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八零年代农场主 > 第254章 由六安瓜片引起的……
    薛将军本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想法,将琢磨了许久,依然没能想明白的“要大出血”的不祥预感抛到一旁去。反正,以他目前的地位和身手,能让他生出这种诡异感觉的人,也实在不多。而,这些人中间,绝对少不了和他有着几十年兄弟情谊的林将军和王将军!

    没办法,谁让这一年来,这两人越发地重视起“口腹之欲”来?为了点吃的,那在外人眼里极威武庄严的大将形象,那是一再地崩塌!简直让人不忍直视,几乎快要达到惨不忍睹的程度了!

    对此,薛将军绝不承认,他隔三差五不同风格的“显摆”举动,才是一切变化的源头!

    眼下,薛将军就又再次抬起下巴,一脸得瑟和炫耀地说道:“六安瓜片不仅是绿茶中的精品,也是传承悠久的历史名茶之一。因为这种茶叶加工好后,外形和瓜子十分相似,又主要出产在安徽六安,因此得名叫六安瓜片……”

    林将军&王将军:“……”岁月,真是一把残酷的杀猪刀。为了在他们这些“糙汉子”面前显摆,同为“糙汉子”中一员的老薛,竟然能耐下性子,学那从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文人酸儒”做派,一边讲解着和茶叶有关的知识,一边还用一种看起来不那么标准,却也能猜测出学过很久才学会的姿势,为他们洗杯沏茶。

    末了,薛将军还不忘记抬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来,尝尝。”

    “学什么不好?非要跟个书呆子学,真是……”总算,关键时刻,那向来敏锐的猛兽般“直觉”,再一次拯救了王将军,让他将到了喉咙的“娘们兮兮”这几个字咽下肚。然而,那端起杯子,递到嘴旁,“咕嘟咕嘟”往下灌的豪迈姿态,却是让林将军和薛将军两人纷纷摇头。

    “牛嚼牡丹……浪费啊……”薛将军端起杯子,微眯双眼,先是轻嗅,再小口地品着。一旁的林将军,也是点头附合着,虽然没说话,但,眼角眉梢间,分明流露出“暴殄天物”的感慨来。

    王将军:“……”装什么装?兄弟几十年了,谁能不知道谁?

    眼见,薛将军带来的那个篮子里的糕点水果,一点点地减少,最终,变得空荡荡的。就连这壶六安瓜片,也冲泡了两次,再泡一次,就没味道了。吃饱喝足却犹嫌不满足的林将军,懒得和薛将军兜圈子,干脆利落地说道:“老薛,换一罐。”

    “一罐?”薛将军猛地拔高音调,磨着后槽牙,手指捏得“咯吱”作响,犹如一只终于被激怒,正琢磨着要从什么地方下口,将胆敢挑衅自己的猎物分尸的猛兽般,“你知道,这东西有多难得吗?还狮子大开口,一要就要一罐?你脸咋那么大?”

    作为一个同样从战场上下来,并且,和薛将军相交多年的“大佬”,林将军并不畏惧薛将军身上那些浓重吓人的煞气,想了想,放低要求:“四分之三罐?”

    “这可是玲玲专门留给我的,连我家那几个不孝子都没有。独一份,懂?”

    和林将军一样,薛将军也不愿意再继续兜圈子了。

    毕竟,旁边还有一个因为他和林将军之间的“交锋”,而敏锐地察觉到这罐六安瓜片贵重性的王将军,正双眼冒光,一幅摩拳擦掌,时刻准备和林将军联手分一杯羹的蠢蠢欲动。

    “不过,你说的对,大家都是兄弟,兄弟之间嘛,就应该互帮互助。你一定要的话,我那儿还有其它的茶叶,虽然比不上这种,也比那儿的好。”

    “那儿”,指的,正是专门提供给众人吃食用度的“特供品”栽种地方。

    然而,尝过了让人惊叹的山珍海味,再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这中间的落差,又有几个人能忍受呢?

