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校花凶猛 > 第四百一十五章 迂回的手段
    这样的方式自然在时间上要慢一些,在马总的内心中,至少留足了三年的时间来赶超众联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

    毕竟不仅仅是企鹅在发展,竞争对手其实也一直在发展中,企鹅只有跑得比竞争对手更快才有可能最终拿下这个领域。

    仔细想想这些因素,马总才恍然大悟,发现柳若依的思路才是对的,这个行业,真的是时间为王,自己就算再乐观估计,开发加推广,至少也要三年的时间来赶超竞争对手,这个时间段中有太多意外发生,影响这个进程了。

    如果可以收购的话,最多3到6个月就能够完成将竞争对手直接变成自己的优势,这个节省下来的时间值多少钱?

    那真不是随随便便养几个人就可以解决的。

    所以马总才会断然决定出击,虽然在汉宏这个大股东那里碰壁,马总也没有放弃,在创始人团队这边也下注了。

    马总的心思没有白费,包璐桥这边的确被撩动起来了。

    “陈总,你觉得如何?”包璐桥没法决定究竟怎么操作,但是他可以去找一些内涵的人啊。

    事实上对于包璐桥来说,到老了在公司资本运作方面他真的没有多少概念,就算不是一无所知也差不多,没办法,这行他就不感兴趣,没花心思去学习,所以包璐桥一辈子几次创业都不是很顺,尽管他在技术上的确算得上一世豪杰。

    如果对于融资换股稍微有些概念的话,当初就不会饥不择食地将绝大部分股份一下子卖出去了。

    最神奇的事情是,即便是这样,对于这个肯接盘的人,包璐桥一直还是比较感激的,认为是一个可以交的朋友。

    毕竟那个时候众联就算不是穷途末路也差不多了,连带宽费用都支付不出来,四处兜售好久只有陈文肯给钱收购。

    而且给出的估值在当时还是最高的。对于包璐桥来说,那绝对是雪中送炭啊。

    在这方面,包璐桥一码归一码,不能拿现在众联的估值来对比当初陈文的收购价,对于陈文还是比较有感情的。所以遇到问题的时候,包璐桥自然而然来找这个精通资本运作的人做参谋。

    而且在陈文手中,差不多也有百分之二十多的众联股份,包璐桥要成事也必须拉着陈文一起想办法。

    巴拉巴拉将事情经过简单地说完,包璐桥看着陈文,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一个意思。

    “包总,企鹅居然找到你了?”陈文初听这个消息还是有些惊讶。如果不是包璐桥提起,陈文没想到企鹅还在打众联的主义,不过由于与大股东这边合作并不愉快,现在的陈文也在找后路。

    因此对于企鹅想收购众联,陈文心里并没有太多抵触。

    反正众联现在都是别人盘中餐。

    “坦白说,如果企鹅真的肯收购众联,那么众联的前途比起放在现在我们这个大股东手里发展要好得多。”如果企鹅这边开价可以,陈文觉得完全可以谈谈,而且他也敏锐地发现了众联同企鹅的确具有很好的强强联合基因。

    “从用户数来看,企鹅规模体量更大,众联放到企鹅里面对于吸引新用户的确比在我们手里好多了。

    我估计企鹅那边也是这个想法,需要补齐他们企鹅软件在休闲娱乐方面的空白点,这样企鹅软件的用户粘性就会大幅度提升上去了,月活人数上必然是一种飞跃式的提升。

    换句话说,众联+企鹅是1+1大于2的选择,更重要的是企鹅他们现在已经找到了赢利点,月活人数提升上来后,在营收方面应该是能够赚更多钱。”陈文不是技术派,而是投资派,对于业界动态显然比包璐桥了解得多。

    “不知道企鹅那边是否会接受一部分换股的方案?”陈文其实对于入股企鹅更感兴趣一些。

    按照现在企鹅的发展套路,陈文现在很眼红企鹅的未来。不过企鹅渡过危机以后一向自己努力养活自己,显然创始人团队还是有很强的保住股份的意愿。

    不少风投现在主动找上门去,马总都委婉拒绝了。

    甚至都不给对方讨价还价的机会。

    开玩笑,柳若依这边优惠到不求任何事务经营权的投资马总都不要,这些来势汹汹的风投资金,绝不会轻易将经营决策的投票权拱手让出。那意味着对管理层绝对的信任。

    现在有几个风投公司能够做到这一点?

