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他与时光皆薄幸 > 第二百零三章 叶心然的拜访
    但付瑶此刻就犹如是在梦魇中,根本听不到顾霆均的声音,跟别说他的厉声呵斥了。

    付瑶还是死死咬着被子,动作没有丝毫停顿,还是那样的用劲。

    顾霆均发现她没有一点想停的节奏,又喊了一声,只是这次的声音比上次的稍微打量一些,而且怒气跟甚。

    “付瑶听见没?我让你松开!松开!”

    但陷在梦魇中的付瑶此刻怎么可能会对外界的声音有反应呢?本来她现在就有自闭症,对除了叫她名字的声音有反应,而此刻,连那点入口现在也是被堵的死死的。

    此时付瑶就被吊在万丈深渊的壁上,就那么挂着,只有一根很细的绳在拉着她,这时,墙壁上冒出很多蛇,它们围攻它,缠在她腰上,手臂上脖子上,嘞的她死死的,让她连一丝空气都无法再呼吸了,就那样在窒息的边缘上挣扎着。

    没人来救她,四处全是峭壁全是一片很暗,没人来,没有了,她也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风声没有,鸟叫声没有,车水马龙的声音亦是没有。

    这时,一条蛇直接咬在了她的脖子长处,毒素顺着她的血液渗透到了血管中,直至全身,最后她晕了过去。

    顾霆均一看,喊她没用,就直接上手,拽了拽被子,她还是咬的很劲,最后实在没办法,顾霆均只好用手掰开她的嘴,也不敢使大劲,就只够她把牙齿松开就可以了。

    当他把咬着被子的行为制止后,然后就两只手压着她自虐的行为,灯线很暗,顾霆均看到有细细的血从胳膊上留流到了手上,虽然不多,但是很吓人。

    而她脱落的头发以及被拽断的头发,在枕头上铺满了薄薄一层,看起来更加骇人。

    顾霆均想查看她的伤口,但没有空余的手,但是发现付瑶此时的表情没有了之前那么恐怖,脸上也没有刚才那么扭曲。

    顾霆均试着放开了她的手发现她没有像之前的自残行为后,再彻底放开她的双手。

    他掀开被子一角,露出付瑶刚才流血的胳膊,把她的睡衣撩了上去,接着光线看了看。

    发现,她的伤口之所以会流血,在于她使劲在扣一处,而且力量很大,弄破了毛细血管,所以才流血。

    接着,顾霆均把衣服再往上翻了翻,发现每隔一处,胳膊上都有被扣烂的地方,皮肤都发红了,有一块甚至皮都不见了,只能看到外漏的肉。

    顾霆均脸立即沉了起来,她在干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是说她已经没有个人意识了吗?那这个算什么?

    此时,她倒是睡的安慰,呼吸也平稳了很多。顾霆均就那样看着她的睡颜直到天亮。

    九点多事,顾霆均让赵阳叫来了医生给付瑶包扎了伤口。

    赵阿姨看到付瑶胳膊的伤口时,直接惊呼道:“付小姐这是怎么了?被什么抓伤了吗?”

    顾霆均问赵阿姨:“昨天你给她洗澡时,有没有看到这伤口?”

    赵阿姨答道:“没有,昨天付小姐的胳膊上什么都没有,怎么一晚上就多了这么多啊?”

    听到赵阿姨的回答,顾霆均扫了一样付瑶,然后若有所思的走进书房,打了一通电话说:“是我,如果自闭症患者有自虐行为,这算是什么病?”

    电话那头的人想了想,说:“根据你昨天和今天的描述,这个人很有可能患了自闭症和抑郁症,两种病,而且还是交互着来的。”

    “什么?”

    普通人只得自闭症或是只有抑郁症,就可能无法支撑下来,她居然两者都有,有点匪夷所思。

    “不必惊讶,这种病例确实不常见,但是也不是没有的。”

    “结果是什么?”顾霆均问道。

    “我有个病人,在前年自杀了,他的症状和你所说的这个病人是一样的。”

    听到“自杀”两个字时,顾霆均差点把手机给捏碎了。

    电话那头的人仿佛也感知到了顾霆均的怒气,急忙又说道:“像这种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恢复的。”

    “说。”

    “需要对病人非常耐心,多给她讲一些以前快乐的事情,或许她初次听不见,但是时间长了会慢慢渗透进去的,而且也家人在身边就更好了,家人给的温暖比世界上任何的药都要管用,而且能让她快速恢复,让外界赋予她温馨,幸福,快乐,逐渐把她拉回到现实世界来,这样就算是治疗有效果了。”

    家人?幸福?快乐?

    这些对于现在的付瑶来说,每一个都是残缺的,不,应该说是没有,那这是不是说明她的病根本无药可救?!

