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美食小甜妻 > 第241章 生嫌隙
    听到罗顽顽坚决否认,宋承骁松了口气。

    他可真怕顽顽一冲动给谢轻做了什么交易,那他可真是没办法原谅自己了。

    “没有就好,咱们走吧。”

    宋承骁深知谢轻的这样的人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现在只求快点把顽顽带走,实在不行,今晚就送她回家去。

    “承骁哥……你真不跟谢轻聊聊嘛?”

    可临到要走,罗顽顽却有点犹豫了。毕竟谢轻提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诱人了,要是能用她一个月的时间来交换承骁哥的家人,她觉得这买卖划算呀。

    不得不说,谢轻真心高明,起码她一点点地攻破了罗顽顽的心理防线。

    “没什么好聊的,你别听她的,快跟我回去。”

    宋承骁出乎意料的坚决,刚才被谢轻的话干扰了一下,但是他马上就清醒过来。

    与虎谋皮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做。

    在燕城这个地界儿,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帮你,尤其原本是你的敌对势力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调转枪口呢?

    想得到好处,就要付出代价。

    但如果这代价是顽顽,那他认怂,付不起!

    被宋承骁拉着手腕往身边带,罗顽顽这会儿也不好跟他争辩,尤其是这种情况下,她选择无条件地信任他。

    “小姐姐,那我走了,你多保重。”

    罗顽顽回身冲谢轻挥挥手,然后被宋承骁拉着就出了谢轻家的门。

    雕刻字精美花纹的木门在谢轻眼前缓缓关上,罗顽顽衣服的一角也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谢轻面无表情地盯着大门的门板,良久,才垂下眼皮看了看放在自己腿上的那双柔软的兔毛手套,她的手指在那毛茸茸的手套上摸了两下。

    “小姐……您要不要用午餐?”

    阿姨看罗顽顽被宋承骁带走了,深知谢轻这会儿心情肯定不好,但是先生吩咐必须到时间提醒小姐用餐,她只得壮着胆子来询问。

    “倒了!”

    谢轻厌恶地看了一眼摆满了美味佳肴的餐桌,那些东西在提醒她,她喜欢的新朋友刚刚离她而去了。

    与此同时,被宋承骁拉着一路离了谢轻家的罗顽顽,因为腿长的差距,步子有点倒腾不过来了。

    “承,承骁哥,你慢点儿,我走不快啊。”

    她今儿虽然见识了谢轻的城府,但是她觉得谢轻还不至于像个魔鬼吧?怎么承骁哥就跟身后有啥在撵他们似的,拽着自己一路走得飞快。

    只可惜,他身高腿长的,虽然胖,但是灵活啊。再瞅瞅她,身高不足一米六,两条小细腿儿再怎么倒腾也跟不上宋承骁的步幅。

    没走出多远,她就累得气喘吁吁,连连求饶,恨不得挂在宋承骁胳膊上打悠悠。

    宋承骁听到罗顽顽的话,才意识到自己走的太快了,根本没想到她会跟不上他。

    不过妹妹双手抱着他胳膊蹲在地上是要做什么?耍赖吗?

    “对不起,我一着急没注意你跟不上。没事儿吧?”

    宋承骁这会儿心情有点烦躁,他总觉得谢轻不会这样就算了的。

    他已经开始琢磨,今天还有没有去罗顽顽老家的火车了。

    “我走不动了,我腿酸,承骁哥,你让我在你胳膊上挂一会儿。”

    罗顽顽抱着宋承骁粗壮的手臂,双脚一抬,像只小猴子一样挂在上头打悠悠。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玩儿。”

    正为了她心烦的宋承骁看她还玩的挺开心,忍不住念叨了一句,说归说,胳膊却十分配合地弯着,用力尽量把罗顽顽给挂高一点。

    “承骁哥,其实谢轻没误会我是别有用心接近她的,她说我啥都挂在脸上,预谋什么的太看得起我自己了。”

    罗顽顽挂在宋承骁胳膊上被他拎着走,终于有空和宋承骁说起她跟谢轻的谈话了。

    “呵,她倒是挺了解你的。”

    宋承骁没忍住笑了一声,对于罗顽顽勇于自黑的精神他真挺佩服的。

    “你别笑啊,我和你说正事儿呢。谢轻其他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她大概就是寂寞吧?她说能把你妈妈她们都接出来,然后谢家不和你们宋家作对。条件就是让我陪伴她一个月的时间。我琢磨着,这交换条件很划算啊,你说呢?”

    其实罗顽顽嘴巴上跟谢轻说要回家,不想让老罗担心。但是当谢轻说时间只有一个月的时候,她真的动心了。

    这是一桩大大划算的交易,她都想不出不接受的理由。

    抱着这样的想法,罗顽顽跟宋承骁一五一十地讲了。

    结果话音刚落,宋承骁的胳膊就卸了劲儿,罗顽顽只得双脚回到地面。

    “站好!”

    宋承骁前所未有地严厉,他看罗顽顽站稳了,才抽回自己的胳膊。

    被他凶了一嗓子,罗顽顽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儿。

    “你是不是觉得一个月时间很短?很快就过去了?用你的一个月时间换回我妈妈她们特别值得?”

    宋承骁在罗顽顽面前转了两圈,欲言又止了两次,才开了口。

    他问完话,罗顽顽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确实值得啊。

    “狗屁!那是你觉得值得,可我觉得一点儿都不值得!你以为用来交换的是你的一个月时间嘛?谢轻要去的,还有我的自尊,还有我和你之间的情义!你到底明不明白?”

    天真如罗顽顽,实在让宋承骁很挫败。他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她明白,看似最简单的要求,背地里却暗藏杀机。

    谢轻这人,年纪不大,心思却深不可测。

    她能哄到罗顽顽心动想跟她做交易,若真的答应了她的条件,怕是宋承骁的脸皮都要被刮掉几层了,今后还怎么在罗顽顽面前抬得起头?

    最可怕的一点就在于,即便罗顽顽并不会因此看轻宋承骁,可宋承骁自己的心里会一直扎着一根刺。原本最最纯洁的情义,也变得不那么纯粹了。

    而这根刺会一直嘲笑着他的无能,提醒他是用自己好朋友的自由换回了自己家庭的安宁。

    这种挫败感对于宋承骁这种重情重义的人来说,可能是会伴随一生。

    罗顽顽愣愣地看着眼前犹如困兽一般的宋承骁,她从来没见过承骁哥这个样子。

    他第一次冲她那么大声说话,那么的气急败坏,让她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了。

    “承骁哥……你怎么了?我是为了你才想答应谢轻的呀,我错了吗?”

    愣了一会儿,一股委屈的感觉升腾起来。罗顽顽一心想帮宋承骁,大老远的从神木镇跟来燕城。

    可为什么她这么努力想帮他,他却不理解,还冲她嚷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