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镇天棺 > 第三百九十八章底牌
    我笑得极其猖狂,我想他们谁也没想到,三个高手齐出,甚至之前设置了层层迷阵,还是打成了这个鬼样子,不仅没有彻底压制我,反倒是让我有了破局的机会。

    如今选择权虽然在对方手上,可那也是我逼他们选的,要么咬牙血拼下去,在毒发之前干掉我,代价也许是一条命,也许是一条手臂。

    要么就是立马跑路,以他的本事,起码有八成的机会保住手臂,而且还能全身而退,当然,他一走,三才阵一破,另外两位就倒霉多了。

    可是他们敢赌吗,不一定的,三人一起上都没有彻底压制我,万一这样僵持下去呢,那他就不是丢一条手臂的事情了,极有可能是毒发身亡。

    “大哥···”

    中毒那人纠结的大吼了一声,他此时也不敢随意退下,一退,那就都完蛋了。

    “老三,坚持住,干掉他”

    “大哥,底牌全出吧”

    那姓修的怒吼一声,可是那老三却没有马上回应,而是又问了一声,要那姓修的再出底牌。

    “拼命,谁怕谁啊”

    姓修的以一口精血回复,竟然没理会那老三的话,显然,他没答应下来。

    “既然你大哥送你死,那我就成全你”

    我立即对着那老三猛攻,趁他病要他命,此时他压制着尸毒,实力大损,除非他不再压制,可那也是饮鸩止渴而已。

    “老三”

    那老二目呲欲裂,也接连猛攻过来,要给那老三解围,长剑翻飞,要拦下我。

    “死”

    我怒吼着,一口口精血也不要钱一样喷出来,雷击木匕首和七星剑不对的僵持缠斗,而我则是继续向那老三逼去。

    那老三已经摇摇欲坠了,他大半的实力都在压制尸毒,根本不敢松懈,一旦尸毒侵心,那就神仙难救了。

    “给我去死”

    最终,那老三没绷住,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来,猛然砸在地上,一阵黑烟爆起,一个人影出现,立马向我扑来。

    “这是····秦朗”

    很快,我就看见了那个人影是谁,只是让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此人竟然是秦朗,那个早在一年半之前就被刘老道弄死的家伙。

    当然,他现在不是活人,而是阴魂厉鬼,一个经过特殊炼制的阴魂,实力无比强大,远超一般的冤魂厉鬼,甚至达到了传说中的鬼王水平。

    “金洋,让我去拦着他”

    陈梦寒发出尖叫,她看出这秦朗的神魂有多厉害,又多出了这么一位,战场上的局势就微妙了许多。

    “不用,看我的”

    我怒吼一声,在手上快速的画了一道符,然后一掌拍出,雷光闪烁,立马轰在了那秦朗身上,这是*,脱胎于龙虎山的雷法,虽然不是正宗的,不过足够了。

    果然,那秦朗的阴魂一阵颤抖,雷光对他来说是最为克制的东西了,专克阴魂,相比来说,这些邪物对我的威胁真的是极小的,还不如他们这些活人的存在。

    “该来田忌赛马了”

    我冷笑一声,随即,召回雷击木匕首,让它去对付那秦朗的神魂,相比于*,这才是真正的大招。

    而我则是面对着那个老二,田忌赛马嘛,上马对中马,法器去对付秦朗的神魂了,那我就得面对那老二的攻击了,看谁顶得住。

    “陪你玩玩”

    我尽是不屑的语气,拿出了身上最后一个法器,那是很久没有动用过的打魂鞭,这还是当初在东北小龙渊剥那条大黄鳝筋制作而成的,那大黄鳝气候未成,算不得十分厉害。

    “大言不惭”

    那老二怒骂一声,随即挥剑而来,他的心情可不是很好,仗打成这样,他们已经明显形势不好了,老三中毒,底牌尽出,老大被缠着,而他未必是对手。

    “啪”

    打魂鞭挥舞出层层鞭影,在空中不断爆响,拦着那老二的进攻,打魂鞭可不是随便的法器,一鞭下去,伤及神魂,在这种大战之中,受伤了,那可就不太妙了。

    “撤,马上撤”

    胜负未分,可那姓修的却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即,他就发动了更为猛烈的攻击,竟然绕过了真正酣斗的宝印以及龙牙剑,向我冲来,那老二老三,则是迅速的脱离战场,丝毫不作停留。

    “来得好,降魔印”

    我怒吼一声,打出一个手印,和那姓修的对拼一掌,劲风余波,都将我们两个人掀飞。

    “回来”

