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圣妙手 > 第186章 效果不错
    “不,柳轻舞,你空也好,不空也好,无论怎么样,都要在我给夜梦治病的时候,呆在我的身边。”

    “算了,我们见个面吧。”柳轻舞说完,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说道:“地址我给你发信息哈。”

    张晨直到看到柳轻舞发来的信息,都还没想明白,柳轻舞究竟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心情变得如此之差。

    秦佳怡一直在旁边听着,她倒是知道一点点柳轻舞为什么会意兴阑珊的。在张晨走之后,叶梦曾经去找过柳轻舞,究竟说了什么,叶梦没有公司秦佳怡。

    可秦佳怡心里猜到,很可能是叶梦想要告诉秦佳怡,以后关于张晨的人生,那就全都让柳轻舞负责了。

    秦佳怡想得一点儿都没错人。柳轻舞就是因为听见叶梦用这种口吻告诉她这个事情,她心里才觉得不舒服的。

    这个叶梦,难道以为她在等着张晨吗?她哪个动作,哪个眼神告诉叶梦,她喜欢这个男人了?

    去,叶梦还用那种理所当然的眼神。这让柳轻舞的自尊心大受打击。

    所以,柳轻舞对叶梦,是越来越没有好感了。至于她现在生病,病得怎么样,她根本就不想去理会,更不愿意张晨用那么着急和关心的语调表达对叶梦的关切。

    所以,要想柳轻舞对张晨好声好气地说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张晨全然不知道这些,他只想着要赶紧见到柳轻舞,然后让柳轻舞抽出时间来,和他一起用火石对叶梦进行治疗。

    在约定的地点见到柳轻舞的时候,张晨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十分不敢相信地问道:“轻舞,你这脸色,怎么如此差?”

    “什么?差?可能是工作太忙的缘故吧?”柳轻舞一边摸着自己的脸,一边奇怪地思忖。

    “这段时间,工作不算忙啊。”

    “我帮你切一下脉。”张晨凭直觉就知道,柳轻舞绝对不是仅仅因为工作忙的原因,脸色才这么差的。

    柳轻舞却一下子就缩回了握着就被的手,赶紧摇头说道:“你可别给我看什么病。我这么老一女人,怎么可能没有点问题呢?有就有吧,我才不在乎呢。”

    听到柳轻舞这样说,张晨赶紧停了下来,说实话,治疗了这么久,两手也是酸软得不行了,见轻舞说没有效果,张晨心里刚燃起来的喜悦马上就沉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

    “是不是柳轻舞这种痛是其它病因引起的,碰巧被跌跤撞发引起了?”

    张太看了看手中的石头,忽然,张晨如发现新大陆一般惊讶,冰石上若隐若现的似人轮廓与眼前的柳轻舞不是有点相象么!

    刚才自己没注意到,现在越看越象,活脱一个柳轻舞印在冰石上嘛,柳轻舞与张晨认真盯着冰石细看了一番,又不停地在讨论,哪儿象不象自己。引得旁边玩手游的刘文奇也好奇地走过来参与讨论、研究一番。

    三个人在一起看了半天,张晨与柳轻舞一致认为石头上的人像与柳轻舞高度相似,唯有刘文奇说不象,柳轻舞气乎乎地与刘文奇争论相似的地方,谁也不知道,刘文奇为什么偏要指鹿为马地认为越是象轻舞的轮廓就是说不象!俩人如斗红了眼的公鸡一般,喋喋不休地吵在一起,谁也说服不了谁。

    张晨望着柳轻舞与刘文奇这对恋人,感到好笑又无奈,象与不象有那么重要吗,为了一个无所谓的争议,非要争出来个高低么!

    “好了,好了,你俩就别吵了好么!”张晨终于忍不住发声打完场,张晨盯着柳轻舞的脸又问:“颈脖还是疼痛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治手有效,治头颈点就没效。”柳轻舞停止了与刘文奇的争吵回答道。

    其实,这块冰石与柳轻舞是极有缘份的,虽然它没有蓝月亮那么邪乎,但正因为石的轮廓太象柳轻舞了,而治疗的对象又是柳轻舞的头面部,所以冰石没有释放出能量来,治疗就不见得有效果。

    如果是柳轻舞抓着冰石,与张晨一起去运用冰石、火石、玄石去为别人治病的话,奇异的石疗效就非常显著了,如果三石加上蓝月亮四石合一,男女两人各持两石一起运功,一阴一阳,正反轮回运动,所释放的能量就不是常人能想象的了,这是后话,现在的张晨是无法知道的。

    所以,张晨听到柳轻舞的回答,认为她的病更多的是心病,而不是这种外伤性的病痛。

    “好象听别人说,付思彤的爷爷也有一块能治病的石头!”忽然柳轻舞崩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是真的吗?”张晨不相信地睁大眼睛问柳轻舞。如果是付老爷子有那么一块石头,他为什么不拿出来给付思彤来治病救人呢。

    “是啥样的石头?你看见过吗?”

