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校园:陆少的异能甜妻 > 364 背后撺掇
    “段婶子,你说的银行卡,我已经还给段清了。难道你不知道?”

    萧千萸慢慢的走到大家面前,站在萧东来和顾左枝身边,担忧的看着他们。

    “爸爸妈妈,你们有没有怎么样?”

    “没事没事,既然卡还回去了,就没什么事了。”

    萧东来松了口气,拍了拍顾左枝的手。

    “什么?还回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会不知道?”

    段清的妈妈眼神慌乱的转起来。

    见村子里之前还站在她这边的众人,这会儿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她心虚的一拍大腿,指着萧千萸恨恨的说:“我说你这个小丫头,会说谎话了是吧?你要是还给我儿子了,你父母怎么会不知道?你休想在这里骗我。”

    萧千萸淡定的看着她:“是段清借给我的卡,又不是借给我爸爸妈妈的。他们为什么要知道?”

    “就是,段家的,你看你弄的这是什么事?小孩子之间的事,你来找她家大人,闹的整个村子都惊动了,要是奶宝真把银行卡还给了你家段清,看你脸往哪搁。”

    一直在人群中没说话的村长,这会儿突然开口,斥责起了段清的妈妈。

    “这不可能,我找过了,我家段清身上根本没银行卡。一定是她骗大家的。你们不要听她胡说。”

    “有没有胡说,让人把段清找来问清楚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萧东来是相信萧千萸的,自家孩子说还给段清了,就一定还给了段清。

    因此他的腰杆也挺直了,看段清的妈妈的眼神也充满了坚定。

    萧东来的话音一落下,围观的人群立即就嚷嚷着让人去把段清找来。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见此,自告奋勇的就跑去找段清。

    这下,段清妈妈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她出来找萧千萸家的麻烦,是她背着段清,背着家人做的。

    要是待会儿段清过来,她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儿子了。

    她生了五个闺女,一个儿子。

    五个闺女都已经嫁了人,就只有儿子还在上初中,全家人把儿子当宝贝蛋子一样捧在手心里。

    上高中的学费还都是几个闺女给的。

    前几天张兰英突然告诉她,她儿子把一张银行卡送给了萧千萸。

    一开始她还不相信,以为是张兰英故意挑拨他们和萧千萸家的关系。

    必竟村子里谁不知道张兰英家与萧东来家已经断绝了关系的事。

    昨天儿子放学回来,她突然就留了心。

    找了个给儿子洗衣服的借口,她偷偷的趴在房门口看儿子换衣服。

    衣服换完,也没见他从口袋里拿东西出来,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等儿子一离开,她就检查了他所有衣服的口袋,结果什么都没有。

    心中有了计较,她又去儿子的房间检查了一遍,还是没见到银行卡。

    这下她相信了张兰英的话。

    看来,儿子果真把银行卡送给了萧千萸。

    那张卡里有一万多块钱呢!

    那是儿子上高中的学费。

    儿子就这么送给了萧千萸,她怎么舍得。

    以前儿子和萧千萸关系好,她倒没觉得有什么。

    毕竟两人年纪小,又从小一起长大,又是同班同学。

    但是现在想想,总觉得儿子对萧千萸似乎太过于关心了。

    难道是儿子看上了萧千萸?

    那小丫头那么小就勾引他儿子?

    想到这些,段清妈妈恼火的不行。

    她绝不允许儿子和萧千萸在一起。

    小小年纪不学好,就会狐媚男人,长大了还得了?

    于是今儿一大早,她把段清的爸爸送出去干活,又让段清自己在家写作业,安排好这些后,她就跑出去找萧东来和顾左枝要银行卡。

    她走出去没多久,就碰到了张兰英,两人一合计,就有了后来闹的那么大一出的戏码。

    现在她真的是骑虎难下。

    她怕被儿子埋怨她背着他做这些事。

    段清是被拖着跑过来的。

    在路他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见到自己的妈妈后,就主动向萧东来和顾左枝道歉。

    “对不起东来叔,枝婶子,都是我的错,奶宝把银行卡还给我,我忘记诉我妈了。给您家添麻烦了,我现在就带她回去。”

    段清涨红着一张脸,一把拉住他妈妈的胳膊,就往他们家的方向走。

    从他来到萧千萸家门口到离开,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他却没敢去看萧千萸一眼。

    直到他们母子两人离开,围在萧千萸家门口的村民们才都慢慢散去。

    这件事萧千共总觉得不对劲儿,当初段清给她银行卡的时候,她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

    但萧西来和张兰英肯定是知道的。

    如果这件事是他们在背后撺掇的话,前世莫非也是他们捣的鬼?

    萧千萸越想越觉得可能。

    回到家里后,萧千萸借口收拾她房间的东西,避开萧东来和顾左枝,直接用透视,朝着萧西来家里扫了过去。

    杜小燕一边切菜,一边问在烧火的张兰英:“妈,你让段家那婆娘去找他们闹,有用吗?这两天大家都要搬走了,就算闹出个什么花样儿来又能怎么样?”

    “怎么样?不怎么样。就是不想让他们家好过。你看看西来都成什么样了?以前还能坐轮椅上,现在连坐都坐不起来。我儿子不好过,他们家也休想好过。不要以为搬走了我就能放过他们。”

    “可是妈,这么闹下去难道西来就能好起来吗?我看不如算了吧!万一惹怒了他们,就我们家现在这情况……”

    “杜小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告诉你,你休想和西来离婚再嫁。就算是西来哪一天死了,我也绝对不会让你离开。”

    “知道了,妈。”

    张兰英没看到的是,杜小燕说完话,眼底闪过一抹恶毒的光。

    那是对一个人厌恶到了极点所产生的憎恶情绪。

    而这一切都被萧千萸看在了眼里。

    虽然知道了是张兰英搞的鬼,但萧千萸知道,就算有证据,她也不能拿张兰英怎么样。

    村子里的人早就厌恶她之极,多一条罪名,少一条对她来说已经无所谓。

    而且明天他们家就要搬走了,以后也是老死不相往来。她也没必要再弄出什么动静来,再惹人非议。

    不过以她刚才看到的那一幕,直觉杜小燕要搞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