    我迅速召回了雷击木匕首,护住己身,说实在的,别看我一直打得有声有色的,和他们也是平分秋色,甚至还隐隐胜了一筹,但我却后继乏力,因为我只有一个人,以我的实力,还拿不下他们。

    “回来”

    那姓修的也拿出一张符来,打在那秦朗的神魂上,立马就控制住了他,随即,我们也同时召回了龙牙剑和阳平治都功印。

    “真是让人意外,早知今日,在香江的时候我就要杀了你”

    姓修的此时心里极恨,当初他是有实力杀人的,只是他当初要布局,又忌惮叶文斌,所以一再留手,最终养成大患了。

    “是吗,那我还得感谢你咯”

    “别太得意,你的对手不是我,还有更厉害的在等着你,希望你能活着”

    “哦,是吗,你觉得你今天走得了吗”

    我冷笑一声,心里却不断的往下沉,当今的高手都是有数的,这家伙说还有更厉害的人等着我,莫非是云宣,他也知道云宣?

    “哼,你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你有本事留下我?”

    “打过不就知道吗”

    我大吼一声,不跟他废话,三个人走了两个,硬拼我也要留下一人来。

    我挥舞着龙牙剑,暴起突袭,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他身边,快速的突刺,不过他却不想跟我动手了,计划已经失败,所以他选择的是丢车保帅,让那秦朗的神魂迎了上来。

    “爆”

    “我艹”

    下一瞬间,他立马就指挥那秦朗的神魂自爆,我大骂一声,连连后退,龙牙剑一划,在面前划出一道防线了。

    可那神魂自爆的威力还是极大,一下子就冲破了防线,让我的头一阵生疼,神魂遭到了创伤,再睁眼,那姓修的已经不见了。

    “破”

    我强行催动龙牙剑,一剑斩破结界,却只看见两辆车的车尾,他们早就做好了撤离的准备。

    “噗”

    我喷出一口血来,内伤爆发,为了刚才的战斗,我精血都不知道吐了多少口,此时一口气泄下,内伤就爆发了,整个人萎靡不振。

    我已经很久没有受伤了,尤其是吞食丹药以来,寻常高手已经不是我对手了,甚至不是我的一合之敌手,可现在,还是受伤了。

    我摸出几个丹药来吞下,控制内伤,然后迅速的打电话给林白,事情要闹大了,需要他来收拾后尾。

    我原地打坐,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林白带着大批的军警来到现场,迅速控制了工厂,可除了一地大坑之外,就剩下一个半死不活的傀儡了,这是之前冒充那林羽的傀儡,剩下的全都跑了。

    “金洋啊,你给我一个解释吧”

    林白苦笑一声,这才多久啊,又惹下这么大的事情来,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姓修的出现了,今天是他对付我的”

    “什么”

    林白顿时惊呼出声,那姓修的可谓是极其神秘且恐怖的一位,香江事件,红叶之死,还有羊城的阴魔事件,个个和他有关,为此他的前任叶文斌都下台了,可是追查许久,一点痕迹都不漏,今天出现了?

    “你没听错,姓修的出现了,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从那林羽开始,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搅合在一起,一开始,我以为那林羽只是想报复我一下,可没想到却引出这么一场大战来,我差点灭了他们,当然,他们也差点灭了我。

    如果不顾一切代价,以死相拼,我应该是不敌的,不过他们没有这个勇气而已,犯不着为了我这么一个人,付出惨重的代价,这应该是他们撤退的原因。

    “金洋,你为什么不早说,要是通知我,今天他们哪里跑得掉”

    “我也不知道啊”

    我翻个白眼,鬼知道会这样,要不然我也想留下他们啊,不用林白出手,拉上刘老道就行,他们一个都别跑。

    林白十分的气愤,但他还是迅速的让人调取监控,并且全省布局,布下眼线,虽然可能是于事无补,但万一呢,要是能找到点线索,那就不得了了,说不定可以顺藤摸瓜。

    “你没事吧”

    “你现在才关心我有没有事,你们可真狠心”

    “那个,金洋,我不是那个意思”

    “算了,扶我起来吧”

    我摇摇头,他们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只顾着任务,只顾着自己的职责,哪里想得到我现在受伤多重啊。

    林白扶我起来,要让我上救护车,但我拒绝了,不去医院,没什么意义。

    我休息了一会儿,给刘老道打电话,把事情告诉他,让他过来接我,顺便收拾好东西,也许,我又得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