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混子的江湖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因果利害
    “啥玩意儿!?钱没了,多少钱!”青茬头瞪着眼睛问黄毛说。

    “得有七八万的现金啊!”黄毛捂着被打流血的脸,冲青茬头说道。

    “他们抢走的?”青茬头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吧,反正他们走之后,钱就没了!”黄毛说道。

    “那他妈还叫不知道,那就是他们抢走的!”青茬头瞪着眼珠子说道。

    这时候,小果儿从门外大踏步的走进来,问道:“怎么了?!”

    青茬头一下转过身,看着小果儿说道:“果儿哥,刚才张佑硕那帮人过来砸咱们场子,把咱吧台的钱也给拿走了!”

    “啥玩意!”小果儿拧着眉毛瞪着他,愣了两秒钟,随后立刻跑到了吧台跟前,看到吧台内的抽屉开着,而里面就只剩下一个账本和几张零钱了。

    “我草!”小果儿用砍刀狠狠砍在吧台的桌面上,随后转身瞅着那帮人喊道:“都他妈出去给我找!把张佑硕他们都给我找到!”

    小果儿的话刚说完,凑过来一个小子说道:“果儿哥,咱的兄弟们还有不少散出去找砍马基的人了。”

    小果儿低头沉吟了一下,说:“一块儿找啊!把人集中一下,而且,你们分开的时候,别分的太远,先紧着张佑硕他们找!只要有一个地方发现张佑硕,立刻打电话,其他的人迅速赶过去!”

    “知道了,果儿哥!”那人说完,随后冲身后的人一招手,呼啦一下子,一大帮人跟着全都出了酒吧。

    青茬头同几个人留在了酒吧,而这时,小果儿走到了黄毛的跟前,说道:“要不要先去医院?”

    黄毛揉了揉脸蛋子说:“没事儿,果儿哥,都是皮外伤,不要紧的!”

    小果儿瞅了一眼周围,就又问道:“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刚才门口站着的那个侍应生呢?”

    “他可能是害怕,跑了吧,刚才我也没注意。”黄毛说完,还转身问身旁那个和他一同被打的人说:“哎,你注意他了吗?”

    那人想都没想的说:“就在张佑硕他们刚走时间不大,那孩子就跑了,他没见过这阵势,估计是吓坏了。”

    小果儿听后,眼珠子转了一下,随后问道:“那,刚才那个孩子有没有去吧台呢?”

    黄毛想了想说:“好像是在,他刚才吓得就蹲在吧台一角那,张佑硕他们走后,他就跑了。怎么了,果儿哥,你啥意思啊?”

    小果儿摇了下头说:“没事,我就是问问!”随后,又转身看着青茬头说:“跟我出去一趟!”

    随后,小果儿走在当先,身后跟着青茬头等四五个人。

    ……

    江东市,摩天大楼的十五层内。

    大左坐在新鼎下属的一间办公室,此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左哥,江东街面上乱了。”那个青年说道。

    “哦?说说!”大左点上一根烟,饶有兴致的看着走进来这个青年,问道。

    青年舔了下嘴唇,说道:“左哥,那个马基被砍了以后,刘家闯手下的兄弟同小果儿干起来了。”

    “哦?这可真是歪打正着啊!”大左微微一笑,说道。

    青年眼珠子转了下,随后对大左说道:“左哥,我想现在正是个好机会啊,咱们可以将计就计,给他们来个浑水摸鱼,趁乱打劫!”

    大左听后,虚着眼睛看着面前的青年,问道:“你说,怎么个浑水摸鱼,又是怎么个趁乱打劫?”

    青年一笑,凑到了大左的跟前,说道:“现在小果儿的人,跟大闯手底下的人正势如水火,如果咱们在中间再插一杠子的话,对咱们百利而无一害啊!”

    大左想了下,说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呵呵,咱们只要抓住他们两方任何一方的人,然后再以对方的名义,干掉一个!那他们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而且,咱们还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让陆建明跟着背锅!怎么做,还不都是在咱们一句话么?”青年眯着眼睛,冲大左笑着说道。

    大左听后,深吸了一口气,略思考了一下,说:“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自古无毒不丈夫,咱们来江东,为了是什么,就是要为咱们的四海商会,为咱们的新鼎在这里扎下根基,扩展地盘!”

    “对呀,哥,这个机会抓住的话,咱们只要是干好了,那他妈就会互相猜忌,两败俱伤,到时候,他们的元气大伤,怎么跟咱们斗?最好那个小果儿和大闯,两个人火拼死掉一个,对咱就更是百利而无一害了!”青年笑着说道。

    大左掏出了一根烟,点上后,深吸了一口,随后指着面前的青年,问道:“这件事,你有多少把握?”

    “哥,这事咱们可是十拿九稳啊!不过,也得要小心,不能露出马脚!”青年表情认真的说道。

    “好!”大左点了下头说:“那这事就你去办,需要人,需要钱,你都跟我说一声,只要能办好,我随时都支持你!而且,只要你把这件事情办好了,新建的开发项目,只要是拿下来,我让你去主管工程!”

    青年听后,两眼一亮,跟着说道:“谢谢左哥!我一定尽心尽力!”

    大左点了下头,说:“行了,去吧。”

    “哎!”青年的脸上此时已经掩饰不止内心的喜悦和激动了。

    青年转身刚刚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随后,大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大左从桌上拿起手机,看了下上面的来电显示后,就笑着接通了电话。

    “喂,三儿啊,你怎么有空了?想起来,给我打这个电话了啊?”大左笑着问道。

    “大左,我还真是有事才找你的。你现在在哪了?”手机另一头,传来景三儿的声音。

    “哦?你先说说看,你倒是有什么事啊?”大左笑着问道,而他此刻的眼珠子转了一下,景三儿有一段日子没有跟他联系了,而这次突然给他打来这个电话,那也必定是有不一般的事情找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