    虽然,林将军自诩拥有非同寻常的自制力,但,偶尔的时候,也是可以放任一番的嘛。

    比如说,面对薛将军这位交情莫逆的“老伙计”时。

    “老薛,半罐!”林将军咬了咬牙,伸出右手,正准备用一个三人才知道的“数字符号”,来代表自己愿意再额外出那么多的钱和票,来换这半罐茶,却猛地就被薛将军接下来的动作给惊到了。伸出去的手,半天都没能晃动一下,就更不用说收回来了。

    别说林将军,就连一直插不上话的王将军,也一脸的目瞪口呆。

    谁能想得到,薛将军竟然又从篮子里,摸出早就准备好的两小罐茶叶来呢?偏偏,不论是林将军,再或者是王将军,因为这一年多来养成的习惯,竟然谁都没想到要翻动一下薛将军进来后,就随手放到桌上的篮子。否则,早就能将篮子里的东西都探查个清清楚楚,哪用得上他们在这儿冥思苦想许久,最终,才准备忍痛放血地“买”一罐茶叶回来喝呢?!

    林将军手指动了动,冲薛将军翘了个大拇指,另外一只手,飞快地将桌上的茶叶罐拢到自己怀里,一幅生怕被其它人抢了的宝贵得不得了的姿态,心里却暗忖:咋感觉,老薛越来越狠了?不是说,家里五代单传的“小公主”,特别地乖巧懂事、聪慧机敏、孝顺贴心、软萌可爱吗?咋就没能像他们这些做长辈的,不论心态,还是为人处事的姿态,也都跟着软化几分呢?

    ……

    自这天起,绿茶,尤其,和六安瓜片同样响誉华国的碧螺春和西湖龙井等茶叶,也都在军区大院中流行起来。

    “别人家的孩子”薛玲,再一次成为众多小子姑娘们扎小人的“靶子”。

    对此,薛玲连一个“喷嚏”都没有打。没办法,她现在特别忙呢!

    一边忙于学业,一边忙于事业,一边还要关心下薛将军这位薛家的掌舵者,和为了能就近照顾好自己,而由g军区奔赴京城的薛志国、薛志富、薛志民和薛志强四兄弟。真正地分身乏术!连罗清婉、林佟和顾美美等人有关的各类传言,都没空去一一地倾听,而是让棕竹帮忙先过一遍,在忙碌的间隙,让疲惫倦怠的大脑得到休息的时候,来欣赏一二,从而达到调节身心的作用,又不会错漏任何关键信息。

    直到这天,中午,按照往常的惯例,薛玲、顾珊珊、李雪梅和徐娜娜这四位同班同学兼舍友的姑娘,手挽着手,肩并着肩,随意地聊着天,往校外不远处那间最贵的饭店而去的时候,才刚刚走到校门口,无意中的一个回头,包括薛玲在内的四人,就又见到了一个极眼熟的姑娘。

    顾美美。

    “四姐。”顾珊珊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惊讶,“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顾美美掩去心底的不悦和气恼,轻扯嘴角,露出一抹浅笑来,目光悠然地落到和顾珊珊站在一块儿的薛玲、李雪梅和徐娜娜三人身上,“最近,因为国际上面的几项大赛,我们学校一直处于一种紧张焦急的备战状态中,所以,直到今天,初赛名单终于确认了,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所以,我就想着来看看你们。”

    “怎么,不欢迎?”

    虽然,顾美美早就知道,顾珊珊一直都是“高智商,低情商”这句话的典型代表,也在听到顾珊珊那句“天外飞来”的话,而深吸一口气,压下满腹的愤愤不平,以免在言谈举止间,一不小心就落人嘴舌。

    偏偏,无意中的一个偏头,恰好和薛玲那澄澈的眼眸撞了个正着,仿佛瞬间就从薛玲那双眼里“品”出许多情绪一般,顾美美只觉得心底深处那些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愤懑、怨怼和嫉妒等情绪,犹如被泼了好几桶滚油般,熊熊燃烧起来,只将她的灵魂也都灼得疼痛不已!

