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独家宠婚 > 【第225章】无法交易
    韩叙惊讶自己真敢想,在她的心里,遇到事情本能地第一个想找来遮风挡雨的男人,居然从来不是南君泽。

    如果不是南君泽,那会是……?

    韩叙猛地掐断了自己的脑神经,不能去想,万万不能。

    回味着王紫刚才的话,终于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王紫,你糊涂了,一个女人,想要的不过是一个爱自己的男人,扎伦如果真心对你,就不会让你和一堆老婆孩子同住一屋,也不会因为谁的命令把你推出去,你别忘了,刚才我跟他说想放你出这个岛,他立马就答应了,且不说他,你自己爱扎伦吗?”

    韩叙的立场,本不该说那些话,本身就是她自己去要求扎伦放了王紫,如今再凭着这一条来判决扎伦对王紫不够真心,对扎伦是不公平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着急,以至于说了个大实话,这话王紫不一定愿意听。

    但她很清楚,一个女人被逼无奈的时候,什么不堪的处境都可以被谅解,可王紫如今是心甘情愿跟一堆女人一起给扎伦做老婆,说是自甘堕落也不为过。

    一个草率的选择,就可以决定一辈子。

    这个代价太大,韩叙心软了,哪怕自己的来意不拿出来说,她也要倔强地说服王紫离开这个小岛。

    “爱情有那么重要吗?对自己好不就行了?你就敢保证你老公不会背着你去找别的女人?扎伦至少够坦荡,多少女人都不会背着我藏着掖着,你凭什么就这样否定他的真心?”

    王紫可能是受了太大的打击,才导致如今的执迷不悟,韩叙觉得自己尽力了。

    作为曾经不共戴天的仇人,本来就道不同,从国内出来之前,她本抱着自己的目的想以条件跟王紫交换。

    可一来到这里,亲眼目睹岛上的状况,被一群孩子影响,有了恻隐之心,决定什么条件都不要,也会放过王紫。

    但是眼下看来,好意未必能得到别人的领情。

    韩叙没有与王紫争执,只是迷茫往向大海,自言自语像是在说给自己听:“如果爱情不重要,又何必非要跟着一个一无所有又不爱的人受苦受累,找一个看上去顺眼,年轻有为给你应有尽有的物质,去享受一辈子,让自己过的精致,不用去管男人心还在不在,不是更好?”

    王紫的一双小眼忽然意味不明地看着韩叙,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你千里迢迢的来到这个岛上,真的是为了来放过我?”

    韩叙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说什么,如果说是,大概谁也不会相信,要说不是,连她自己也不会认同。

    片刻后,犹豫再三的韩叙还是问了自己想知道的问题,问的很是委婉:“你认识罗蓝吗?”

    王紫投来原来如此的目光:“我就说你不会这么好心,还劝我离开扎伦,合着还是怀着目的,韩叙,你也就这点能耐,想当初,我苦苦哀求,你不屑施舍一点怜悯,到了现在,我不稀罕了,你还不放低姿态来求我,装模作样的替我着想,说了那么多的前戏,才来切入正题,呵呵!你也就这点本事!”

    韩叙暗暗叹了一气,不是自己搞砸,而是王紫此时的心态已然不同,自己手中的条件不足以让王紫动心,根本无法交易。

    王紫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韩叙没有跟上去追问,她觉得似乎现在做什么都没有意义,而且,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李天湖远远地望过来,见王紫丢下韩叙一个人,便撒腿跑来问:“谈的怎么样?”

    韩叙摇摇头:“她不肯走了,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要在这里跟扎伦过一辈子,我们这次白跑了一趟。”

    “我草,这个真的是王紫?她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永远留在这个岛上与一堆女人跟个穷扎伦过一辈子?”

    “我不知道,可能是吧!”

    李天湖说的没错,王紫的确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王紫,就这么好的机会,可以离开,或许也是唯一的一次离开的机会,王紫不赶紧抓住,还说不稀罕,看来真的是打定了主意。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么回去?事情还没问出来呢?”

    韩叙无奈地说:“那有什么办法?她都不想走了,自然也不会跟我们说。”

    两人带着小黑往扎伦家的方向走,她要过去跟扎伦打声招呼后离开,趁天还没黑下来之前就要走了,再晚一点,海上就什么也看不见。

    韩叙和李天湖来到扎伦家院子的栅栏外,小黑又去摇晃人家的简易栅栏,摇的哗啦哗啦作响,朝屋里喊了几声扎伦。

    扎伦听见声音急忙跑出来,匆匆忙忙的步伐十分紊乱,这是面对韩叙这个少奶奶诚惶诚恐的脚步,却能很准确地躲过院子里的水洼。

    到了栅栏内高兴地喊了声“少奶奶。”

    然后就忙着搬开只用绳子扣住的栅栏:“少奶奶里面请!”

