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校园:陆少的异能甜妻 > 478 仇人相见(2000+)
    “你是什么时候收到的录取通知书?”

    萧千萸问青萝。

    她到现在都不明白,军校招收学生的条件是什么?

    她有没有达到要求?或者她就是陆翊修走后门放进去的。

    “俺七月中旬就收到了。当时可把家里人给高兴坏了。听老师说从军校毕业的学生,将来前途无量呢!”

    青萝坐在萧千萸的床铺上,一边啃着桃子,一边兴奋的说着。

    “但我听说军校训练很累很苦,一般人都受不了。能坚持下来的也没有几个。特别是女生。”

    萧千萸靠坐在床头,拿了瓶矿泉水递给青萝。她自己也拧开一瓶水喝了几口。

    青萝学着萧萧千萸拧开盖子喝了一口,不以为然的说:“俺从小就在大山里长大,爬山上树无所不能,农忙的时候,俺还挑过两三百斤的谷子,都不嫌累,更何况俺这是去上学,就算再累,老师总不会让俺累死吧?”

    萧千萸不由一笑:“看来,是我杞人忧天了。”

    青萝连连摇头:“不是,不是,我是不怕苦不怕累,倒是你,长的细皮嫩肉的,看起来就像是哪家的大小姐一样,我能受得了,你肯定就不行。不过没关系,我皮糙肉厚的,到时候要是老师罚你,我陪着你一起。”

    萧千萸顿时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她是从哪看出来,她不行的?

    她之前是在担心她好吧!

    真是的,简直了。

    算了,白替她担心了。

    有了伴,萧千萸就不再那么无聊,三个多小时后,火车到站。两人收拾好行李一起下了车。

    下车时两点多钟,不巧的是,外面正在下小雨。

    不过这雨下的倒是挺好,一下子就凉快了许多。

    两人从火车站出去后,在附近找了一圈也没见到通知单上所写的校车。

    萧千萸猜测可能这会儿校车拉满了学生,回学校也说不定。因此她拉着青萝,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看起来环境还不错的咖啡馆,打算边喝咖啡,边等着校车来。

    然而,两人刚一推开咖啡馆的门,还未走进,就遭到了咖啡馆内服务生的冷言冷语。

    当然这服务生主要针对的对象还是青萝。

    “我们这里是高级的咖啡馆,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随便进的。”

    他那嫌弃的眼神,紧紧的盯着青萝提着的那一个用牛津布缝制而成的行李袋。好像是见到了什么垃圾一样。

    面对服务生的厌恶和嫌弃,青萝敏感的垂下脑袋,正打算拿着行李离开。

    萧千萸一只手拉住她的胳膊,朝她摇头:“是我带你过来的,你是我请的客人,他们这咖啡馆是开门做生意的,有人狗眼看人低,我们不和他一般见识。”

    “可是?”

    青萝看了一眼听了萧千萸的话,脸色难看的服务生,不知所措的垂下了头。

    “你跟我来,别怕。我们花钱消费,又不偷不抢,不犯法,谁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萧千萸从青萝手里接过她的行礼,把自己的箱子放在她手中。

    “你帮我推着行李箱,我来提你的包,我看还有人敢说什么?”

    青萝感激的看了一眼萧千萸,低着头,跟着萧千萸的脚步朝着咖啡馆二楼走去。

    见二楼和一楼一样,都是满座,萧千萸不由蹙眉。

    她带着青萝走到二楼服务台前,问正在低头敲着键盘的服务员:“请问还有包箱或者雅座吗?”

    像这种大型的咖啡馆,一般在三楼都设有包箱或者雅座。

    那女服务员抬头看了萧千萸一眼,冷冷的说:“没有。”

    说罢又低下头继续敲击键盘。

    这时,萧千萸的余光瞥见从三楼走下来几个人。

    一个男生边走边说:“三楼的包厢还挺不错的,也就何家有能力拿到贵宾卡,我还是占了何二小姐的光,要不然也只能和别人一起挤在一楼。”

    “那是,我堂姐是什么人?她有贵宾卡不是很正常吗?”

    这声音……

    萧千萸侧了侧身子,朝着熟悉的说话声看了过去。

    “何斐斐?”

    她竟然这么早就清醒了?

    还没到半年她就从植物人的状态清醒了过来,还在帝京出现?

    接着她的目光越过何斐斐视线停留在她身旁的另一个让她熟悉的人身上。

    她望向对方的同时,对方也看到了她。

    “萧千萸?你怎么会在这里?”

    何芳华见到萧千萸的第一眼脸色巨变,她指着萧千萸,快步走到她面前:“你竟然又来了帝京?”

    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儿,像是恨极了萧千萸要吃了她一样。

    “怎么,帝京又不是你家的,我来帝京关你什么事?”萧千萸回以她一个冷笑。

    “堂姐,你认识萧千萸这个穷鬼?”

    何斐斐一脸的难以置信。

    何芳华眯着小眼,眸子里尽显恶毒的光。

    “自然认识,害我丢了那么大的脸,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怎么,你也认识她?哦,差点忘记了,你也是从源州那个穷乡僻壤的小地方出来的,认识她我一点儿也不奇怪。”

    何斐斐连忙赔笑着说:“堂姐说的是,说的是。我以前就和她一个班的,对她可谓是了如指掌。”

    她看向萧千萸,竟然敢到这么高级的咖啡厅来喝咖啡?她有带那么多钱吗?啧啧,看看,还提着个土里土气的大土包,真是丢人。

    何斐斐一脸凶狠的走到萧千萸面前,就差指着她的鼻子骂了。

    “我还没找你算账,你自己倒是先送上门来了。二堂姐,就是她,当初就是她把我推进水里的,要不是她我怎么会昏迷了好几个月,做了好几个月的植物人。”

    “原来你就是那个杀人未遂的凶手?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走,跟我们去一趟警察局,我一定要让警察把你抓进牢里,让你一辈子都在牢里度过。”

    何芳华说着就要伸手去推萧千萸,服务员担心事情会闹大,要是惹来了警察,他们这里的客人肯定会流失不少,连忙低头哈腰的走到何芳华面前,谄媚的说:“原来这两位是乡下来的,难怪不懂规矩,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知道咖啡怎么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