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 第1453章 你迟到的许多年(20)
    屈玉琢一听连忙要拒绝,觉得这样太贵重了,他父亲怕是不会接受。

    姚父说:“我听闻你父亲的六十大寿快到了,但他为人低调,似乎也不打算过这个大寿,如此,我想当面送给他,也没这个机会,让你带去,你怕是会拒绝,所以我就让子望带了,你若再拒绝,那我只能改天亲自去你父亲那里拜访了……”

    屈玉琢听姚父这么说,无法,只能收下,并且说了谢谢。

    姚父说:“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能有点儿爱好,而且坚持多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儿,所以我很羡慕你父亲,改天有机会,还是要请他喝杯茶水的!”

    屈玉琢应下,几个人又说了几句,才告辞离开。

    坐上车子,姚子望手里拿着那些字画,眼眸垂着,若有所思。

    屈玉琢问她:“你怎么了?”

    姚子望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对对他微微一笑,说:“开车吧!”

    屈玉琢点点头,启动了车子,车子很快驶出姚家大院。

    姚子望抓着花卷的手指骨节收紧,眸子转过去,看向了窗外。

    其实发呆不为别的,仅仅是想起,其实母亲当初活着的时候,也是喜欢收集字画的。

    那时候,父亲也会经常在拍卖会上淘罗还算不错的字画送给母亲当礼物。

    有认识母亲的朋友笑说,别人家丈夫送妻子多是名贵收拾和衣服,你们家倒好,送字画,够雅致的!

    母亲的确是个很雅致的人,对待父亲照顾的也是无微不至。

    即使那时候姚子望还很小,也可以看出母亲是真的很爱很爱父亲。

    父亲在事业上遇到任何的不顺心,母亲都会不停的安慰他,给他加油骨气。

    可以说父亲如今事业上的成功,是有母亲很大功劳的。

    可是母亲再好,也只是一个身在闺中的大小姐,能给丈夫的,除了体贴和照顾,也再无别的。

    所以父亲成功之后,终究是背叛了母亲,终究是辜负了母亲。

    有时候姚子望很是想不通,为什么男人都要这般。

    明明当初真诚的相爱过,清贫夫妻做得,富贵夫妻就做不得了吗?

    母亲当初癌症,手术做完在医院躺着的一年多,父亲就背弃了她,与胡叶青厮混在了一起。

    所谓的同甘共苦,生死不离呢?

    都是一场笑话吗?

    姚子望想事情太过专注,丝毫没发现,屈玉琢开车的方向,并不是回家的那条路。

    等到她发现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出了市区,她看向路旁风景,诧异的看向屈玉琢:“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屈玉琢一边开车,一边声音淡淡的道:“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去拜访一下岳母大人!”

    ……

    姚子望的母亲姓陈,单名一个汐字。在姚子望七岁那年,癌症去世。

    那一年对于姚子望来说,是很黑暗的一年,也是她几乎撑不下去的一年。

    好在他的父亲对母亲伤害颇深,却也给了母亲体面,因为在母亲去世的那一刻,她大概都不知道自己丈夫在外面都做了什么。

    甚至在她去世之后,他还扮演了好父亲的角色,经常安慰陪伴他唯一的女儿她。

    若不是姚书宴告诉自己那些,她真的会以为她的父亲,是一个完美的找不到瑕疵的父亲。

    陈汐被葬在姚家墓园,姚家有传统,夫妻会同墓合葬,所以母亲的墓,是个双人墓。

    说来可笑,如今父亲再娶,那未来,他到底要跟谁合葬在一起?或者是,三人同墓?

    当然,她自然不会让第二种情况发生,同时也觉得,父亲其实不配与母亲同墓!

    姚子望将进墓园前买的一束花放在玄虚台上,恭恭敬敬的对着母亲鞠了三躬,喊了一声:“妈,对不起,我有很长时间没有来看您了……”

    说完,她伸手抚向墓碑上那个清雅美丽的女人,眸子有些微微的湿润。

    正在那时,她听到扑通一声,愣了下转过头,就看见屈玉琢居然双膝跪在了墓碑前。

    姚子望愣住:“你……这是做什么?”

    “我有些话,想说给岳母听!”

    姚子望凝眉,不知道如何说,是了,屈玉琢不会无缘无故带她来这里。

    他必然是有些事要说,只是,对母亲说?

    正在这时,屈玉琢开口了,他说:“岳母,很抱歉,距离上一次来看您,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了,这两个月,我和子望没过来,第一是工作很忙,第二,也是我们俩一直在试图寻找这一段婚姻的突破点,想要打破此前的所谓舒适区,寻找一段真正属于我们的,更接近幸福,也更有人情味的婚姻……”

    姚子望眼眸轻闪,看着屈玉琢,多少有点难以置信。

    屈玉琢再次开口,说:“虽然迄今为止,我们尚未真正找到突破点,但是很庆幸,我们已经达成一致,彼此约定,会在未来的生活中,尝试相爱,想将这一段婚姻,长久的维持下去……

    当然,我知晓现在世界复杂多变,长久在许多人看来是一个伪命题,这世界上没有真正的长久,尤其是婚姻,更是脆弱而易碎,让人很难把握住,所以岳母,我今天才在您的面前,说这些话,我想让您在天之灵庇佑我们,保护我们,给予我们彼此信心和爱,让我们,可以做到不辜负,可以做到不相负……

    同时,我也想当着您的面跟您保证,我会好好对子望,从今往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再承受一点儿的伤害,我的人生,我的一切,都将与姚子望这个名字无法脱开关系,我这一生,也只认姚子望一人为妻……愿您信我,愿您助我,也愿你永远安息!”

    姚子望站在那里,眼里莫名有些湿润。

    她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

    其实到了她这个年纪,甜言蜜语早已很难打动她,最多听听,之后也就忘了。

    但屈玉琢,却偏偏用这种方式告知她这一切。

    一个让她无法拒绝,也不会有任何怀疑的方式。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啊,到底是太狡猾,还是太聪明?

    但不管他是狡猾还是聪明,也真的成功的,取悦了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