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八零娇妻有空间 > 第238章 别无选择
    更加不确定他们说的是不是赵墨的事。

    只有不让父母见面这一句,不能说明什么啊。

    馄饨好了,打了包,钱军和钱娇一人拿了两份出了帐篷,往派出所走。

    只是,一路上,她脑海里总有两个字在闪烁:猫腻。

    这件事有猫腻吗?

    馄饨买回来了,除了大舅妈李丽还是担心儿子赵墨,没有食欲,其它人的都吃了下去。

    李丽虽然心里很难过,可也挺心疼钱娇和钱军。

    毕竟还是孩子,能跟过来帮忙,她心里还是非常感激的,把自己的那一份馄饨,分给了两个孩子。

    钱娇也怕她这样会熬不住,只得劝她也吃一点,好歹明天结果就出来了,很多事情还要指着她这个当妈的。

    李丽想着也有道理,这才坚持吃了几口。

    这一夜似乎特别漫长,李丽在派出所的长椅上枯坐了一夜,愁眉紧锁,唯一庆幸的是她没有再哭了。

    孙兰把钱娇裹到了自己的棉袄里,像抱婴孩一样让她在自己的怀里睡了一阵。

    钱军则守在他们身边,一夜未眠。

    天际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几声清脆的鸟鸣声划破了沉寂。

    派出所里的警察陆续过来上班。

    钱娇被他们的脚步声惊醒,从孙兰的怀里探出了头,换来她两下轻抚,就像是在哄孩子。

    钱娇的记忆里,自己似乎从来也没有这样被呵护过,她扬唇对孙兰露出一个微笑。

    赵建国和赵建兵还没有回来,说明谈判的事情还没有一个结果。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薄的晨雾,洒下点点金辉。

    又度过一个漫长清晨的李丽终于再也坐不住了,心里的恐惧排山倒海而来,眼里满是担忧和害怕。

    就在看到昨天接手此案的那两个警察走进派出所的时候,她唰的一下就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直接冲到了他们面前,那两个警察被吓了一跳,齐齐往后退开了一步,就做出了防御的姿势,不过很快就认出了李丽,他们这才收了架势。

    李丽心里着急赵墨,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直接上前就开始询问。

    “警察同志,那个孩子怎么样了?他醒了吗?还有我儿子他怎么样了?我今天可以见他吗?”

    两个警察本来就是一早上才来上班的,她问的这些情况哪里会知道。

    不过,看她着急的样子,也很体谅她是在担心自己的孩子,毕竟赵墨还只有十四岁,还是个未成年人。

    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其中一个还立刻开始安抚起她来。

    “大姐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查进度,你去大厅里再等等,我查好了就立刻告诉你。”

    他们只好又回到大厅里等。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赵建国和赵建兵就回来了。

    可能是熬了一夜,又心焦了一夜,两个都是一脸的憔悴。

    不过,这次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松散了许多,还带上了一点的欣喜模样。

    赵建国一进门更是直接朝钱娇大步走了过来,直接伸出双臂抓住了钱娇的两只手臂,慎重里又带着急切的语气,期盼又欣喜的问她:“娇娇,你跟大舅说,你真的能救活那个孩子吗?你真的能吗?”

    是的,张强没有死。

    他撑过了医生下达的最后时间,他还活着。

    虽然仍然没有脱离危险,甚至医生再次给他下达了生命即将结束的时间。

    可钱娇说,他不会死,那个孩子就没有死。

    尽管他自己都不相信钱娇的话,可此时此刻,钱娇的话就是他们的希望,惟愿她说的都是真的,惟愿她真的能救活那个孩子。

    因为他们,别无选择。

    其实,昨天后半夜的时候,张强的妈妈就清醒了。

    她一醒来就冲到了张强的病房里,赵建国兄弟亲眼看到张母伤心欲绝,跌跌撞撞的冲进去的。

    他们就站在门外,看着时间一点一滴流失。

    直到清晨的阳光洒在病房里,医生早上来上班,有人来查房,他们都惊讶的发现张强还活着。

    各种的检查,各种的推测。

    直到医生又下了一次病危通告,只是多活一天半天而已。

    赵建国兄弟二人,亲眼看到张母从狂喜跌入绝望。

    这让他们想起了赵墨,这对于他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绝望。

    身为一个父亲,赵建国不想放弃一丝一毫能救赵墨的机会。

    他在医生、护士再次放弃张强退走,病房里只有低低哭泣的张母的时候,站在病房门口,隔着门口两个阻拦他的警察,大声对张母说:“我们能救你的孩子,我们能。”

    哭泣的张母仿佛是听到了天籁之音,从病床上抬起头,转头看向赵建国的时候,那双红肿的眼睛,瞬间亮得惊人。

    为了救彼此最疼爱的孩子,他们达成了共识。

    所以,现在赵建国唯一要确认的,就是钱娇到底能不能救活那个孩子。

    而对钱娇即将给出的答案,他在心里,只期许是那一个。

    那就是:能。

    钱娇被他眼里的期盼灼伤了,点了点头,如他所愿。

    一行人到了医院,病房门口的警察已经不是昨晚的那两个。

    不过显然那两个警察也知道,赵家要带人来救病房里的那个孩子。

    因为清晨的时候两家已经达成了共识。

    不过他们和昨天的那两个警察一样,也觉得是受害人家属病急乱投医了,以他们的经验,那孩子没有救了。

    但是这些话他们不能说,说了就是破灭两家人的希望。

    这一次没有人阻拦他们进入病房。

    他们才走到病房门口,里面的人似乎就感觉到了,立刻扭头朝门口看去。

    赵建国和赵建兵一看到那个人的脸,心里就咯噔了一下,那个人不是张强的妈妈,那清晨约定的事……这个人知不知道?

    她是个五十岁上下的妇人,身材中等,不胖不瘦,长脸,浓眉,双眼焦灼,一脸憔悴。

    还不等他们说话,那个妇人愁苦、焦灼的眼神怔了瞬间,立刻就是一亮,唰的一下就从病床边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几步就跑出了病房,就在几乎要撞上赵家这一群人的时候,她才急急的刹住了脚步。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