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契约老婆 > 第754章 痴情总被薄情伤
    对于这个回答,王枫有些惊讶。

    “其实,现在的我,已经不恨她了。”苏胜不禁苦笑道,“当年,也确实,我太平庸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所以,她才会走。”

    “她不仅弃了你,还弃了安然,带走了你所有的积蓄,让你位于危难深渊,你难道,真的不恨她吗?”王枫挑了挑眉,原来是个痴情种。

    苏胜摇了摇头,“现在不恨了。以前确实恨过,虽然我很平庸,可是对她我是用尽了所有。我当时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不知足,要跟着别人走。”

    “或许,是因为她并不爱你。”王枫淡淡的说道。

    苏胜眼里一痛,苦涩的笑道,“是的,她是我父母收养的孤儿,从小起就喜欢她,父母也都看在眼里,一开始,她并不同意,后来突然答应了,于是我们在一起了。”

    顿了顿,苏胜眼里露出一抹幸福的光点,接着说道,“能以前不论她干什么,就算跟别人在一起,我都是默默地守护在她的身边。得到她,我真的是高兴坏了。我以为她终于看到了我的好,可是婚后的她依旧对我不冷不淡,不论我怎么讨好,都是一样。再后来有了安然,我以为有了爱的结晶,我们的关系会缓和,可是她不大管安然,对我和安然都是一副冷漠的样子。我终于明白,她不爱我。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不爱。”

    王枫不禁有些同情苏胜,爱情就是这样,永远都是不公平,付出再多,不爱你的人终究不会爱你。

    苏胜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激动,“后来,忽然有一天,她走了,带着家里所有的钱,没有一丝预兆的走了。我四处的找,再也找不到她。我变得很颓废,可是为了生存,为了安然,我必须挣钱,于是,我去做了苦力,一个会计从未做过粗活的人,为了钱去做了苦力。”

    听着这个故事,王枫不由的放慢了车速,看着苏胜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恨意,那攥紧的双手忽然松开,听到苏胜接着说,“今天,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号码。当我听到是她的声音时,胸口忽然就闷得喘不过去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难过,当她提出见面的时候,我还是犹如曾经一般,答应了。”

    “我没有告诉她,我才做完手术,从医院外上了她让我上的车以后才发现,车子带我去了我的家。我心情沉重的迈着步子,一步步走进那曾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庭院,推开门,便看到她依旧坐在她曾经最喜欢的窗台边。不同的是,这次她手里却夹着一支烟。她依旧只给了我一张侧脸,看着那张被岁月侵蚀的脸,我感觉她过得并不好。她问我为什么买房子,在对我一番冷嘲热讽后,她说这套房子她买下了。如今她得了癌症,回到这边,是为了见安然最后一面,这个房子就是见面礼。”苏胜面带苦涩的笑,望了望天空,接着说道,“她告诉我,她只有安然这一个孩子,希望我能让安然跟她相认。”

    “你说,我该告诉安然吗?”苏胜迷茫的望着王枫。一直到现在他的内心都是复杂的,纠结的。他想带安然去见她,可是他了解安然的性子。

    王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个痴情的苦命男人,如果是自己,定不会让女儿去见他。可是如今他这么问自己,肯定是希望安然去,但却找不到理由。

    于是,摇了摇头,如实的回答道,“如果是我,我不会带安然去见她。不是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那置我于何地?”

    见苏胜有些黯然,王枫接着说道,“但是这件事,必须告诉安然。毕竟是她的母亲,她有权利知道。”

    王枫心里不禁为苏安然感到痛心,遇到这种父母,大概是苏安然上辈子欠他们的吧。

    苏胜点点头,感激的说道,“谢谢你,王枫。”他想要的不过就是这个勇气,希望有人支持自己。王枫说的对,不管怎么样,那都是她的亲生妈妈。至于她怎么选择,那边是她的权利。

    瞥了一眼苏胜的刀口位置,似乎裂了,有些许的血迹渗过衣服。王枫不由得加快速度,赶往医院。

    见到医院门口四处张望的苏安然,王枫小心的扶着苏胜走了过去。

    “你们怎么这么慢?”苏安然皱着眉,埋怨道。按王枫的习惯,应该比她先到的。

    王枫跟苏胜交换了一个眼神,假装委屈的说道,“你爸爸可是病人,我开那么快,他怎么受得了!”

    苏胜有些忍不住想笑,这王枫,真是个人精。看来女儿这次是遇上了对的人。见女儿要张口怼王枫,急忙哎哟一声,开口说道,“安然啊,爸爸的伤口好疼。”

    苏安然一听,不再去瞪王枫,而是急忙扶住爸爸,朝里面走去,一边走一遍埋怨道,“都这把岁数的人了,这才做完手术几天,不打一声招呼就到处跑,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个病人?”

    “我错了,安然,爸爸知道错了。赶紧扶我上去,疼死爸爸了。”苏胜见安然怪着自己,赶紧弯着腰去捂住伤口,伤口却是很疼,他一直都强忍着。

    见爸爸一脸难受的喊着痛,苏安然立刻大声喊着,“护士,护士,赶紧的,我爸爸伤口裂了!”