    扎伦以为韩叙和李天湖是要到家里做客,一脸的受宠若惊。

    韩叙本来就想着站在栅栏外,于情于理上道个别就走,可一看扎伦这样热情,狠不下心去拂了人家的一片心意,要是去嫌弃人家的房子简陋,是件很残忍的事。

    不顾李天湖的暗示,韩叙还是微微笑着点头,跟着扎伦和小黑走进了院子。

    李天湖见韩叙都走了进去,也只好跟在后头,专门挑干燥的地方走,那样子,显然对主人家有点不礼貌。

    院里进去就是几间横排的平房,那是没法进去了,里面黑咕隆咚的不说,勉强从门口照进去的一点光线,能看见里面根本没有招待客人的客厅,而是用木头搭起来的床,上面是乱七八糟这里一团那里一团失去本色的被子。

    那屋子里头,坐满了花猫一样的孩子,一个个显然被下了禁口令,不准吵不准闹,忽闪着大大的眼睛望出来。

    那些女人们不知在哪里忙活,连王紫也不见人影。

    站在院子中间,韩叙略显不好意思地说:“扎伦先生,我是来跟你们告别的,就不进屋打扰了,有时间,你们可以来羊城找我们玩。”

    扎伦惊讶地看了眼天色:“少奶奶,天都快黑了,晚上出海是很危险的,这里附近都没有停靠的地方,要几个小时以外才能上岸,走错了方向,就找不到陆地了,您在这里住一个晚上吧!”

    “什么?!”刚深一脚浅一脚踏进来的李天湖,听见扎伦说要让她们在这里住一个晚上,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

    望一眼那一排黑咕隆咚的平方,形状不规则的大小石头砌成的墙到处是青苔,连个外墙都没刷,住在这里,非疯了不可。

    韩叙委婉谢绝了扎伦的好意:“扎伦先生借一步说话。”

    两人来到墙边,扎伦问:“少奶奶可是有什么吩咐?”

    韩叙看了眼扎伦,这个男人,长相太普通了,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浑身上下挂着金项链金手表还有满手的金戒指,妥妥的一个土豪哥。

    今天看去,身上什么都没有,连衣服都是乡下老头的那种装束,想来当初那身装扮还是费了心思的。

    她很难想象,王紫居然会愿意跟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

    “扎伦先生,你是真心喜欢王紫吗?”

    韩叙这一问,忽然把扎伦脸上的笑容给凝固:“我……喜欢她的。”

    扎伦以为韩叙要让王紫离开是宋浔的命令,不敢违背又有不舍,老实地说出来自己喜欢王紫,等着韩叙下一句话。

    韩叙点了点头:“我不了解你们的这个地方的习俗,但希望你能真心对她,我走了,再见!”

    韩叙转身迈了几步往外走,扎伦追过来,语气掩饰不住的高兴:“少奶奶,那王紫不用走了吗?”

    韩叙边走边说:“看她自己的意思吧,如果有一天她想走,也请你别拦着她,好吗?”

    忽然脚下一紧,大腿被箍住,韩叙吓了一跳。

    低头看去,才发现是一个小孩抱住了她的大腿,清澈无辜的大眼满是惊喜地仰头望她,嘴里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

    这孩子,就是在海里玩耍的时候,扎伤脚不哭,见到药瓶子就哭的小男孩。

    韩叙弯下腰摸着这孩子的脑袋,笑嘻嘻地不舍得放手,语言不通无法交流,也不知他在说什么。

    忽然听见旁边的扎伦在跟小男孩说话,满是叱骂的语气吓的小男孩脖子缩了缩,眼里的惊喜立刻转而惊慌,很是不情愿地松开了抱着她大腿的小手。

    韩叙看着这么极速的转变,意外地问:“扎伦先生,这孩子怎么了?”

    扎伦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只知道嘿嘿地傻笑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边上的小黑过来解释说:“这孩子的爸爸不让他喊你姐姐,说你是少奶奶,要进屋处罚他对你不恭敬。”

    韩叙连忙将孩子搂了过来:“扎伦先生,你千万别这样,他还是个孩子,请你别因为我去为难他。”

    扎伦傻笑着不敢说话,给孩子使了个眼色,这小男孩才重新高兴地抱住了韩叙的大腿,又对她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