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娇妻入怀:狼性总裁轻点宠 > 第128章 突如其来的喜讯
    还好,可算是焐热了一点,触手不再是冰凉,也不知道这小丫头身体这么寒凉,改天还是需要找个中医给她调理一下。

    他一边想着,一边从床头摸到药膏,往手心挤出一部分,两手轻搓揉开。

    季雨悠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场面。

    这,这娴熟的动作,这蓄势待发的表情,这强烈的铺垫暗示意味……

    “你要给我按摩?!”

    岳凌寒的动作顿了顿,抬头给了女孩一个嘲讽的眼神,就好像在说,“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还看不出来的你是傻子吗?”

    “可,可是你是少爷,我只是一个……”

    “你只是一个女仆?”岳凌寒语气阴沉地接上这下半句话。

    女孩怯怯地点点头,她确实没有想到,有一天岳凌寒——这个抬手就能轻易颠覆所有人命运的男人,居然温柔地捧着她的伤处,亲自为她按摩上药。

    更何况这个伤处还是在脚上!

    额,场面真是太美了,她暂时没眼看。

    “以后别让我再听到你说这种话。”男人的眼神极具侵略性,用一种威胁的语气说出这句警告。

    季雨悠出于小动物直觉般,反应十分迅速地大力点头,忙不迭地应承着,生怕反应慢了被岳凌寒一阵收拾。

    她毫不怀疑自己如果触犯了这一条,会被岳凌寒说一不二地好好教训一顿,而那个下场的严重程度肯定是她承受不来的。

    啧啧啧,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在这种时候,季雨悠不得不承认自己真是怂的可以。

    但是逃的过未来逃不过当下,岳凌寒的手已经危险地贴紧了她的伤处。

    季雨悠惊惧不已,连脚踝都在微微地颤抖,眼睛紧闭着等待男人的宣判。

    “你大可以不用这么视死如归,我不是要你上刑场。”岳凌寒无奈地停下手,看着女孩说道。

    “这样按摩和上刑场有什么区别?!”女孩头也不抬地说道,“你快点动手吧!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早死早超生!”

    季雨悠狠狠地咬着嘴唇。

    耐心等待了半晌,却没有等来想象中的剧痛,而是从脚踝处传来一阵轻柔的力道,像温柔的海浪一般,一层一层地晕染开来。

    季雨悠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去。

    岳凌寒低头按摩的神情专注,低垂的眼睫微微抖动着,仿佛自己手下的就是自己掌握的全世界。

    女孩一时看呆了眼。

    “痛吗?”男人感觉到女孩的呆滞,以为自己下手太重伤到了她,微眯着眼抬头看她。

    “不,不痛。”女孩依旧是恍惚着摇摇头,“对呀,真的一点也不痛。”

    奇怪,明明自己按摩的时候,痛的恨不得把自己脚踝剁下来,怎么到了岳凌寒手上,这肌肤细胞也比较听话一些?

    “为什么会这样?”季雨悠惊奇不已。

    岳凌寒手上的动作不停,按照医生所教授的手法,十分细致地为女孩按摩着伤处。

    “按正确的手法,在正确的部位按摩,自然就不会有痛感,你这下还要乱来吗?”

    “不,不敢来,好舒服呀。”女孩羞窘地缩了缩脖子,安心地在岳凌寒的动作下放松了身体。

    有岳氏集团总裁伺候的机会可真是难得,为此还不惜承受脚踝扭伤的痛苦。这么得来不易的机会当然要好好享受。

    “不过倒是奇怪,你怎么懂得这么多,连按摩的手法都会,我以为少爷应该不懂这些的呢。”

    岳宅中仆人成群,岳凌寒也从不做任何家务活,用十指不沾阳春水来形容也不为过,今天倒是令她刮目相看。

    等哪一天,岳凌寒如果系着围裙,端着一盘菜对她说这是自己心血来潮做的,她也绝对不会奇怪的。

    男人抬头淡淡地看了女孩一眼,摇摇头并未说出什么。

    “对了,我应该,好好跟你学习,掌握了这种按摩手法,以后就可以给我自己按摩了。”女孩忽然想到这点,振奋了精神坐起来,十分热切地凑上去要看岳凌寒的动作。

    “别凑热闹,好好躺着。”说知男人一个侧身,直接避开了女孩的视线。

    “切,小气,还是什么祖传的秘方手法吗?这都不让看?”女孩十分不屑地撇了撇嘴。

    要不是手上涂满了厚厚的药膏,岳凌寒真想扶额。

    这丫头脑子里整天装的都是什么,一会儿觉得他懂按摩,一会儿又以为岳家有什么祖传按摩手法。

    她这是把岳家当成按摩世家呢?

    “从今天开始我会每天一次过来帮你按摩,你不需要自己学。”男人似是感受到女孩异样的眼光,“你是新手,还不能完全控制部位和力道,很容易弄巧成拙,养伤太久岳家可不想一直养着你这个闲人。”

    说完岳凌寒真想唾弃下自己。

    看看这话说的,还真像一个按摩世家出的忽悠大师。

    既要显摆自己的按摩手法之精彩绝伦,失传技艺之高深莫测,又要防止别人给学去了,只是为了诓骗别人时常来照顾自己的生意。

    季雨悠这回是真正的惊讶了。

    难不成岳凌寒还真要一天一次上门报到,只为了给她按摩?

    “额,可是我室友明天就会回来,你来给我按摩好像有些不方便……”

    要不,您还是省省吧。

    后面的话,女孩想了想还是咽进了嘴里。

    保命重要保命重要。

    “孙悦瑶以后就不再是你的室友了,明天她就会接到消息搬出去。”岳凌寒继续专注与手上的工作,一丝不苟。

    “可是,我的新室友恐怕也会……”

    没有了孙悦瑶,还有江悦瑶,还有刘悦瑶,只要是这个岳宅中的女仆,无一不是站在她对立面的,不管是谁,只要发现了岳凌寒居然每天跑来亲自为她上药,她这个女仆,在岳宅绝对就做不下去。

    可是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我的意思是,你以后一个人住这个房间。”男人似是有些不耐烦了,“我会吩咐主管,让她对外宣称是为了让你更好的养伤。”

    看着岳凌寒的眼神,季雨悠只觉得原本满心的慌乱瞬间被压制了下去。

    别人的眼光她还看得少吗,不是早就已经决心不再被他人所桎梏吗,现在还在害怕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