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甜蜜的冤家 > 第490章 义愤填膺
    我想是这么想的,我也知道这个东西可能是能理解的,因为昨天的事情和今天那天他跟我所说这一切这个事情都已经很完整的演绎出来,这个事情,整个框架其实已经完全的呈现在我面前,我当然能理解,但是我的兄弟们表现出的非常惊讶甚至义愤填膺的样子,他们简直是恨不得马上就去更正两位开打,所以话他们每个人都撸起一些和不客气的拍按着桌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老大你别信他们两个人的,其实昨天就算我们两个挑衅着我们,要不然昨天晚上我们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就是因为他们一直纠缠着我们要打架,这个事情搞得我们无心再去想别的事情,被他们纠缠的一点都谈不得,要不然我早就会去做我们该做的事情了,更可恶的是他们居然要我们要从他们当下走,我我知道我们故宫不厉害,但是我猫大是天大的厉害的一个族,我们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事情呢?我们怎么可能堆丢到我们公司的面子和形象,小老大,今天你无论如何要成全我们一把,我们这帮兄弟们好好跟他们打,一般让他知道我们的公司厉害,小老大在关键时刻你可要帮我一把,昨天就是他对我们出人不逊的,要不然是因为他们真的这事情不应该出现这么荒唐的局面。”

    就连阿五驴这个时候都跳出来指责。

    他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感觉到一种恍然大悟的样子,好像小偷被抓住的那种感觉,让他更加咬牙切齿的,笨笨笨的指着那个店小二,狂狠的怒道。

    “猫大小老大真的,我现在突然想起来了,昨天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我跟刘世基两个人在呼呼呼的在走着,突然就是这个店小二强行给我们两个人塞了4个火把,还用我们说,如果我们把这火把考好去玩,以后呢,它可以给我们做好吃好玩的,当时我们真信了他的话,觉得这4个火把有什么大不了的,那我们还不能去玩吗?所以我们拿着的火把就糊里糊涂的被他带着冲进了我大厅有糊里糊涂的扰的东西,这一切根本不是我们去想到的,你想到我们去哪里能找到的火把,我们肯定想不到啊,我连厨房的地方去拿火把的胆量都没有,但是它居然给我们提供了4个火把,你想想看他们居心何在,他们一定要策划某些东西,绝对是阴谋家,一定要小心他们让他们来了这里,那我们一定让他们走不了!”

    这帮兄弟们每个人都义愤填膺的纷纷拿起手上的工具,当手上一点工具都没有了,他们的工具只是自己的拳头或者旁边的凳子和板凳,或者旁边的茶壶和停止,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值钱的家伙,他们简直不敢确定的里面的价值多少,他们看了看一下我的眼眼睛当他们知道我的眼睛告诉他们千万不要拿这种东西去糟蹋,所以话他们把它放下,举着自己手上的拳头以后拉着我说。

    “老板,我跟你讲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把他们两个打趴了,昨天这个恶气给一定要好好的出来,要不然昨天是他们两个人搞得快,我们绝对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不管昨天那个事情是不是规范期,但是我们敢肯定这事情一定由我们去单枪匹马去操作,一定会成功的。但是想不到这两个人居然敢这样对待我们,而且还这么妖言惑众,这个事情一定有阴谋,小老大你千万不可相信他的,我敢肯定他们两个做这方面一定有他们的目的,而且因为世界这么深,绝对是问题大大。”

    邓小二和中原屠夫被说的一愣愣的,他们知道这个事情是因为他们而起,当然他们也向他们道了歉,当然很多事情我知道,通过他们的神态,他们的语言,他们自己包括他们跟那锦堂这方面对话,就清楚知道他们是角色扮演者之一,也就是说他们是后来重要事情的角色扮演者之一,他们不可能跟我这帮猪头的兄弟们说的这么清楚,他们只是呵呵一笑,清风云淡的好像把这事情就想翻篇过去,但是没想到我的兄弟们如此的仗义如此的对他们义愤填膺,恨不得马上把能生吞活寡一样的感觉,让他们也有些失意的笑笑。

    当这个时候我必须要去透露某些事情,告诉他们,要不然这个怎么能缓解他们内心的一些愤慨了,他们内心真的现在把满腔怒火就宣泄在这两个人身上,那不就是内讧了吗?这个时候要告诉他必要的信息,这样他们知道这个事情并不是他们想象这么复杂,有时候事情就这么简单。