    所以马总根本不需要考虑就知道。

    最重要的是企鹅现在形势大好,虽然资金仍然不宽裕,花钱捉襟见肘,但是马总已经习惯了在这种情况下运作,突破了盈亏平衡点后,马总更是对外来资金没有多大的兴趣。

    “马总那边没有提这个,如果陈总有兴趣,我们可以一起同马总谈谈。”包璐桥听陈文这样一说,也不禁心里一动,如果合并能够拿到一点企鹅的股份,好像也不错,至少自己的心血在未来如果大放异彩,大家都还留有一些念想。

    “我个人其实倾向于同企鹅合作,这样能够将众联的发展空间彻底打开,企鹅同汉宏完全不一样,汉宏是将众联当成一个在股市讲故事工具,而企鹅会认真考虑众联的未来发展,他们又不是上市公司,没有必要自己欺骗自己。

    何况看现在的趋势,如果众联不卖给他们,他们自己也会切入这个领域了,以他们现在的用户数规模,如果在导入方式上有所倾斜,恐怕很快就会超过我们的众联。

    只是现在我们面对一个巨大的难题。那就是包总团队手里的股份加我手里的股份一共都不到半数了,这合作的主导权不在我们手里啊。”陈文苦恼地说道。

    老实说,如果不是自己心急了点,拿下了众联后,很快加价拱手转让出了控制权。虽然成倍赚回来了,手里还留着一些,但是面对众联这只眼看可以下金蛋的鸡变成别人家了。陈文心里还是有点不甘。

    哪怕这个大股东同他还是很熟的朋友。

    但是交易完成后,自己的这个朋友显然同陈文思路很不一样,双方在众联未来发展的规划上格格不入,就算现在还没有翻脸那也差不多了。

    没办法,屁股坐的位置不一样,考虑的角度自然完全不同。

    汉宏是上市公司,一切以股票价格的炒作来考虑业务。如今众联的题材已经让股市认可,催高了股价。汉宏方面自然不愿意再往这块目前还看不到盈利点的窟窿里面砸钱了。

    大家思路不一样,根本利益也不在一起,自然就谈不拢。

    几次磋商不欢而散后,陈文已经对汉宏方面不抱有希望了。

    “你说我们花钱从大股东手里买回来他们的股份怎么样?”包璐桥回去后还真动了脑筋,此刻见陈文也不反对,便试探性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个是他现在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既然企鹅那边愿意以1.5亿估值谈判,包璐桥觉得如果大股东同意回购,那么他们手里的52%左右股份,自己提出掏7000万到8000万买回来,那就相当不错了,到时候跟企鹅那边讨价还价整体估值提升,如果卖到1.7亿或者1.8亿的话,大家还能多赚点。

    这个8000万开价已经是大股东购买价格的几倍了,在包璐桥看来大股东应该很满意了。

    “不可能的,”陈文摇了摇头,直接打消了包璐桥的幻想。“汉宏那边股价就靠这个支撑着呢,他们不可能放弃这个题材的。”

    对于大股东心里的想法,陈文比包璐桥清楚得多。在这种利益攸关的大前提下,大股东不会自废武功。

    所以这条路子根本不用想,提都不能提,只会引起对方的警惕。

    “那我们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包璐桥有点发愁了,这种事本来就不是他所擅长的。

    现在面对着可以高价套现的机会,日子过得有点憋屈的包璐桥只想套现走人。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陈文沉吟了一会儿,“不过就是有点冒险,咱们上次的融资不是被否决了吗?这让我们的发展一直都缺少必要的资金进行大规模扩张。”

