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萌宝当道:我家妈咪是女王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拦下她
    感觉今年事情特别多。

    尤其集中到这几天了。

    蒋青放下通讯器,抬手摸了摸几乎要愁秃了的脑袋顶……这个时候,他也没办法去支援穆思汝,一切,就看boss如何安排,看穆思汝与明歌的造化了。

    医院,病房。

    纠结完卫生巾的事情,苏小念又乖乖躺回床上打点滴,阎维寒去厕所看了一眼,吓了一跳:“念念,你们女人……都这么可怕吗?”

    感觉每个月都流血好多的女人,简直是不死怪物啊。

    苏小念啼笑皆非:“阎总,你是有多重口味啊,还专门去看一眼?下水道看清楚了吗?”

    “看个鸟!”

    **回她一句,阎维寒拒绝再谈这个带有味道的话题。

    话风一转,正色道:“宝贝儿,讲真,你今晚一个人可以吗?”

    “可以啊!我早说了你们都不用来的,你偏要留在这里。”

    苏小念想喝冷饮,但想了想,还是让阎维寒帮着倒了杯热水……她现在这身体状况,还是乖一点比较好。

    要是豆豆在的话,指不定又要给她准备暖水袋了。

    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苏小念更是浅浅笑着,笑容极美,也让阎维寒心中狠狠荡漾。

    唔!

    肯定又想那个臭小子了……阎维寒酸酸想,吃自己儿子的醋,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晚上有事,要出去一趟,大概天亮回来……病房这边,你有事就按铃,我会再派人过来的。”

    阎维寒说着,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又不厌其烦的嘱咐着,“听到了吗?如果有事,一定要叫人。我手机随进开机。”

    他突如其来的吻,像是发酵池里冒出星星点点的小泡泡似的,一下将苏小念亲得有些。

    这人,发什么神经啊!

    突然说得这么严肃认真?

    “阎总,是不是公司有事发生,你要赶去处理?”

    苏小念问,手里的热水杯放到了一边,她看看自己手背上扎着的针头,抬手就要去拔。

    阎维寒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压住,恼道:“你干什么?”

    “快输了,拔了也没事。”苏小念耸耸肩,轻描淡写,“看你这样子,也不用骗我,一定是出了什么急事……看在你之前全力救豆豆的份上,我觉得今晚的事情,说不定我也可以帮忙。阎总,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结伴夜行?”

    说到最后“夜行”俩字,苏小念得意的向着阎维寒眨眨眼,“阎总,千万别小看我喔!虽然我是一个女人,但是打架……我可是很厉害的。”

    阎维寒嗤一声,不客气的揭短:“所以,很厉害的苏女士小姐,你就打架把自己打进了医院?”

    看看她已经拨出血的针头,再看看液体瓶中也没多少药液了,阎维寒心疼她再扎一回,索性也就没帮她叫护士。

    拿了棉签,压了出血点,阎维寒动作利索的将针拔了出来。

    苏小念啧了一声,笑眯眯道:“没想到阎先生还真是多才,什么都懂。”

    阎维寒淡定:“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比如,老子可以让你一只手,信不信?”

    “让一只手?怎么让?打一架?”

    砰!

    不客气的抬手敲她一记,阎维寒黑眸中泛着让她看不懂的光泽,似笑非笑:“……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试。”

    什么有的没的?

    苏小念翻了记白眼,低头按着左手手背。

    等着不出血了,将棉签扔进了垃圾桶,从床上跳起,找了自己的衣服出来:“阎总,去外面等一下?”

    “好!”

    阎维寒答应得爽快,苏小念倒有几分不适应了,“咦?你今天这么好说话?”

    “对你,老子什么时候都好说话。”

    苏小念:……

    “再给我嘴里冒脏话,我先把你打回你老子肚子里去回炉重造!”

    不客气的怼一句,苏小念向他晃晃拳头,阎维寒扯了扯唇,高大的身影果然转身出去。

    房门关上的瞬间,阎维寒身体靠在门口,嘴里咬了一支烟,并没有点。

    ……

    五分钟之后,苏小念拉门出来,走廊里已经没有了人。

    她略顿一顿,马上拨出阎维寒电话,那边显示已经关机。

    “混蛋!”

    脸色倏然沉下,苏小念低咒一声,快速向着电梯方向冲去。

    “念念。”

    电梯打开的一瞬间,方稀元从电梯里迈步而出,刚好与她撞到,讶异道,“念念,听说你受伤住院,我来看看你。怎么?这都晚上十点了,你要去哪儿?”

    “方先生,这么晚了,你特意来看我?”苏小念目光一挑,心下虽急,但依然很淡定的问。

    方稀元似乎没察觉到面前女子对他的态度改变。

    轻轻一笑,依然那么温润如玉,淡若轻风:“念念,你也知道这么晚了,那你还想着出去?”

    听着像是在责怪,实际上却是宠溺。

    方稀元上前一步,迈出电梯,很自然便去牵她的手,苏小念不着痕迹避开,方稀元又是一笑,笑声清润:“念念,怎么了?生气了吗?”

    他低头问她,笑容中带着不解,不解中又带着一抹读不出的情绪。

    苏小念不去看他,错过了他眼中的各种复杂。

    只点点头,向着电梯里走去:“大姨妈来了,我去超市一趟。”

    大姨妈?

    方稀元愣了一下,很快就知道她这是哪家亲戚了。

    顿时笑起,无语的看着她:“念念,你真是越来越皮了……这样,你身上来事不舒服,那就回去休息。我帮你去超市。”

    “你去?你能帮我买什么呀?带翅膀的还是不带的?带香味的还是不带香味的?宽的还是窄的,长的还是短的?”

    苏小念快速的说,感觉卫生巾知识迅速达到了她这一生的颠峰顶点……卧槽!这个梗,可以用一百年啊!

    “唔,原来女人用的东西,还有这么多说道,我倒是不知道了。”方稀元若有所思,他今天是特意来探望她,手里带着刚买的礼物。

    两人站在电梯口一直说话,也挡了一些其它病人家属的上下楼位置。

    便有人客气的说:“这位先生,抱歉让一让。”

    方稀元连忙让路,再一转眼的时间,苏小念已经不在了。

    他脸色一沉,立即去找,刚刚关闭的电梯门里,苏小念正在向他挥手说再见。

    “念念。”

    他猛然皱眉,抬手去按电梯,已经来不及了。

    关闭了的电梯,徐徐向下。

    方稀元抬手将带来的礼品扔了出去,拨出电话:“拦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