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异能军嫂逆袭日常 > 第22章 抢男人
    当佳青回过神来的时候,脖子上突然多了个小小的黄金项链。

    佳青瞪大了眼睛,拉着链子一看,只见上面的吊坠,是一个精致的金元宝。

    “我是人家人爱的小金,叫我金宝……”一句话又飘到了脑海里。

    佳青扯了扯脖子上的链子,居然扯不断……

    正当佳青觉得疑惑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动静。

    “开门!大白天的锁什么门,在里头干什么好事儿呀!开门!”门口的人正是张老三家的女儿——张梅。

    张梅是村里有名的高中生,文化人,在她底下还有个弟弟,三岁多的时候拉肚子拉死了。

    现目前张老三家还想要个男的,天天晚上都忙着造人,死活要整一个出来。

    “大姐,你可是不知道,佳青这回子翅膀硬的铁都砸不动……”边上说话的是张思雨,看着张梅回来,赶紧忙着煽风点火。

    她心里隐约能够感觉到,佳青的道行现在不比从前了,没点真水平是奈何不了人的。

    所以张梅昨晚一回来,她就像是找到了救星似的,一大早的就忙着跑过去哭诉去了。

    佳青躲在门背后,听着耳边的敲门声,摸了摸自己的金元宝项链,害怕被人看见,赶紧把吊坠放在了衣服里面遮住。

    佳青还记得,上辈子十六岁之前的某一天——她傻不拉几的跑去找梅玩,在张梅的桌子上看到了好多好多的名著,想借来读一读看一看。

    张梅一副鄙夷道,“你不配看这种书,你又看不懂,别打肿脸充胖子装文化人!”

    王志香和张贵是从来不会给她买书的,她唯一能够过过眼瘾的只有九年义务教育发的一些教科书,那些书她早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

    出于对知识的渴望,对文化的热爱,她忍不住翻了几页,张梅当即一个耳光甩了过来,“你别动!手那么脏,臭乡下人!”她大骂。

    张梅小学在镇上读的,中学在县里读的,是个重点中学,不少学生都是城里来的。

    张梅从那以后眼界就高了,穿的用的都模仿城里人,开始因为这事张老三家没少跟她翻脸。

    后来想着,万一张梅在学校里混好了,到时候嫁个城里人不是顺理成章的事,两口子后半辈子也就有人养老了。

    张梅很少回乡下,讨厌乡下的气息,有的时候还经常念叨,“我怎么不生在一个有钱人的家庭啊?!都怪爹妈没出息,害死我了!”

    看见乡下的野狗野猫的也是很见不得,说城里的都养宠物,吃的比人还好。

    张佳青对此一向是嗤之以鼻不过不敢表现出来。

    张思雨则是羡慕得很,更多的是想着要是张梅能够嫁个有钱人,改天也给她介绍介绍,好让她后半辈子可以用富人的眼光去看那些穷乡下人。

    能够理直气壮的横眉冷眼给乡下人看。

    “开门,我知道里面有人,张佳青!出来!评评理!”张梅不悦的蹙眉,“你再不出来就别怪我把事情闹大了……”

    张佳青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张贵,心里想着,这一回,怕是躲不过去了。

    恰好看到堂屋有个铁铲,佳青吸了一口气,“铁铲可以把张贵弄上床就好了。”佳青心想。

    一阵绿光轻悠悠的飘了过来。铁铲突然动了一下。

    佳青将手伸了出来做着指示,铁铲竟然真的跟她的手走了……张贵就被铁铲满满的铲着往一边移。

    这一移开佳青才看到地面上的一套黄悠悠混合着灰尘的液体,很明显,是男人的尿液。

    张贵这个老男人,就这么大点胆量,啧啧啧……

    铁铲的力量是有限的,不能够将张贵带上床,只能将张贵移到床边的地面上。

    对此,佳青也无能为力了,第一次用这种方法,好多情况都不太熟悉,所以憋得满头大汗的。

    佳青将门关上,将筷子插进了锁缝里。

    “张佳青,装死是不是,我问你,你是不是勾引我男人?!”因为有张梅给她撑腰,所以,张思雨大吼大叫的毫不顾忌。

    张佳青将门打开,只见张梅双手交叉着,张梅穿着一条水红色的裙子,一脸鄙夷的眼神。

    她的脸是标准的瓜子脸,但是颧骨有些高,嘴唇有些薄,凑在一起并不是那么好看,脸上还有七八颗小黑痣,大都分布在眉部。

    张思雨一身象牙白色的裙子,时不时扣着胳膊。

    佳青看了一眼两人的脚,都已经被蚊子围攻得有些不像样子,被咬的疙瘩发着烧。

    张梅端着,张思雨亦然,生怕丢了士气似的。

    在乡下这样的夏天里,穿成这个样子就相当于在流氓面前脱了衣裳,等着被人吃。

    臭水沟里的恶蚊子,可不是开玩笑的。

    “梅姐,思雨,我刚才睡得正香,没听见你们叫我,实在不好意思。”佳青平静说道。

    张梅眼神贼贼的看了一眼屋里,“呵哟,现在二伯父二伯母都管你惯成这样了?还让你睡懒觉,你真是小姐的身子奴婢的命啊……”

    张思雨在旁边满脸笑容,“梅姐,现在的佳青不是以前的佳青了,现在翅膀硬了,你看啊,刚前脚要跑,后脚不知道谁惹了她,又点了房子!”张思雨咬了咬牙,“恶毒的女人!”她说着推了佳青一把。

    佳青一早就有所防备张思雨会跟她动手,手一直事拉着门的,这一推,她并没有怎么样。

    “二伯父二伯母养你这么多年给你吃给你喝,你想离家出走啊?去哪儿?去卖?”张梅不像张思雨说话那些冲动,什么都表现在脸上,但话里的刺耳带的不比张思雨少。

    上一世,就是在这张家,受了十六年的苦,最后还不得而终。

    你经历过绝望吗?是啊……

    张思雨冷哼一声,“张佳青啊张佳青,你现在真是会勾引人,连我的男人都敢抢,有人说你约我男人去小河边上!”张思雨说着就要去打佳青。

    这个年代,就是提到比较露骨的话题,年纪大一点的都会面红耳赤,可这些话从张梅和张思雨嘴里说出来,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平常。

    佳青一手捏住了张思雨的手腕,“巧了,几天前就在小河边上,我看见和杨伟明明和你在一起啊,边上可不止我一个人,怎么?要去打听吗……”佳青一句话怼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