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降头师 > 第662章 求救口讯
    我拿着手机沉默良久。

    “人有尊严阴灵同样有,我们利用阴灵来达到目的就要对它们好一点,我们活人住房子,死人住棺材坟墓,这是家。”

    鹿凡说的这句话在我脑海里久久回荡,就像烙印一样深深的烙在了我的脑海里,像这样的话不是随随便便能说的出来的,即便是隔着手机我也感受得到他的真情实感。

    我特别震撼,虽然是同行,但我却没有他这样的觉悟,虽然我自认为对阴灵是尊重的,但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却办不到,更多的只是把阴灵当做一种服务于人的力量,但鹿凡却不同,他把阴灵当成了朋友,当成了家人一般的对待,让我佩服不已,有这种品格的人我相信他的心地是善良的,不可能为了一些私利去害人,

    我当下就打消了对他的怀疑。

    想起寄生在我体内的孕妇灵,我一时感触,它在我体内寄生了这么长时间,从排斥到共存,然而我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去主动关注它的一切,或许我该像鹿凡学习,学着跟阴灵做朋友,把它们当成家人,也许这么一来我跟它的感应会越来越强,那个梦境没准会清晰起来!

    打消了疑虑后我将睡梦女神交给了刘胖子,刘胖子看到是个小棺材造型后也吃了一惊,经过一番解释后他才放下了心来,我叮嘱了刘胖子,让他把东西转交给牛大妈后一定要提醒牛大妈供奉事项和禁忌。

    此事暂时告一了段落,受鹿凡的影响我开始前往陈道长那,向他请教道法修身养性,以便更好的跟体内的孕妇灵产生共鸣,虽然如此但我还是有关注牛大妈这事的进展,通过刘胖子我得知,牛大妈自打供奉了睡梦女神后便不在参与座谈会,也不在购买保健器材药品了,最让人惊奇的是曹大爷不到一个星期就跟小三分手,而且分的很和平。

    据刘胖子的调查得知,是小三的儿子发现了两人的关系,写了封信给曹大爷,让曹大爷不要破坏他父母的感情,曹大爷有了负罪感,主动提出了分手,回到了牛大妈身边。

    牛大妈高兴的不行,专程提了一对好酒上门感谢刘胖子,曹大爷又以为是刘胖子劝说牛大妈不在去参加什么健康座谈会了,拿了两条好烟给他。

    虽然如此但刘胖子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想象的好处并没有实现,还给我打电话诉苦说曹大爷真抠门,许诺的好处原来只是两条烟。

    我挖苦道:“又是烟又是酒的两头得好处,你还想怎么样?”

    刘胖子不痛快道:“我要钱啊,况且我还答应了你们,给你们分成呢,难不成拿烟分成吗?给你们两个一条烟吧。”

    我笑的肚子都疼了,说:“烟我们就不要了,早告诉你别抱有太大的希望了,曹大爷的钱刚被牛大妈掏空,哪还有现金报酬给你,做人别太贪心了,想一举三得哪有这么好的事,你不是已经让曹大爷和牛大妈欠你的情了吗,等哪天你儿子考高中的时候你就可以去找他们要这最大的报酬了啊,我相信有曹大爷和牛大妈共同给副校长儿子施加压力,就算你儿子考了个鸭蛋回来,也一定能进这所贵族学校。”

    听我这么说刘胖子才高兴了起来。

    挂了电话后我很是感慨,不知道是鹿凡的阴牌好还是我运气好,这真是请阴牌以来第一个完美的好结果,以往请的阴牌往往都让事主发生了反噬,我对鹿凡又多了一分感激,心想改天有机会一定要会一会这个特立独行的阴牌大王!

    只是我没想到跟鹿凡的见面会来的那么快。

    那天我正在陈道长的禅房内打坐,学习陈道长教给我的筑基培元心法的进阶,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给我打电话的人自称是老窝山山区的一家客栈老板,他说有两个客人在他这里租了半个月的客房,从入住的第一天他们就出去了,直到十五天的房费到期了也没回来,不过他们在第一天离开的时候留下了我的电话,还说只要他们半个月没回来就给我打电话,帮他们传达口讯。

    我觉得纳闷,谁莫名其妙留下我的电话号码,还以为搞错了,毕竟电话号码错一个都谬之千里,我问老板是不是搞错了,我在老挝的山里也没朋友。

    客栈老板解释说不是东南亚的老挝,而是云南兰坪县境内碧罗雪山最高峰老窝山,客栈老板问我是不是叫罗辉,我说是,客栈老板说那就没错了。

    这下我更疑惑了,这证明客栈老板没有搞错,于是我问那两个是什么人,留下了什么口讯。

    客栈老板说是一对男女,男的腿脚不好拄着拐,女的是个漂亮的苗女,他们留下口讯是:“半月未归,恐遭不测,芭珠团聚。”

    我吃了一惊,是杜勇和麻香!

    我赶紧追问老板客栈的具体位置,老板将具体位置告诉我后又问客房还要不要,因为给的费用已经不够了,如果不要他就租给别人了,我让老板把房间给我留下来,我马上通过手机给他转房费,还叮嘱他不要把那间房子转租给任何人。

    挂了电话后我马上就赶回了店里,把这事跟朱美娟、吴添说了。

    朱美娟急的在店里来回踱步,看看在一旁趴在柜台上睡觉的芭珠,揪起了眉头,满眼都是焦虑和关切。

    吴添琢磨了下说:“杜勇和麻香应该是找到了苗疆蛊王达久,否则他们不会在那么偏僻的山区落脚,在出去前还提前跟客栈老板打好招呼,还说要跟芭珠团聚,这是预测到了会有麻烦留的后手!这口讯是个求救信号!”

    我看着芭珠坚定了目光,慢慢站了起来,吴添也随之站了起来,看着我喊了一声:“老罗。”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杜勇和麻香有难我们必须伸出援手,现在没有什么事比这事还重要了,朱美娟看出了我们想干什么说:“我也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