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圣妙手 > 第224章 人靠衣装
    张晨和孔维宇都互相看了一眼。眼睛又不自觉地往人群里看去,果然看到列斯加里勒和那个卖衣服的老板聊得正欢。那个老板一脸谄媚的样子,就是用膝盖去想,也会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了。

    “我去,这家伙,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张晨气得差点就想要跑上去,把这个叫加里勒的家伙胖揍一顿。

    尼科诺斯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们先把这衣服放收银台吧。我等会带你去个便宜点的地方。对了,你们买这么昂贵的衣服,这是要去见什么政要吗?”

    在尼科诺斯认为,或许张晨和孔维宇,都是想要到中国驻俄国的大使馆去,或许他们是想回国了。

    跟着尼科诺斯往前走的时候,张晨才想起来,要对尼科诺斯介绍一下身边的孔维宇。

    “对了,这我朋友孔维宇。刚认识不久。”张晨介绍得很随意,好像觉得尼科诺斯和孔维宇,应该不会有更多的交集一样。

    尼科诺斯嘿嘿一笑,捏了捏自己高高的鼻子,然后问道:“你叫孔维宇?哈哈,没发现自己掉了什么东西吗?”

    “掉东西?”

    “哦,他的职业……是这个。”张晨对着孔维宇做了个剪刀的手势。孔维宇恍然大悟地喊道:“该死,我有个钥匙扣,上面有一块玉石的,是不是你偷了?”

    尼科诺斯再次嘿嘿嘿嘿地笑起来。他没有回答孔维宇的话,而是有点得意地说道:“你看我这当小偷的,认人能力没人能比吧?我就见你几秒钟,可我到现在还记得呢。”

    张晨无奈地仰头长叹。

    “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尼科诺斯啊尼科诺斯,你这人……是不是专门偷我们老乡的东西?”

    尼科诺斯调皮地眨巴了一下眼睛。耸了耸肩说道:“没办法,偷外国人的东西,更容易得手,也不会担心有人去报案。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那我那个钥匙扣呢?那可是我老母亲特意买给我保平安的扣子,你这拿走了,我还惦念了好几天呢。”

    “我卖了。又不值钱。你妈送的东西,怎么没送贵一点的?”尼科诺斯轻描淡写地回答说。

    他哪里能够明白这个钥匙扣对于孔维宇的那种感情?出门在外,想念老母亲的时候,就是看看这钥匙扣,也算是聊解相思之苦呢。

    “卖了?卖给谁了?要是可以,我愿意花双倍,哦,不,三倍四倍都可以,我想要买回来。”孔维宇大声地嚷嚷,可最后他看到的,同样是尼科诺斯无奈地耸肩。

    “有机会我再帮你买回来。反正这种事情,我们做多了。偷了别人的东西,刚好被人抓到,又要我们赔偿的话,我能找到,我都会重新买回来的。这是我的职业道德。”

    听着尼科诺斯的歪理,张晨无声地翘起了嘴角。这种干着见不得人勾当的小偷,居然也会大言不惭地跟他们谈什么职业道德。

    真是开了眼界了。

    张晨嘴角的那丝轻蔑,没有漏掉尼科诺斯的眼睛。

    尼科诺斯对张晨的蔑视,似乎也有点不满。他居然直戳戳地问道:“怎么?你觉得我们这一行,就没有规则,没有职业么?”

    张晨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什么都没有说。”

    “哼,你嘴巴上是没有说。可你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我,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尼科诺斯说完,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啊”的叫了一声之后,问道:“你们买这么贵的衣服,这是要……要到负二层去吗?”

    张晨惊讶于尼科诺斯心细如发。他的表情其实很隐晦。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猜到的。

    而且,他刚才忽然就来了这么一句“你是到负二层去吗?”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从哪里看出了张晨和孔维宇的计划的。

    张晨本来还想瞒着尼科诺斯的。无奈孔维宇嘴巴太快。还没等张晨否定,孔维宇就在旁边点头说道:“对,我们就是想买套衣服到那里去的。”

    尼科诺斯双手一拍,一脸自信地说道:“那你们何必去买衣服呢?那衣服贵得要死,买了也没什么机会穿,丢了又觉得可惜。我告诉你,走,只要花几十块钱,就可以把这么好的衣服穿在身上。”

    张晨和孔维宇半信半疑地问道:“不用买么?”

    “不用,租就好。嘻嘻,或者,我给你们偷几套出来?不怕你耻笑,偷几套别人的名牌衣服,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也不知道尼科诺斯是不是跟中国人混久了,用俄语说中国话,居然也能说得这么溜。

    张晨和孔维宇都互相对望了一眼。好像在确认尼科诺斯说这句话的真实性,又好像在商量着要不要按照尼科诺斯说的那样去做。

    不过,也仅仅的几秒钟的功夫,两人就口径一致地说道:“那好,我们就去租一套。”

    “咳咳,我在这里还好心地提醒你一句。其实呀,你到了负二层,穿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身上必须有有钱人的那种感觉。感觉,懂?”

