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五零致富经 > 第967章没有什么伤痛是时间无法抚平的
    何小西当初派何大毛做这件事,并没有想到会成今天这样的骑虎之势。

    她的财会班培训结束,借着杨铁军的便利,跟唐雅君一起调到了部队后勤。

    在这边比在工厂自由点,所以何小西请了假,她要回去看看。

    在这边离得太远了,不能实时掌握那边的情况。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何小西没有把握远程指挥能办好这件事。

    而且水洞村那边要上马工业碱的生产线,何小西也想回去看看。

    最好能把周阿姨给拐过去。

    后勤那边配备了一批燃气灶,因为数量不多,只有师部这边发了一部分。

    周阿姨家够资格,最先配上了。

    这玩意没用过的人用起来心里嘀咕着呐,因为按照使用说明上写得太危险了。

    尤其年岁大的人,更是不敢用。

    这个时代的煤气灶得自己点火,没有自动打火装置。

    “这个炉子好用是好用,就是用得我心惊肉跳的。”周阿姨说。

    何小西被喊过来教大家点煤气灶。

    何小西服务态度好,不仅教大家点火,还顺道教大家炒了两个菜。

    “还是煤气灶炒出来的菜香。”周阿姨夹了一筷子然后点评道。

    “周阿姨,我们村的工业碱生产线准备选址建造了,你能不能给我们指导一下。”

    跟老太太熟识以后,何小西知道老太太是事业型女性,虽然退休了依旧经常去原单位做指导。

    与其把人哄过去,不如如实相告。

    反正黄师长吃食堂吃了几十年了,再多吃几天也没什么关系。

    “这么快就开始了,好啊,我们什么时候去?你回去了孩子怎么办?”周阿姨很乐意去。

    “交给唐大姐。”

    或许是想到唐雅君那一手暗黑系菜品,周阿姨笑得十分畅快。

    何小西安顿好家里就走了,把陆拥军闪的够呛。

    好容易他媳妇夜校班上完了,怎么又回老家了?独守空房好寂寞。

    还是怪自己啊!怎么这么努力了还是造人失败?要是成功了他媳妇就不会到处跑了。

    陆拥军围着围裙做饭,并自我检讨的时候,何小西正把周阿姨交给工地的负责人,跟着何大毛去了他的办公室。

    何小西进办公室之前回头,看到一双阴鸷的眼睛。

    “是不是刚刚那个人?留着一小撮胡子的?”何小西问。

    何大毛点点头:“就是他。”

    “叫什么?原来哪个单位的?住哪里?家里都有什么人?……”何小西抛出几个问题。

    何小西只一眼就看出那人不是善类。

    这件事得慎重,防止反噬。

    何小西想着,实在不行就把何大毛的户籍调到邻城去,等大家淡忘了再把他弄回来。

    佟父已经重新起复,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庇护一下何大毛还是没问题的。

    就是不知道那个寇磊会不会祸及家人。水洞村目标太大了,让人盯上就麻烦了。

    “把这人调查清楚,我先回去了。”

    建造化工厂是个大项目,只占用土地就得十多亩。征用的是清泉河上游的一片河滩地。

    “资金到位了吗?”何小西问。

    “到位一部分了,还差点。”陆艳明回答

    最早在他们这里的林乡长现在在农行那边做行长,水洞村走的他的路子弄到一笔贷款。

    陆艳明化缘有一手,他出去找钱,用心找总能找到。

    对于他说的还差点,何小西不接招。

    “笑笑和安安是娘俩啊?”看到何小西不接招,陆艳明说起其它话题。

    “是啊!有人来找过她们?”

    他问的问题奇怪,何小西不认为他是随便问问。

    陆艳明点点头:“前几年有人住咱们大车店,打听有没有一对母女。”

    只可惜大家都不知道她们是母女,也没往这上边多想。

    “后来那些人还来过吗?”

    “没有。”

    港城,洪保罗的别墅里,灯火通明,正在举行一个生日宴会。

    洪家的长公子十周岁生日。

    没有什么伤痛是时间无法抹平的。

    几位商界大佬聚在一起说话,“保罗,这次大陆之行,你会不会去?”

    洪保罗晃着手里的酒杯,“看老爷子的意思!”

    洪家老爷子已经中风瘫痪,只能靠轮椅代步,说话都说不清楚。

    洪保罗的想法大家都明白,洪保罗这样说就是推脱的意思。

    他还要观望一下,说要看洪老爷子的意思,就是进可攻退可守,有利益就上,有危险就退。

    听他这样说,大家就识趣的转移话题,不再在这个问题上打转。

    毕竟大陆方面的政局还不稳定,态度还不明朗,政治只适合投机,不适合投资。

    洪家老爷子已经中风瘫痪,只能靠轮椅代步,说话都说不清楚。

    洪保罗的想法大家都明白,洪保罗这样说就是推脱的意思。

    他还要观望一下,说要看洪老爷子的意思,就是进可攻退可守,有利益就上,有危险就退。

    听他这样说,大家就识趣的转移话题,不再在这个问题上打转。

    毕竟大陆方面的政局还不稳定,态度还不明朗,政治只适合投机,不适合投资。

    洪家老爷子已经中风瘫痪,只能靠轮椅代步,说话都说不清楚。

    洪保罗的想法大家都明白,洪保罗这样说就是推脱的意思。

    他还要观望一下,说要看洪老爷子的意思,就是进可攻退可守,有利益就上,有危险就退。

    听他这样说,大家就识趣的转移话题,不再在这个问题上打转。

    毕竟大陆方面的政局还不稳定,态度还不明朗,政治只适合投机,不适合投资。

    洪家老爷子已经中风瘫痪,只能靠轮椅代步,说话都说不清楚。

    洪保罗的想法大家都明白,洪保罗这样说就是推脱的意思。

    他还要观望一下,说要看洪老爷子的意思,就是进可攻退可守,有利益就上,有危险就退。

    听他这样说,大家就识趣的转移话题,不再在这个问题上打转。

    毕竟大陆方面的政局还不稳定,态度还不明朗,政治只适合投机,不适合投资。

    洪家老爷子已经中风瘫痪,只能靠轮椅代步,说话都说不清楚。

    洪保罗的想法大家都明白,洪保罗这样说就是推脱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