    顾霆均再次回到客厅时,付瑶乖乖的坐在客厅看电视,虽然是在看,但是在她的眼睛里根本没有电视的倒影,换句话说她只是摆了一个动作而已。

    顾霆均就那样看着她,直到叶心然的突然拜访让他想到一种可能。

    “顾大哥,你在家啊,我还以为你在公司呢?我还差点去公司找你了呢!”叶心然一进门就撒娇的说道。

    顾霆均没有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把目光又落到了付瑶身上。

    叶心然也随之看了过去了,接着她便一副很愧疚的表情坐着付瑶身边,自责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瑶瑶,我才听说了你父母的事情,抱歉,我没有去参加葬礼,也没有去看他们,更没有来安慰你,我真的是不称职的朋友,对不起,对不起!”

    而且说的眼泪都快落下来了了,但她失算了,她以为付瑶会体谅她的缺席以及接受她诚恳的道歉。

    但是,在她话说完很久,付瑶都是没有反应的。

    叶心然刚开始还没有觉察到付瑶的异常,看到付瑶没反应时,心里有点打鼓,又说了一遍:“瑶瑶,真的太对不起了,作为你的朋友,我太不称职了,而且叔叔阿姨才离世,我知道你心情有也不好,没事的,你可以对我发火的,可以骂我,对我生气的,都可以的,我这次来就是想好好陪陪你,陪你走过这一段难过的路。”

    她说的是声情并茂,声泪俱下,如果付瑶是正常状态的话肯定会被感动的,或许还会抱着她一起哭的,但是显然她这番话对现在的付瑶来说是完全不起半点作用的。

    顾霆均只是在一边看着也完全没有想解释的意思,但其实也不完全是,他知道叶心然是付瑶的朋友,所以也想看一下叶心然的到来以及她的话语会产生怎样的反应。

    但叶心然说了那么多话,也挨着付瑶坐了,付瑶还是依然没有反应,这让顾霆均表情更加沉重了。

    叶心然也不傻,终于,她发现了,发现付瑶的表现太过异常,表情一直没有变化,就只是呆呆的看着一处地方,但不知道居然是哪处。

    “瑶瑶,你怎么了?”叶心然小心翼翼的喊道。

    付瑶无反应。

    叶心然也着急了,又喊道:“瑶瑶,你到底怎么了啊?你看看我啊,我来看你来了啊,瑶瑶!”

    付瑶依旧如此。

    于是,在付瑶身上得不到答案的叶心然转向顾霆均,问道:“顾大哥,瑶瑶她这是怎么了啊?”

    顾霆均道:“她病了。”

    “啊?怎么会这样啊?瑶瑶她得什么病了?为什么我对她说话她都没反应呢?”叶心然又问道。

    顾霆均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样,目光锁定在了付瑶身上,没有说话。

    倒是赵阿姨扔完垃圾回来,替顾霆均说道:“付小姐,她得了自闭症,已经认不出人了。”

    叶心然吃惊的看着付瑶,捂着自己的嘴,眼眶红红的,带着哽咽声说:“怎么会?她怎么会得了这种病啊?”

    “是啊,付小姐还这么小,怕是父母过世对她的打击太大了,所以才会这样啊。”赵阿姨无奈的说道。

    “瑶瑶,对不起,我没帮到你,你节哀顺变!”叶心然一脸悲痛的说道。

    无论叶心然的表情有多沉重,她面前的付瑶是完全没有丁点反应的,就感觉像是对着一根木头在说话在安慰似得。

    过了好久,叶心然看着顾霆均问道:“顾大哥,瑶瑶这病能治好吗?”

    顾霆均答:“嗯。”

    叶心然一脸惊喜,说:“那就太好了,只要瑶瑶的病能治好,我就开心了,看着她这样,我心里难受的不行,想替她分担一点的,可是,我知道我始终还是帮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面对这些痛苦,这些悲伤,这些残忍的真相。”

    然后她话一转,问:“顾大哥,我能请求你一件事吗?”

    “说!”顾霆均淡淡说道。

    “我能住在这里吗?我想陪着瑶瑶,陪她养病,如果有朋友在身边我想她或许好的更快些,早日能清醒过来,可以吗?”叶心然问道。

    顾霆均听了,眼眸垂下,两边转了转,但是没有立即给出回应。

    而旁边的赵阿姨端来一杯茶水放在叶心然面前,也建议道:“先生,我觉得这位小姐的建议不错,付小姐现在没有家人,也没有亲人了,如果现在有个朋友在身边,对她的病情也有所帮助,也能让她尽早走出悲伤的回忆,能更好的走到我们面前来,这样不是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