    “如果我们提出增资扩股,我相信汉宏那边是不会投钱进来的。

    他们虽然说股票增值了不少,但是那些都是账面价值,没法直接套现的,何况他们的股票绝大部分还都抵押了,手里也没有什么现金。”

    “如果他们不愿意投钱,那这部分增加的股票转让给第三方那就没有障碍了,他们应该也不希望增加的这部分股票落入我们手里。我们正好就找一个第三方来操作。

    这样通过这一次稀释股份,汉宏的第一大股东位置不会变,一样可以并表在他们的上市公司上面,不影响他们股市继续讲股市,但是他们手里就没有超过50%的绝对控制权了,如果我们......”

    陈文说道这里,盯着包璐桥不再说话,但是包璐桥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

    这就是赤果果针对大股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阴谋,说出来还真有点不好听,很阴险,要不说包璐桥不想同这些投资人打交道呢,一不小心就是坑,而且还往往坑得你无话可说。

    不过今天,大家利益一致,包璐桥听了这个办法,觉得还是相当靠谱,而且在他心里没想这么多,浑然没注意这个方法有点不地道,“可是我们怎么发起这个操作?”

    “很简单啊,你不是提过一个发展的中长期计划吗,准备三年耗资6000万打造休闲娱乐第一平台,不过资金预算一出来就被汉宏毙掉了。

    我们现在旧事重提,就借着这个名义宣布增发股份筹资来实施这个计划好了。先期增发10%股票筹资来实施这个计划的第一年支出,就可以证明包总你的计划是否可行。

    对于这个花别人的钱来发展公司的计划,汉宏那边未必会想到我们在稀释他的控制权,如果这个提案他们没有反对通过了,一旦完成增发,我们就可以掌握主动权了。”

    陈文不愧是玩资本运作的好手,眼睛一眨就是一个主意。

    当然这个主意可不是什么好路数。

    包璐桥虽然没有经验,但是一听后,大致的逻辑还是很快就明白了。

    10%股份别看不显眼,但是一旦发行给了第三方,这样包璐桥的创始人团队加陈文再加上这新增10%股份,已经妥妥超过了50%的控制权票数。

    届时就算汉宏这个大股东不同意又如何,他们联手之下完全可以推动将众联卖给企鹅。

    届时的汉宏将面临进退两难的局面,企鹅拿到手后,可以有很多种方法让他们得不偿失,最终还是只能选择卖掉退场。

    当然这样对于汉宏来说还算是比较不错的结局。更有甚者,企鹅如果心狠一点,将众联技术骨干抽走,游戏版权授权给企鹅后,通过冷冻折腾众联到破产,汉宏才是欲哭无泪。

    这种极端的折腾方法在商业历史上并非罕见,想当初内地不少欣欣向荣的企业不少被外资收购后,就是这样一步步将民族品牌折腾死掉,然后在内地继续保持自己一枝独秀的吗?

    这个方法如果企鹅心黑一些,用一些在众联上面的话,那汉宏真是到处喊冤都没有用了。反正到时那个时候一切都是按照正规的商业操作来做,就算是明明白白看清楚了又能怎么着?

    人家是大股东,完全有将公司折腾得到死不活的权利和能力啊。

    对于陈文提出来的这个毒计,包璐桥下来同自己的团队一起沟通后,大家一拍即合,干!

    既然大股东不仁在先,现在对于众联的发展采取杀鸡取卵的方式压榨众联的剩余价值,对于运营和研发团队来说那是直接的受害者,大家没有必要再坐一条船了。

    ......

    “唐总,对于众联长期发展的资金,大股东这边什么时候能够解决啊?”包璐桥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一旦确定下来,执行层面上绝不含糊。

    等他们内部团队统一思想决定干一把后,包璐桥第二天就找到了大股东代表唐鹏要钱。

    “包总,这事股东会不是有决议了吗?今年暂时按缩减经费的原则埋头发展,等明年经济情况转暖后我们在加大投入,现在母公司资金也很紧张,很多项目也急等着上马,而且你们要求的资金盘子又比较大,一时间没法满足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