    我拍拍我的兄弟们的肩膀说道。

    “说你们是猪头,你们还真的是猪头,你知不知道昨天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一环扣一环,每个环节都是紧紧相扣的,昨天这个时候就是要趁乱去把我们的朋友播放器给解救出来,现在你们才知道他们其实也在帮助着我们,要不然他们两个人拖延的所有人出来,要不然他们用火灾去让这个现场制造事故的话,要不然有他们这样的帮助,我们怎么这么轻而易举的把所有人的勾引出来,这个事情很难得的,其实我们在当时如果我没有喝醉的时候,如果没有任何一个嗯不稳定的情况下。”

    ”在这种时候我们可以趁乱的两个人可以到每个房间里面去搜索,也可能达到目的。但是我们昨天都喝醉了,都没有任何办法的时候。但是你们老大在后面给我们做了一个补救措施,所以你们现在怪错了,这两位兄弟这两位兄弟当时就是帮助我们去做这个事情,你以为是我们这帮人在战斗吗?其实不是整个江南客栈所有人都在帮助着我们去做这个事情,女人现在为什么还对他们大吵大闹的,不感恩戴德,还敢这样做,以后没有人去帮助你们了,赶快向道歉!”

    具体的反转有时候让我这帮兄弟们有些错愕,不然但是经过我这方面的解说,他们大致也了解一点,回想到之前前后也感觉到有那么蹊跷,再加上他们今天如此的情况来向他们小老大汇报这个事情,他们终于明白这个事情本身就是策划中的一部分,也许他们本身已经错怪了他们,所以他们脸都红了起来,喃喃自语好像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男人之间说话有时候他们也是很可以很坦荡,可以可以很自然很自由去表达他们内心的一个想法,这就是他们男人之间的一种交往的一个兴趣盎然所在。

    小马六和牛八所以目前来说比较稳重的人,所以话他们现在对昨天发生的事情也已经明白这个事情的一个厉害,所以话他们非常跟两位兄弟们说。

    “两位兄弟好看,真的,昨天我们错怪了你们了,希望你们大人有大量,不要介意我们昨天所说做的事情,所以我们不好意思,因为喝醉了,所以会才会出现这方面的一个没有帮助,到你们联合后没有把这个事情完成的也练下去,当然这个事情是我们所,所以我们今天真诚的向你们道歉,希望以后还大家是朋友,在项目上还多多的希望得到你们的相互的帮衬,也希望得到大家的一个支持。”

    经过牛八酱一般热忱的解说之后,大概大家的心理矛盾也就解决到了,因为两位兄弟的事情和昨天我们包括这方面的事情也就一笑而过,一笑解恩仇,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和那锦堂相识一笑,包括刚才来的这两位兄弟,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理由是什么,当然很多事情大家是有默契的,做陌是默契的人都知道,有些话是可以说,有些话是不可以说,所以的话这个时候点到为止是最好的。

    店小二和中年大侠他们以后我就告辞,他们走之前那锦堂吩咐了他们几句。

    “回去叫你们老板好好的养身子,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时候这堂课上本身就应该好好的修缮了,经过这么多年风雨,早就很多东西早就落伍了,现在好好修缮还能将来能做更好的生意,现在你们的生意应该是价格上都挤破头都没办法进去的,这两半年来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说,我们可以共同的去把这个事情给完善好,毕竟昨天我们放火是我们,虽然我们这边也是无理的,一般,所以话这个事情跟你们老板说一下,关键时刻还得我们一起共同去完成。”

    我听他这样吩咐,觉得有些东西他没有完全去跟这两位兄弟去说的很清楚,也许他们两个兄弟也是一个执行者,也并不是完全了解这事情所有的一个真实真相,所以话我点点头看了一下那锦堂,我觉得这番话一定有所指他这么聪明的人,他就是这么稳重,一定有他自己的目的。

    吃过午饭后,我们大家都开始下山了。

    以后大家都病好的差不多了,该清醒的都清醒了,也没什么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做了,所以话我们正常生活要开始继续进行,那锦堂他继续会安排他们的到公司去做事情,生活又恢复了正常。

    兄弟们依然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面,这个是我们第一次到这个城里面生根,所以话他们回到老房子的时候非常的高兴,非常兴奋,因为他们一直想念的二狗子。

    终于把二狗是从兄弟们那边接回来了,二狗子看到兄弟们也是一脸的兴奋乐呵呵的笑声,看来他已经长高,长大长得更强壮了,而且意识越来越清醒,这是我们感到欣慰的地方。

    我拍着二狗子的肩膀上。

    “长高了又长壮了,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