以才问他,结果他想弄死我!”

    陆老大顺着她的话代入自己,要是他知道这个秘密,那肯定……

    想想老爷子捆了老三的动作,好可怕!

    话是这么个话,但事没落到自己身上?

    ……还是老三媳妇的错!

    刘英考虑过后,说:“把你两口子分出去单过,粮食啥的就不说了,你们每个月要交二十块钱给我就成。”

    二十块钱!

    吃相不是一般的难看!

    一个正式工人一个月工资才三十出头,吴诗敏两口子都没工作,一个脑子还缺根弦,上哪儿找钱?

    说白了就是不同意,但又不想整的那么难看。

    吴诗敏掰着指头算了算:“二十块钱,够一大家子花了吧?妈,你的意思是让我掏钱养着这一大家子?”

    别说够,还有余。

    陆家上下吃的都是自家种的,养的。唯一需要往外使钱的地方就是老四和老五的学费生活费。

    学费不多,两人加起来才两块多,那还是一学期的,重点是住宿费和伙食费,老四的不算,老五一个月要六块钱!

    红河村的田地是按人头分,一个人有四分水田,两分旱地,自留地什么的不算在里头。

    陆巧的六分地,别说交生活费,交了公粮连她自己都养不活。

    刘英是有这么个打算,但不是这么个算法!

    “你也别讲着二十块钱多,我和你爸,还有你爷跟你奶,有四个人呢!一个人才五块钱,这里头含着粮,菜,肉,衣服啥的,年节也不让你另外给钱,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一气儿说完,她得意洋洋!看她多聪明,把几个媳妇通通说傻了。

    要是分家,就得给她钱!不分?就得听她使唤,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吴诗敏举报陆兴家,还能说她是大义灭亲,但她要是对婆婆公公不孝,那就不一样了。

    “二十块钱太多了,我不同意。这话就算是拿到村长家去说,也不是这么个算法。”

    刘英听她这语气,是愿意拿钱?

    当下就松了口:“那就十块钱。”

    一下子减了一半,她可是很有诚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