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敌挂机系统 > 第271章 亦师亦友
    张超看古长风脸上的表情不是太对,禁不住皱着眉头问了一句道:“古校长,您这么看着我什么意思?”

    古长风稍稍迟疑了一会,然后看着张超说道:“张超啊,人都已经走了,现在留下来的都是你的人,其实也就没有必要在做戏了。毕竟都是你的自己人,什么实力他们应该都明白。”

    听古长风这么一说,张超就更加搞不懂了。

    “古校长,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张超话音刚一落,一旁的刘海洋就接过话道:“古校长,您的意思是不是超哥每年给学校投资一个亿是剧情需要,是和您演的双簧?”

    古长风随即说道:“难道不是吗?和刚才这么说,不就是为了让孙兴国彻底死心,最大程度的减少对学校的名誉损失吗?”

    张超禁不住笑了笑道:“古校长,您误会了,我是真的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实实在在的实话。虽然说我实力一般吧,但是一年拿出一个亿支持母校建设,还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

    古长风顿时就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张超。

    一年随便拿出一个亿,那张超的资产岂不是……

    想到这古长风心里开始禁不住猜测了起来。猜测着,张超是什么大财团的接班人。

    但是把过去二十年的毕业生中,全部筛选了两遍,都没有姓张的‘富豪’。

    既然不是豪门接班人,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自主创业。

    能在短短两三年里面创业,并且有如此雄厚实力,这怎么可能?

    即便是可能,金融界怎么会没有一丁点的消息?

    “张超,你告诉,你是怎么积累如此庞大的财富?”

    古长风怕张超误会,又补充了一句,说他并不是质疑张超的实力,更不是打探张超的**。

    他之所以这么问,仅仅是指出于学术领域出发,请教这个问题而已。

    众所周知,全世界范围内,能短时间出现爆炸式的资本获取。

    除了金融,再无其他。

    而玩金融,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拿下如此庞大的财富。

    这可不是天才那么简单的事了。

    看着古长风那满目期待的眼神,张超禁不住笑了笑道:“古校长,我可以理解为您是在跟我进行学术探讨吗?”

    “当然不是。”古长风当即说道,“这是学术请教,在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是一个学生在向一位老师请教。”

    一听这话,张超顿时就受宠若惊的说道:“古校长,您这话说太折煞我了,让我太无地自容了。您是我的校长,我永远是您的学生,怎么可能是老师,您这样说话,我会折寿的啊。”

    然而张超话音刚一落,一旁刘海洋的就接过话道:“超哥,您这话说的我就有点不太赞同了。常言道,良师益友。好的老师就是好朋友。古校长是您尊敬多年的好老师,自然也是您的好朋友。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既然是朋友,那也自然可以身兼老师的身份。更关键的是,往往进来大家对老师这个称谓就过于狭隘,认为老师如父,其实完全不是这样。”

    “古代大贤,对于老师的定义,其实是对于学术的尊重。你能交我不会的,你就是我老师,这不存在辈分上的差距。”

    刘海洋这一番话说的是天衣无缝,句句在理。

    而且最关键的是天衣无缝的把张超和古长风的关系拉进了。

    不仅仅是包括张超在内的在场人,就连在门外车里全场指挥的封强也是自叹不如。

    在此之前,他对于刘海洋仅仅只是‘前辈’的尊重而已。

    而这个前,是先来后到的前。

    只是因为刘海洋来的比他早而已。

    但是此时此刻,他对于刘海洋的尊重却是出于一个新手对于一个大手子的尊重。

    这一刻,封强算是彻彻底底的甘于刘海洋之下,再无其他想法。

    刘海洋这话音刚一落,古长风就接过话道:“海洋说的对,从广义上来看,老师是对学术的尊重,对于人的尊重,只是其中一个狭隘解释而已。”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张超真是靠什么金融手段的话,那他即便是倾家荡产,也会告诉古长风。

    可是问题是,张超有如今这一切靠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金融实力,仅仅只是好运。

    天降好运而已。

    “古校长,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您。”张超有些难堪的说道,“毕竟有些事情并非我一个人说来算。”

    一旁的刘海洋接过话道:“是啊,古校长,就凭超哥极力维护母校的一片心以上来看,如果他能解答这个问题,肯定不会小气。只是有些事情,他真的是身不由己。”

    古长风微微点了点头道:“恩,理解,我理解。”

    “古校长,您能理解,那可就太好了。”刘海洋接过话道,“现如今这个世道,能有您这样思想境界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啊。”

    古长风微笑着摆了摆手道:“海洋,你这话说的太过了。我只是习惯站在别人立场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境界不境界。”

    “问题是现在这个时代,能做到这的人真的少之又少了。而且海洋说的境界不仅仅是这个,还包含着其他的,比如您对老师学生的见解,也是难能可贵。”张超看着古长风,很是真挚的说道,“我也不会说什么豪言壮语,我只想说的是,如果您和学校有什么麻烦,尽管通知我。”

    “我擅自托大一次,您如果有事想到了我,那就是我的最大荣耀。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您把当成了亦师亦友的朋友。”

    古长风摆了摆手道:“张超,你这话就太客气了。其实在学术上,我并没有教你什么,所以算不得你的老师。而你也没有办法回答我刚才的请教,所以你也算不得我的老师。因此我们只是忘年交的朋友。我的朋友不多,所以我不在朋友两字之前加什么前缀。”

    说着古长风就冲着张超伸出了手。

    看到古长风冲他伸出了时候,一种从未有过的热血瞬间就在他身体里面狂涌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握住古长风手的瞬间,古长风却轻描淡写的问了他一句。

    “现在可以说实话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