    王枫见苏胜一脸胜利笑容的回过头看向自己,不禁对他暗自伸了个大拇指。看来自己还得抽空像他请教请教,知女莫如父。

    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王枫瞥了一眼,是佳妮,便挂了。大步流星的朝缴费窗口走去,估计苏胜的账户余额也不多了,还是多缴一点为好。

    交完费,王枫给苏安然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了一下,便匆匆离开了。

    上车之后,王枫给佳妮回了一个电话,“刚才有些事,你说有什么事?”

    “我已经从公司辞职,之前我所说的图纸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你有空就看看。我这边正在看了一家办公楼。”佳妮一本正经的快速交代着。

    “好的,我这会儿开车呢,你在哪?我等下过来找你。”王枫赞赏的点点头,这女人办事效率真是高。

    一听王枫要来找自己,佳妮高兴坏了,连忙说道,“你开车注意点,地址我等下发给你。”

    王枫笑道,“放心了,我开车,没出过岔子。”

    话音刚落,王枫猛地踩了一脚刹车,敏锐的看向前方滚倒在地的一个男子。

    “怎么了?”佳妮听到对面的异常的刹车声,急忙问道。

    “没事,出了点小岔子,我先挂了,等下就过来。”王枫一脸警惕的眯了眯眼睛,淡淡的说道。说罢,便挂断了电话。

    王枫开门走下车,地上的男子满脸疼痛的打着滚,王枫蹲下身,四下打量了一番,眯起眼睛看着地上做戏的男人,“你这是怎么了?”

    地上的男人斜着眼睛偷偷打量了一下王枫,哼唧的说道,“哎哟,好疼。疼死我了。”他就是瞅准了这豪华跑车,于是,起了歪心思,算准时间碰瓷。

    “哦?”王枫挑高一眉,看着眼前碰瓷的男人,站起身来,就朝车上走去。

    见王枫要走,地上的男人一下坐起身来,急忙喊道,“喂,喂喂,你这人什么情况?撞人了还这个态度?”

    王枫启动发动机,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没撞人,但是现在有个人在我面前装。”

    “谁给你装了?诶,你这人说话几个意思啊?”地上的男人被识破目的,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你是现在离开车道呢,还是想要钱呢?”王枫没去理会男子的话,阴森的看着地上的男人,悠悠地说道。

    说罢,王枫直接开了远光灯对着地上的男人,地上的男人一愣,赶紧用手挡住那刺眼的灯光,站起身,嚷嚷道,“你撞了我,肯定要赔钱。”

    “那好,等着。”王枫勾起嘴角,直接踩上油门,朝那男子撞去。

    “嘭”的一声,男子这次真的被撞倒在地,痛的挣扎不得。

    王枫停下车,走到男子面前,男子此刻大脑一片空白,他真的是做梦都没想到这男人会真的撞自己,看着王枫朝自己走来,吓得瞳孔缩小,开始颤抖起来。

    “有手有脚的,不务正业,学别人碰瓷。你要知道,钱买不到健康,你想要钱,它就会要了你的命。”王枫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男子,淡淡的说道。

    说罢,便伸手将男子捞起,毫不客气的丢到后备箱。这次,应该能让他张长记性了。

    男子痛的哼唧起来,此刻他真的很后悔,他也是没了办法才想到碰瓷,没想到遇上了这么厉害的角色。

    自作聪明的以为自己算计的很好,殊不知对方一眼就看出自己的企图。现在他痛的已经开始冒冷汗,刚才被他那么一提,一扔,感觉骨头又断了些。

    没想到碰瓷风险这么大,以后真的不能再起这种歪心思了。

    王枫将男子送到医院,交了十万块后,便离开了。缴费期间,他打开手机邮箱,看了佳妮发来的设计图,不禁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女人还有这种天赋,这些内衣都特别独特,每款都有不同的风格。

    看了下腕间的手表,王枫立刻朝佳妮那边敢去。

    王枫到达写字楼的时候,佳妮正在与一名中年男子沟通着,那阳刚的脸透露着自信,看她得心应手的与中年男子交流着,王枫走到窗户前,看了看窗外的风景。

    这栋楼位于市中心的荣誉大楼,而这个楼层属于整栋楼的中上部分,偌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整个市中心的繁华。

    王枫满意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没想到自己的美洲之旅会如此顺畅,招收的人,都是隐藏于市的人才。从兵王蜕变成商业大亨,看来,指日可待。

    “先生,您好,我是本楼的销售经理,请问你找哪位?”身后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王枫回过头,礼貌的笑了笑,“听说这个楼层不错,我特意来看看。打扰到你们了吗?”

    佳妮见势走了过来,刚想打招呼,却发现王枫假意不认识她,于是识趣的没有开口。

    “抱歉,先生。这层楼已经被这位小姐签下来了,你看你是否需要看看其他楼层?”销售经理礼貌的介绍道。

    佳妮也顺势礼貌的朝王枫点了点头,“真是太巧了,不过先生你来晚一步。”心里却忍不住想笑,这样演戏真是太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