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一遇总统定终身 > 第1318章 问心无愧,就好
    “煜少,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楚煜站在窗前,望着那远远走来,被人簇拥着的高大身影。

    他微点了点头:“好。”

    来人无声的退了出去。

    楚煜微微的眯了眯眼,好兄长,你的野心真是不小,只是我楚煜,也不是吃素的。

    我虽然比你小了将近十岁,但论起心智筹谋,你却未必及得上我。

    你以为讨好了父亲,有了父亲的欢心和支持就足够了?

    你错了,父亲已经老了,不再如壮年时那样精明睿智了,就如被蛀空的大树一般,他支撑不了多久了。

    好兄长。

    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金三角……这一份新年大礼,弟弟可就笑纳了。

    ……

    楚氏的祠堂,灯火通明。

    楚训满面红光,显然今日他心情大好。

    但楚氏上上下下众人,却面色各异,多半都在强颜欢笑而已。

    毕竟,这些年,楚煜是楚训唯一的儿子,楚家的这些族人,理所当然的把楚煜当做了未来的继承人,虽然如今的国主是楚训,但私底下,他们中的多数人,都已经和楚煜达成了共识了。

    但偏偏此时,横空冒出来一个多年未见的长子,而老爷子,还想把长子推到太子之位上去……

    若是当真最后成了定局,他们这些与新国主非亲非故的人,岂不是都要被撇到一边,彻底的远离这个权势中心了?

    谁愿意到手的肥肉就这样拱手让人?

    只是如今,楚训积威犹在,没人敢明面上非议罢了。

    楚训亲手拉住憾生的手,走到人前,站定。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二人身上。

    楚煜站在楚训的另一侧,只是稍稍靠后了一步,瞧着,像是楚训和憾生的下属一般。

    按理,今夜楚训的母亲是要陪在楚训身侧的,但她告病没有露面,众人心里也知道为何。

    再看向形单影只的楚煜,也不免觉得有几分的凄凉。

    “今日让诸位来,是有两件大事要宣布。”

    楚训面容之间掩不住的激动欢喜之色,握了憾生的手,又上前一步:“第一,是要将我儿憾生的名字记入族谱,将她母亲的棺木葬入楚氏的祖坟,牌位供奉在楚氏祠堂。”

    楚煜紧紧咬着牙关,双拳在身侧紧握,不知怎样克制着,克制到牙根都被自己咬的生疼,才没让自己此时面容上露出分毫的不虞。

    将那贱人葬入祖坟也就罢了,牌位供奉在祠堂算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要给那贱人原配妻子的名分,让他出身尊贵的母亲变成低一头的继妻?

    是了,他为了让憾生更名正言顺的继承国主的位子,这样煞费苦心的为他一步一步铺路,还真是一片慈父心肠。

    只是可惜,他知不知道他这位兄长,也不过是贪图权势地位的小人罢了。

    怕是他愿意认下他这位父亲,也不过是因为他是楚氏的国主而已。

    “第二件事,你们都用心记好了,等我百年之后,楚氏国祚……”

    楚训话音还未落,西南方忽然爆炸声此起彼伏,火光冲天而起,瞬间,整个天幕几乎都被耀成白昼。

    楚氏众人大惊,皆奔出祠堂往那冲天火光之处望去,楚煜也跟着冲出祠堂,待看清那爆炸起火的方位,不由得心头咯噔一声,厉目向憾生方向看去。

    楚训全身发抖,手指冰凉死死攥住了憾生的手,嘶声喊道:“还不快派人过去!”

    “父亲……”

    楚煜面色惨白,目呲欲裂,怔怔摇头:“父亲……怕是,怕是已经来不及了。”

    众人渐渐惊醒回神,是啊,看这冲天的火光,此起彼伏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谁都知道,早已来不及了。

    “是谁,是谁……”

    楚训如癫狂发怒的狮子,眼眶赤红嘶吼不断。

    憾生自始至终平静站在一边,望着那火光将夜空耀成白昼。

    楚氏小国之所以这般猖狂,而几十年间a国亦是不曾直接动武将楚氏摧毁的最大缘由,也就是楚氏有m国撑腰,掌握了国际上最先进的生化武器核心机密,若是楚氏丧心病狂不顾国际公约用了这种生化武器,那么一定会造成极其可怕的后果……

    但是现在,这最大的隐忧,就这样被彻底的摧毁干净了。

    楚训近乎癫狂的目光,终究还是落在了自始至终面色平静不曾说一句话的憾生脸上。

    而楚氏众人的目光,也都随之落在了憾生的脸上。

    “是你?”

    憾生没有开口,他就那样孑然一身站在高高台阶上,望着那耀眼的火光,和空气里渐渐浓重的刺鼻味道。

    他此时心中所想的,竟然是无双十岁那一年,他去帝都,总统夫人带他去寺庙里,见了那位得道高僧慧慈大师。

    慧慈大师曾说,他是孤家寡人的命数,他的母亲,父亲,身边的一个一个亲人,都会因他而死。

    而他,亦不是长寿之人。

    憾生忽然轻轻笑了笑。

    他点了点头:“没错,是我。”

    “我杀了你!”

    楚煜一步上前,伸手死死扼住了憾生的脖颈。

    “煜儿住手!”

    “父亲……”

    “住手,出去,你们都出去!”

    楚煜终究还是缓缓的松开了手。

    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天幕仍是耀眼的明亮,憾生能看到楚训满头的白发和他脸上的每一道皱纹沟壑。

    他已经垂垂老矣。

    母亲若是还活着,是否也是如此了?

    “你终究还是恨我。”

    憾生轻轻摇了摇头:“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

    “你是我的儿子,你身上流着楚氏的血,你怎么能这样,这样糊涂!”

    “如果没有少主,我早就死了,在我心里,除却母亲的生恩最大,就是少主对我的恩情。”

    “可你终究是我的儿子,厉家容不下你!”

    憾生淡淡笑了笑:“我只做我该做的事,我问心无愧就好,厉家容不容得下我,总统府又如何看我,都是他们的事。”

    楚训的眸色一点一点的平复了下来,他望着憾生,极致的怒之下,却又带着极致的痛心:“你根本没打算活着离开,是不是?”

    ……

    所以,故事回到了十八岁那晚之后,憾生哥哥怎么让无双小姐姐再一次爱上他呢?求月票啦,糖要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