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七百三十四章 陈绵来京
    站在小院门口是许久没见的陈绵,穿着白衬衣蓝色棉裤,手上挽着一件薄外套,地上还有两个网兜。

    乔佳月飞快地跑过去,高兴地说:“绵绵,你怎么来了?”

    陈绵的生活都被学习和音乐给填满了,哪里会有时间玩,更别说来京市了。

    骤然看到她,乔佳月很是惊喜。

    陈绵朝乔佳月笑了笑,抿着唇小声说:“佳月姐,我来看你。”

    乔佳月掏钥匙开门,“你等很久了吧,快进来。”

    陆镇平在后面帮忙拿网兜,三人一起进了院子。

    乔佳月打了一桶井水倒在一旁的木盆里,洗洗手洗洗脸降降温。

    “绵绵,你这回要在京市待多久?”乔佳月特地冲了两杯蜂蜜水,然后拉着陈绵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来京市交流学习,待到暑假再回去。”陈绵喝了半杯蜂蜜水,打量着屋里,看到了墙角红色的桶、脸盆、雨伞等物,她不由愣了一下。

    “真的吗?”乔佳月没有注意到陈绵的表情变化,她太高兴了,“那我们就能经常见面了。”

    “佳月姐,你要结婚了吗?”陈绵小声地问道,只有要结婚的人,才会准备这些红色的用品。

    乔佳月闻言不由愣了一下,她看着陈绵说:“绵绵,难道你没收到我的信吗?”

    “什么信?”这回轮到陈绵惊讶了。

    “我之前有给你写信,告诉你我四月要结婚的事,你没收到吗?”乔佳月觉得奇怪,这是出了什么差错吗?

    陈绵摇摇头,“没有收到,今年过年后,我就一直在准备来京市交流的事。”

    “去年我不是写信,说要给你一个惊喜吗?就是这事。”

    “没收到信没关系,你也来京市了,我农历三月十六结婚,你一定要来哦!”

    虽然以前在大队的时候,多是自己带着陈绵一道玩,两人的关系不像是朋友,倒像是姐妹。

    所以对于陈绵,乔佳月是比较重视的,她跟乔秋月的意义完全不一样。

    陈绵嘴角弯起:“好,我会参加你的婚礼的。”

    “还有,未来姐夫对你好吗?”她并不是很了解邓迎,对于乔佳月的婚事,她只能给予祝福。

    “挺好的。”乔佳月眯了下眼,“你什么时候正式上课?”

    一番询问之下,她才知道陈绵是在京大的音乐系里头交流学习,说是学习是次要,其实主要是为了六月的一场音乐会的。

    “那你今晚住这吧,明天一早我让小平送你去学校。”她看陈绵还是以前那副性子,真叫人不放心。

    “好,我也有好多话要和佳月姐说呢。”陈绵点头,太久没见,她们之间并未有太大的生疏。

    吃过晚饭,乔佳月和陈绵又躲回房间里,她们有着说不完的话,各自的学业、感情、城市的变化等等。

    因此到了学校,乔佳月的心情非常好,这让胡爱兰有些奇怪,这是碰上啥好事了?

    乔佳月笑笑不说话,并没有把陈绵的事说给其他人听。

    与乔佳月相比,郭钰凡却有些烦躁,很简单,这次清明扫墓,她被催生了。

    明明过年结婚那会,大家都还在说让他们不要急着生孩子,去国外待两年再说。

    结果呢,两个月还没过,这话就就不一样了,听着真叫人怄气。

    中午吃饭的时候,郭钰凡就和乔佳月吐槽这个事儿,觉得大人们真的是说话不算数。

    乔佳月却觉得这很正常,老人家都是这样,没结婚催结婚,结了婚就催生娃。

    从郭钰凡结婚以来,乔佳月反而没听她吐槽过曹毅诚什么,都是抱怨的家里的其他人和事居多。

    由此可见,她其实对曹毅诚也不排斥的。

    “我觉得,你好像对曹家人的看法有些在意。”乔佳月试探着说,郭钰凡现在怄气基本上都是与婆家里的人有关。

    如果对这人不在乎,她又为何要在意呢?完全可以当做耳边风没听见啊!毕竟都是假的。

    郭钰凡听了乔佳月的分析,马上就反驳道:“怎么可能在意!我就是被念叨得烦了。”

    乔佳月见她这样,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看不清自己的感情。

    她低下头,不再这事上试图劝说,“反正也就两个月多月的时间了,毕业后你们就出国,天高皇帝远,你不用再烦心了。”

    郭钰凡想想也是,就把这事儿给抛到脑后了。

    乔佳月周三空闲比较多,跑去隔壁的京大,找到了陈绵。

    她很忙,这边的课程跟海市的那边不一样,一些内容要重新学。

    两人有中午时间见了面,并没能去太远的地方。

    因为有哥哥在京大读书,乔佳月对京大也算是熟悉,带着陈绵在学校里走了走,告诉她哪个食堂更好吃些,两人就匆匆分别了。

    到了周末,陈绵和同学们跟老师去剧院观摩学习,基本上就没有空余的时间了。

    乔佳月算了算时间,严丹凤的肚子应该挺大的了,这时候应该有许多不便,她想了想,带上自己从系统商城里找的适合孕妇吃的调理药去严家。

    除了看看严丹凤肚子里还为出世的小侄子,还有就是关心一下三哥那幅画修复得怎么样了。

    今年关于文物方面的规定有不少,隔一两个月就能在报纸上见一次,据说还要全国普查文物呢。

    就在前几天,报纸上就刊登了关于了长城破坏与保护的事情。

    如今国家开始发展了,对于这些方面也开始关注了。

    但私底下,早年大量流出国外以及被大肆毁坏的文物,对于严教授、乔宏良这些文物工作者来说,却是非常痛心的一件事情。

    这不仅是国家的损失,也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损失,毕竟文物不可再生,后代子孙已经无缘得见那些曾经灿烂辉煌的文化。

    乔佳月本来了解的不多,但是三哥从事这方面,她就特地关注了下,也忍不住痛心。

    现在改革开放了,报纸上三番两次出现文物,只怕会加速文物的流出吧,毕竟在许多人眼里,一个不能吃不能用的瓶子,哪里比得上钱呢?

    乔佳月看着系统商城,未来的东西难买,但是关于过去的文物,却是应有尽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