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五零致富经 > 第1049章小富靠勤
    就如同何小西分析的,陆艳明往日是被桥推着在前行,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是以建桥为前提。

    不夸张的说,他的一生都在为一座桥奋斗,为一座桥而活着,苦心孤诣。

    直到前世的最后,带着一座桥的遗憾死去……

    今生他的人生拐了一个弯,推动他前行的动力暂时被船队取代。

    或许乔昱就是他躲不过的克星,前世给他设置了无数阻碍,今生又造就他人生的拐点。

    何小西对上洞村桥的分析也基本正确,桥被禁行了,两侧各设置一个大水泥墩,还设置了专人看守。

    因为限宽,只能不超过板车和三轮车宽度的车辆通过。

    日历一天天翻过,水洞村预定的船陆续交付使用。

    下一个冬季即将到来的时候,船全部交付完毕。

    除了新船下水,他们还通过其它途径购进了一些旧船。

    在内河港口装卸了快一年的货物,船越多交给港口的钱也越多之后,陆艳明突然之间有了紧迫感,跟背后有狗追着一般,不需要别人催促就把小码头的建设提上日程。

    那里属于临县的地盘,如果不是他们在那边有前郭和后郭村两个内应,要做成这件事不容易。

    如今有了内应,要做成这件事容易多了。

    陆艳明不由得由衷佩服何小西的目光深远,不仅做好了人脉,还早早圈下了地盘。

    地盘上早年种下的树木已经长成了根深叶茂的大树,陆艳明召集人手先来伐树。

    这个时期伐树还不需要繁琐的手续,不需要办理《采伐许可证》,只要不是盗伐,想伐就伐。

    陆艳明请地头蛇,也就是两个村的村长帮忙:“帮忙问问有愿意伐树的吗?一棵树伐倒连把树根挖出来给两块钱。”

    两个村的村长回去一说,大家合计了一下。

    “两个人合伙伐树,伐倒一棵树再把树根给挖出来,大概也就是一天的时间,主要挖树根费事。”

    “一人一天赚一块钱,不少!”

    他们村都在内河港口干活,基本没有空闲的劳动力,不过谁家都有几个附近村子的亲戚,自家干不了可以给亲戚介绍个挣钱的活计。

    现在还没开始春耕,在家也是闲着,没有活干挣不了工分。

    消息传出去,很快就有人过来询问:“你们这儿招伐树的人吗?”

    “对,招人,伐过树吗……?”一边简单的询问,一边把人领去发工具干活。

    来的人不少,大大超出陆艳明的预期。

    长隆乡这边召集人手干活可比他们长平乡召集人干活容易多了。

    长平乡水洞村附近的人手都被他们占用了,像伐树这样重体力又显得不光鲜的活计,都开始挑拣着没有人愿意干了。

    迫使他们采冰、运冰都尽可能的使用机械减少人力。

    作为一只后天修炼成精的扒皮精,陆艳明太喜欢这里的人了。

    以后他们的小码头建设和建成后,不用担心没有好用还充足的廉价劳动力了。

    陆艳明心情一好,破天荒的大方了一回,溜达着给干活的人发了一圈烟。

    呃……

    每人一只……

    跟人聊起来。

    有人打听:“大叔,你们这里清空了准备干什么用啊?”

    河滩上,往年是只能长芦苇,现在是种了些树但是收益也不是太大的地方,能干什么用?

    用当地农民兄弟狭隘的眼光,暂时参不透这些人的想法。

    不过他们也有他们的智慧,用他们的经验看,肯定是用地方不是想要树,这一点可以肯定。

    因为要是用树的话,只需要伐树就行了,毕竟伐树快啊,两个人一组一天能伐好几棵了。

    把树根也挖出来,耽误不少工夫。

    陆艳明蹲在挖到一半的树根旁边,看着工人把一根根树根旁边的土掏干净然后砍断:“呵呵,有用处。”

    这种活计陆艳明也是干过的,有经验,看到挖的差不多了,说:“差不多了,把撬棍拿过来,撬撬试一下。”

    原来的话题被打断了。

    陆艳明自己也站到撬棍旁边:“起。”

    树根动了动,移动得不多,不过把底下的视野暴露了出来,底下还有更粗壮的根系。

    “这个角度不好下斧头啊,换个方向撬一下。”陆艳明完全是一副老把式的样子。

    一个树根被成功的翻了上来。

    收拾工具转战另一棵树的两个人拿着锯子跟树较劲的时候,想起来刚刚被打断的问话。

    越是不知道的事越想知道,这些来干活的人私下里互相打听。

    “我听我姐夫说是要建小码头。”

    “嗯,我也听说了,是建小码头。”

    “咱们去问问管事的要不要人,要是要人咱们以后也有活干了。”

    陆艳明知道,也就是这几年前郭后郭两个村的人在港口干活,挣了钱起到带头示范作用,往年这边的人都懒得皮疼。

    这种有点冷的天气,过去的人都抄着手往太阳地里一蹲,给钱都不愿意干活,嫌丢人。

    送走又一拨来打听收不收人的人,陆艳明恣得见牙不见眼。

    旁边带出大车队来拉树的老俊感慨道:“还是咱们这边的人勤哩,前一阵我们去苍县收马草,拿着老头票招人装车都招不到人,

    几大车的草料,装的我们几个人累死了。”

    水洞村收购了不少牲口和猪,那些牲口养壮实以后大多数都被分配到老俊的运输队使用。

    骡马得吃草料,他们本地的草料不够吃的,得到周边收购。

    苍县那边盛产的一种麦草,很得骡马喜欢。

    想着那边也是乡下,还能缺了干活的人手吗,就没带装车的人,几个人赶着大车就去了。

    就忘记了这个时代有些地区的人跟他们不是一个物种,就好像他们跟更发达地区的人的区别一样,人家看他们也是十分懒惰的。

    更发达地区的人已经不会挑剔工种了,就好像采冰运冰的活计,只要挣钱比其它工种的多,就有人抢着干。

    走了一趟长江经济带的陆艳明,听着老俊说的话,感悟更多。

    小福靠勤,不勤劳怎么致富?

    水洞村的人已经快把勤劳的本分给忘了,这可不行,陆艳明反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