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骆少,好久不见 > 第 353 章
    林念兹没想到男子会这么爽快的应下,脸上的额笑容微微僵硬在脸上,好在她身后的骆在兹,直接拉着她让男子进了门。

    男子进门后,粗略的观察了一下房内的设计,故意说:“看来骆先生平时一个人住啊。”

    林念兹本以为骆在兹不会计较这个,谁知这家伙竟然让着男子的面拉着她的手,说:“是,我未婚妻昨晚才答应我跟我同?居。”

    男子听到这话并无动容,只是瞧了她一眼,指着一旁的沙发客气说道:“我能坐下吗?”

    这下可好,反倒弄得林念兹越发的尴尬起来,“可以,你跟在兹先聊,我这给你们盛饭,马上就可以吃了。”说完,她就匆忙的向厨房走去。

    “你好像对我很有敌意。”许久坐在沙发旁的男子突然开口。

    骆在兹看着茶几上的玻璃杯轻然一笑:“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敌意从何而来。”

    “这么说,你已经知道我是谁?”男子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在厨房忙碌的女子,眼眸中流露出短短的柔情。

    骆在兹看在眼里,只是他根本不明白这男子为何会对林念兹如此上心。

    “你的名字并不重要,我只想知道你来这的目的。”

    男子挑眉,微微一笑:“你不是知道我来这的目的码?怎么又反问我?”

    骆在兹并不上男子的当,起身看了他一眼,“闲聊而已,何必放在心上,吃饭吧。”

    骆在兹转身向林念兹走去,看到她将热腾腾的饭菜放在桌上,心理柔情似水,不管怎样,据他所知这男的对林念兹绝没有害意,一切的最亏祸首不过是赵静言而已,这男子为难他为难自己的父亲不过是赵静言与他的交易,而他的目的最清晰不过,所以说有这个男的赵静言身旁,他会安心许多,最起码这个男人不会让赵静言伤害到林念兹。

    “我不会做饭,除了这鸡汤,其他都是外卖,你不嫌弃吧。”林念兹看了眼桌上的饭菜,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对,除了这鸡汤,其余都是昨晚上的剩菜。”骆在兹很不客气的坐下,也不忘瞪林念兹一眼。

    “那个,是剩菜,不过我们都没吃。呵呵......”在邻居面前表现的不友好,林念兹实在做不出来。

    “你坐下,他不走,说明是愿意吃的。”说完,骆在兹就端起自己面前的鸡汤喝了起来,那口感和香味都是记忆中的味道,骆在兹突然有种感觉,她回来了,她一直都在。“念兹真好喝。”

    站在骆在兹身旁的男子对看着骆在兹喝着鸡汤很享受的样子,自己也迫不及待的坐了下来,“麻烦你也给我成一碗吧。”男子悠悠然开口。

    “哦,好。”林念兹立刻端起一碗空碗,成了一碗放在男子面前,笑着说:“忘了问你叫什么了。”

    “哦,我叫拓跋越,你叫我拓跋就好。”

    “复姓啊,你的名字挺好听。”林念兹说了两句,察觉到骆在兹的脸色不是很好,忙请拓跋越坐下。

    拓跋越端着面前的鸡汤比骆在兹的神情还要激动,他盯着鸡汤久久,最终拿起林念兹递过来的勺子,一口一口小心的喝下。

    骆在兹无比鄙视,只冷哼一笑,林念兹却感觉眼前的一幕让她有些熟悉,可是碍于骆在兹这个醋坛子在场,她只好作罢。

    三人客客气气的吃完一顿饭,拓跋越便起身离开,在离开前再三的夸奖了林念兹的鸡汤煮的好,并约下了下次由他请吃饭。骆在兹意外的很爽快答应,直到人离开,她还是一头雾水。

    “好了,你快去休息,我去刷碗。”骆在兹忙将林念兹拉到沙发旁坐下,任她怎么说,都不让她动手。

    “乖,我带你来,可不是让你干活的。”骆在兹拿起说上的书放在她面前,说:“看完这五页,回来我检查。”说完,自己大摇大摆的向厨房走去。

    被留在客厅里拿着一本厚厚的经济学书的林念兹实在无语,不让她干,她也不着急显摆,毕竟她在家里也是五指不碰阳春水的千金小姐。

    林念兹将那厚厚的书丢在一旁,拿起了手机在玩,虽然说教授给她放了半个月的假,但是她心理多少有些不安,总感觉拿着国家的钱不做事不太好,也顾不上时间便给教授打了个电话。

    “谁的电话?”洗好碗的骆在兹将手擦拭干净,同某人一起窝在了沙发上,看着林念兹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微微蹙眉,“怎么,有什么事?”

    林念兹尬尬的笑道:“那个我的假期泡汤了。”为了表示她也不是很情愿,她也已装作一副很失望的神情。

    “泡汤?”

    “嗯,刚才教授来电话,说现在他们正在返程的路上,大漠下了前年难遇的大雨,古城地处凹陷,城墙塌陷不少,连带着刚刚挖掘出来的古墓也都被水淹了。”

    骆在兹皱眉,道:“暂时停止吗?”

    林念兹点头又摇头,“教授说的暂时,但是具体情况还要等那场大雨以及水位下去再做决定。”

    “所以你要回学校上课了?”

    林念兹很是不情愿的点头。

    “好了,什么时候去?明天吗?”他记得这已经过了一周,也就是她再上一周就要放假了。

    “下周一上课,然后就是考试,因为我们这群人是被学校派了出去,学校意思是论文评分。”

    “所以说我的女王大人就要跟我分开了是吗?”说了半天骆在兹还是将关键问题放在点上面。

    林念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好了,没事,我没有要生气的意思,你还在上学,功课要紧。”

    林念兹突然已经,你听听,这是腹黑总裁该说的话?

    骆在兹知道她不相信,但是也不着急解释,拉着他向二楼书房走去:“你随便玩,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处理完,下午咱们去逛街。”

    林念兹翻白眼,他怎么还没忘记要逛街的事。

    骆在兹似看到她的小心思说:“必须买,你在这住可不是一天两天,总不能让你室友说我小气,不给你买新衣服吗?”

    不对,等等,林念兹一愣,“你所什么?什么住一天两天?什么我室友?”

    骆在兹若无其事的解释:“是你说的这半个月住在我这里的,你忘了?就算你上课但是不耽误睡觉是不是?”

    呵呵.....林念兹无语,亏她还以为腹黑总裁变了心,压根都没有,还更加腹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