    面对张晨的追问,柳轻舞摇了摇头:“我也是无意中听人说的,具体我也不知道真假。”

    “自己也不清楚的事情,瞎嚷嚷什么,蠢女人!”刘文奇对柳轻舞骂道。

    会不会是蓝月亮在付老爷子手上,张晨心里忽地闪过这个念头,见到柳轻舞如此回答,张晨不禁有些失望。如果是三块石头一起治疗真的没效果,叶梦的病能治好与否更是一个未知数。叶梦的病对于张晨来说连他自己也无法确诊是什么病了,叶梦的双脚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浮肿,并伴有时不时的发烧、乏力,发烧一段时间后会自行消退,人也是越来越消瘦了。起初,张晨诊断是肝病,但是通过做crt、ct、dsa等检查,均没有发现叶梦心脏与肝脏有任何问题。凡是能做的检查,张晨都帮做过一遍了,就是不清楚叶梦为什么会消瘦,下肢浮肿,乏力。对于这种无法确诊的病,纵是神医也无法对症下药啊。

    一想到叶梦病成这样子,张晨心里就隐隐作痛。想到这里,张晨一脸歉意地对柳轻舞和刘文奇俩人说道:“真对不起你们俩个,因为我的大意让你受了伤,过两天到冠华医院来换药吧,顺便我帮你详细检查下,我在那上班。”并且特地加重了冠华两个字的语气,柳轻舞当然知道张晨在那上班,自己梦里曾经无数次出现在那个地方,唉,眼前这个男人……

    “现在我有点急事,我要先回去了。”张晨边说边掏出电话,拔通了叶梦的手机,“叶子,你待在猪笼草基地等我,我现在就过去!”电话里,传来叶梦病恹恹的声音:“嗯,我知道了。”听到叶梦的声音,张晨宛如刀割般。

    容留县是一个山区的小县城,全县人口不足十万人,城区人口只有二万人,建在一条小河边上,河水蜿蜒地从县城中间流过,从北城区沿着通往城关镇的公路直直驱车20公里就来到了张晨的猪笼草基地,这是一个小山坳,县通镇公路蜿蜒从山脚下迂回盘旋至此从基地门口通过。张晨从乡镇巴士上跳下来,一眼就看到站在基地门口等待的叶梦,及腰的披肩发被叶梦精心地盘成一个花状发髻附在脑后,给叶梦增添了不少精神。

    看到张晨从车上下来,叶梦一脸惊喜,眼前的这个男人自己差不多两个月没有看到了,急步走上来,顾不及旁人的惊异眼光,张开双臂紧紧地抱着张晨:“你终于回来了。”

    叶梦如此急切拥抱,反倒把张晨弄得不好意思,浪花满眼笑意地望着伏在怀里的叶梦,又看看四周,双手搂着叶梦的腰肢,轻声地说道:“我不是回来了吗,你还感觉到累与乏力吗?脚还浮肿么?!”

    叶梦把头紧紧地头贴在张晨的胸部,嗫嗫地说:“还是那个样子!”心里思恋着的男人如此关心自己,自己就是死了也知足了,叶梦紧紧地抱着张晨,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眼前的男人就会飞走似的。静静地享受着幸福,感受着来自恋人的温暖。

    张晨望着怀里的女人,看到叶梦对自己是如此的执着与爱恋,心里有一丝丝苦涩:她生的是什么病呦。

    良久,张晨双手抚摸着叶梦的腰肢对叶梦汇报地说道:“我这次去参加学术研讨活动,收获非常大,在一次休息间隙登山时拾到一块奇异的黑石头,它与火石,冰石一样能治疗疾病,更奇怪的是它与火石、冰石放在一起会相互吸附发热起火呢。”

    “我想这块黑石也许会能起到蓝月亮一样的作用,得到它,我马上就赶回来了。”顿了一下,张晨道。

    听到张晨如此一番说话,叶梦抬起头,仰望着张晨轻轻地说道:“我的病我知道,真是辛苦了你了,你也瘦了许多。”

    张晨拿出玄石,给叶梦看了一番。俩人一边絮絮地说话,一边往基地的研究中心走去。待进得屋里来,张晨迫不及待地从背包里掏出三块石头,冲叶梦扬扬手:“来,我们马上试下,快点过来!”

    叶梦听从张晨的吩咐,躺到了平时张晨平时在这里做试验后休息的床上。任由张晨用三块石头摆布自己。

    张晨把对柳轻舞、张大伯及其女儿张倩所做的治疗方法一一又在叶梦身上做了一遍。躺在床上的叶梦闭着眼睛,感觉到有一股热流随着张晨双手的移动而移动在自己的身上,渐渐地,叶梦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梦从沉睡中醒过来,张开美目,发现张晨站在床边,头上滴着汗水,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也许是治疗的作用,也许是睡了一觉的原因,叶梦感觉到自己周身轻了不少。

    不管三七二十一,叶梦腾起从床上直起身子,用手一挽把张晨压下到自己身上,对着他就是一顿狂吻。

    张晨刚停下治疗,汗水都来不及擦去,猝不及防,冷不丁被叶梦一拉,重重地压在叶梦身上。

    张晨连忙一骨碌站了起来,他努力地克制着来自身体里的**,干咳了一声说道:“我们还是赶紧想法治病吧。”

    男人张侧过身子,用右手指拔着叶梦的额头:“你感觉点样?”

    看着张晨那关切的目光,还以偶温柔地话语,心满意足的叶梦,懒倦地望着张晨说道:“我感觉比早先好多了,你好棒,爱死你了!”

    听到叶梦话里有话,张晨莞尔一笑,勾着无名指刮了刮叶梦的鼻尖:“你真坏,小妖精!”俩人又是一番戏闹。

    张晨与叶梦俩人足足在猪笼草基地呆了半个月,每天张晨一边用火石、冰石、玄石对叶梦进行治疗,一边用猪笼草煎水熬汤让叶梦喝。其间,柳轻舞与付思彤均打了电话追问张晨的行踪,张晨均如实相告,幸好俩人理解张晨所作的一切,又一一安慰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