    几人中年纪最大,出身于商人世家的徐娜娜,虽没能修炼出个“七窍玲珑心”,但,这样明显的情绪气氛变化,却是能敏锐察觉到一二的,忙不迭地笑着打圆场:“怎么会呢?每天的学习任务都那么繁重,唯一支持我们坚持下去的,也就是学校附近这家饭店的招牌菜了……”

    这番话,不仅薛玲、李雪梅和顾珊珊三人赞同,就连顾美美,也都必需翘起大拇指,夸赞这家饭店,确实当得起“高手在民间”这句评价,不论是选材用料,再或者是店里厨师随意烹饪的一道新老菜式,都让人垂涎三尺,流连忘返,让人忍不住就将其当成辛苦学习一周后,用来犒赏自己的地方。

    这一点,由顾美美几乎每到周五,都由中大飞奔华大,打着探望顾珊珊的旗号,请和顾珊珊同宿舍的薛玲、李雪梅和徐娜娜三人用餐的举动中,就能够瞧出来。

    这家饭店的东西,确实很贵。

    然而,自古以来,就有“一分钱,一分货”的说法。

    而,哪怕,顾美美再有钱,几人也做不出那种“打土豪”般,一次又一次蹭吃蹭喝的举动。因此,除了前面第一次,碍于顾美美打出来的“探望顾珊珊,并拜托同宿舍的几人,在生活学习中多加照顾一二”旗号,而由顾美美请客,后来,大家都遵循着轮流付款的默契举动行事。

    今天嘛,就恰好轮到薛玲付款。

    在薛玲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自己视线里时,顾美美拎起挎包,斜背在身上后,一脸歉意地对顾珊珊、李雪梅和徐娜娜三人笑道:“我去下洗手间。”

    看着顾美美远去的身影,李雪梅和徐娜娜两人,不约而同地抬头,对望一眼,彼此都瞧见了对方眼底的了然。在看向静坐一旁,并没听出顾美美话外之意的顾珊珊时,却忍不住地摇头,只觉得还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旁的不说,单单顾家,就有顾美美这样小小年纪,就心机深重的姑娘,也有顾珊珊这种如同生长在温室里,从没见过外界风吹雨打的娇花。

    这样的对比,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与此同时,在薛玲结完账,准备回桌的时候,早就候在一旁,静静望着薛玲,眼里明灭不定的顾美美,突然出声了:“玲玲,你那儿还有多余的绿茶吗?能不能卖我一些?”

    是的,这,才是顾美美今天找上薛玲的真实用意!

    对此,薛玲在饭店里,并没见到江景成、王胜泽和白桐这三位关系亲近到让人感慨“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华大三剑客”时,就已经有了一定的猜测。

    “龙井、碧罗春、毛峰、六安瓜片、毛尖……”薛玲“劈里啪啦”地念出一连串的绿茶名字后,才问道,“你要哪一种?要多少?”

    早在成为大院里“别人家的孩子”,将大院一众姑娘小子们的仇恨值拉得稳稳的,谁也不可能再越过的那一天起,薛玲就做好了两手准备。

    简单地来说,凡是能依靠“种地”来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当然,自家人用的东西,必然是全部用木系异能种出来的,不论质量,功效,还是其它的,都是最最上乘,无可挑剔的。

    而,现在或未来将卖给大院姑娘小子们的,就是偶尔才用木系异能灌溉一下的,质量功效不如自家人喝的,却也能轻易就碾压那些“特供品”。

    顾美美愣了愣,显然是没料到,在自己记忆中,为人处事向来随意率性的薛玲,竟然会这般“算计”自己!

    是的,到了这个时候,顾美美又如何不明白,薛玲早就料到了,她会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更料到了她会有意无意地帮着推销呢?!

    只是,说到底,她,又能如何呢?

    可惜,再如何地宽慰劝说自己,然而,反应过来的顾美美,看向薛玲的目光,依然带上了一抹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遗憾和叹息,嘴里也不由自主地喃语道:“果然……”

    为什么遗憾?为什么叹息?又为什么发出这样的感慨?

    哪怕,顾美美并没有明说,但,薛玲却依然敏锐地察觉到了几分。

    只是,这世间,很多人,很多事,不是“后悔”就能弥补的,所谓“覆水难收”,莫过于此。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