    张晨和孔维宇都互相看了一眼。有点不大明白尼科诺斯说的是什么意思。

    有钱人的感觉?这个张晨好像只从刘文奇身上感受过。那种一掷千金的感觉,在张晨看来,就是有钱人的感觉了。

    殊不知,这哪里是有钱人的感觉?其实,在尼科诺斯看来,有钱人的感觉,并不是张晨心中想的那样。

    尼科诺斯像个老教授一样,开始谆谆教导说:“不怕你们笑话,我虽然不是有钱人,可有钱人的心理,我可是了解得一清二楚的。比如,你们刚才去买的那什么名牌,切,大家都穿的,有钱人一点儿都不喜欢。”

    “那喜欢什么?”看来,孔维宇也是个土包子,还没等尼科诺斯说出来,他就赶紧问道。

    “小众品牌。一般是很少人穿的,可又卖得死贵死贵的。”

    张晨对尼科诺斯这句话,不知不觉地点头赞同。

    听说有钱的大佬们,真的穿的都是那些很少人穿的牌子。有些还是限量版。一般全球就只制造五六套,去到哪儿,好像都不会跟别人撞衫。

    孔维宇看见张晨点头,赶紧又问道:“那有钱的大佬们,还会有什么特点?”

    “这个……这个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学到的。那些体态啊,还有扬在脸上的自信啦,还有就是他们对什么东西,都已经不好奇啦……”

    孔维宇听得眼睛都瞪大了。手掌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至于尼科诺斯说的自信,好像……好像是最近这段时间,他赚钱多了点,才勉强有点呢。

    本来嘛,这人的自信就是用钱来堆积起来的。不是有句话很出名吗?说什么所有的美貌,闻起来都是金钱的味道。

    说白了,所有的自信,闻起来也同样是金钱的味道。看来,要学有钱人的举手投足,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尼科诺斯看见孔维宇一副信服得五体投地的样子,继续吹嘘说:“除了你们的举手投足,还有就是从你们口中说出来的话。啧啧,要是你们说出来的话,像我一样,就说我们村还有我们市的那几个地名,谁信你是大佬啊?必须是从欧洲到大洋洲,从美国到俄罗斯,还有现在的什么最有钱的国家。”

    张晨这下子,对这个叫尼科诺斯的男人,真的有点刮目相看了。

    张晨与孔维宇俩人各自花了百来个卢布,轻松地租到了自己满意的著名品牌服装。尼科诺斯自己也换了一身行头。三个人换上服装后果然气度不凡,十足一副有钱人到处去烧钱的样子,也真是应了古老话了:人靠衣装,佛靠金呀!

    张晨和孔维宇还有尼科诺斯等仨个人打扮妥当,由于距离晚上时间尚早,仨个人在超市里面找了一间星巴克,各自点了自己喜欢的牛扒、汉堡、鸡翅、鸡腿、烤包等一大堆食物,围坐在一张桌子旁,大快朵。吃足喝饱后,仨人就着星巴克的软座美美地睡了一觉,养足精神等待夜晚的降临。

    于是,一时无话。且说,在萨马科这个利好超市里的星巴克也真是具有特色,门店不大,入门就是一个玻璃厨窗,厨窗后面就是弄成包厢式的座位,从星巴克周围走过去的顾客从外面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里面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鲜有顾客在包间休息睡觉的,张晨和孔维宇还有尼科诺斯三个人睡太下足,衣着光鲜,看着也是有钱的暴发户,一时也没有人敢上前来干扰他们。但也是引得不少人侧目。

    时间过得飞快,不觉就到了下午七点多钟。正在睡得迷迷糊糊的张晨被人摇着肩膀,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列斯加里勒。

    “是你啊,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张晨问列斯加里勒。

    “我天天就是在这里混,在自己的工作地盘上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事儿?”列斯加里勒说道。

    孔维宇与尼科诺斯俩人早已经醒过来,也围站在一旁,看着张晨。

    “怎么样?现在的时间是几点?”张晨站了起来,用手拂了拂衣角问从人。

    “现在的时间即将到八点了!”尼科诺斯抬腕看了一眼说。

    “这家伙什么时候戴上了欧米茄手表了?”张晨嘟侬了一句。

    “我们这个时间去蓝顶会所正合适,趁着人多进去,只是这个朋友不能进去!我没有替他准备有会员卡。”列斯抬手指了指尼科诺斯说道。

    “他是我的朋友,你想下办法吧,让他进去我也好多个照应。”张晨征询地问列斯加里勒。

    列斯加里勒犹豫了半天,看到六只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等待着自己的答复,似乎是下定了很大决心地说:“那好吧,我尽力试试看!让他拿着一个公文包吧。”

    张晨等三人刹时明白列斯加里勒的意图:那是让尼科诺斯装份成助理人员呀。

    “这个好办,这个好办!”张晨一边说,一边伸手朝上衣里掏。

    尼科诺斯明白张晨是在掏钱,忙用手按着张晨的手说:“不用,让我来就可以了。等一会儿!”说完三步两步就混入人流中不见了。

    张晨与孔维宇和列斯加里勒只好站在原地等待尼科诺斯,

    只一会儿功夫,就见尼科诺斯的手里多了一只圣大保罗公文包走了回来。

    “偷的,还是买的?”张晨一脸不放心地问尼科诺斯。

    “别用那种眼光看我好不好,老是门缝里看人的?这个可是我花了九十多卢布租来的。”尼科诺斯不满地回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