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手有余香千千结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浪潮涌(三十六)
    很长一段时间,余香都没有意识到卫婷儿的举动,其实都暗藏着嫉妒和不甘。

    科新文来找她的时候,她还挺高兴。

    “科总啊,你难得来,有时间你多到我们这里走走。不管怎么说,我们也都还是朋友。”余香热情地接待了科新文。科新文其实对余香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余香在林县的时候太过强势,虽然也曾经大力支持过他,但把他逼到今天这般田地的罪魁祸首也是余香。

    要不是余香强行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兴许他还悠哉乐哉地躺在龙头企业的温床上,乐活里活的过着闲散而惬意的日子。但自从林县调整产业结构之后,他固有的生活和工作状态完全被打破。他自认为,他还不错,他的企业也都还不错。至少在林县这个山旮旯里,他也算是首屈一指的翘楚。

    一夜之间,他自鸣得意的资本和地位,被打落下悬崖。

    产业结构调整,他和他的公司首当其冲,被作为了淘汰落后产能的对象。要么生,要么死,余香给他路只有两条。两条路,都是绝境。当然好死不如赖活着。迫不得已,他不得不自我革命。

    粗放型,挣取中间差的暴利,被彻底地洗牌。

    大规模的招商引资,与全产业链和园区化的生产布局,林县引狼入室的阵痛结果,便是砍掉了他与种植户的中间差。该死的生产标准和质量认证体系,倒逼着他不得不腾笼换鸟,走上了精深加工的路子。

    当然,余香也没有把事情做绝,还是给他留有了余地。

    生产前端的产能配套,悉数交给了他和林县本地的其他龙头企业。一线生机,让他苦熬了将近两年,才缓过气来。

    科新文一贯吝啬,他是个舍不得花钱的主。

    他是穷娃子出生,远比一般人过个苦日子。他甚至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苦楚。虽然挣了些钱,但他都是一分钱扳成两瓣花。平常的一件衣服,他都要穿上一两年才舍得添置。远没有其他暴发户那么有派头,不认识他的人,还真把他当成地地道道的农民。

    这回能够起到这么大雄心壮志,也都是被余香给逼出来的。

    永昌公司如狼似虎,枕戈待旦,虎视眈眈。而邱总人比他年轻,也在一旁潜居抱道,以待其时。左右都是狼,由不得他有半点犹豫。等到邱总主动找上门来,要与他合作搞养生中心,他心里并不糊涂,反而增强了他的危机感。他知道,要是这回再把他落下了。那么等待他的命运,便是秦伟败走林县的结局。

    他生性要强,自然是不会错误这样的机会。

    被卫婷儿怂恿来找余香,尽管他在余香面前说不起话,有些拉不脸,但为了这一线生机,他不得不厚着脸皮前来求神拜佛。“您是我们的老领导,我们都想着早点来拜访您!但您也知道,卫县长把我们盯着紧啊!三天两头都在给我们烧热锅。所以一直耽搁了下来。”科新文心口不一地打着哈哈。

    余香也知道,她动了科新文的蛋糕。一时半会,像他这样的本土企业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怨气的。她暗自叹了口气,事在人为,屁股决定脑袋。她既然在那个位置上干过,那么自然想的整个全局的利益,而不单单是他们的利益。产业结构调整,本是就是经济发展上的转型革命,没有伤筋痛骨,那才怪了。

    卫婷儿倒也耿直,在科新文来之前,她便给余香打了电话。一贯嚣张地说道,余香,我又给你按了一个壕子。接不接招,就看你自个的了。卫婷儿打开天窗说亮话,其实就是在给余香压力,倒逼着她帮她的忙。“卫婷儿,你是不是活得不赖烦了,你挑什么事儿!有种咱们丁对丁卯对卯地干一场!”

    “我呸,老娘才没有你这么粗鲁!反正这事,你看着办!”

    “你找我有屁用,有种你找何大海,找姚婷去啊!”

    “我才不找他们呢,我只找你,谁叫你是老板娘呢!”卫婷儿得意地咯咯直笑。

    撂下电话,余香气不打一处来。“好你个卫婷儿,三天两头的算计我,真把我当盘萝卜干菜了。”

    待科新文说明来意,余香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科新文是卫婷儿抛出的枪头,她又该如何接招。这种事情,她根本无法掺和。不是她不想帮忙,而是她不能帮忙。

    永昌公司有着自己的运行体系和管理运营制度,何大海这个总裁当的是甩手掌柜,公司的战略投资都是姚婷在把控。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是她和何大海一贯的共识。她不能老是这么指手画脚。林县的事情,自当该有林县去解决。卫婷儿甩锅给她,打的还是感情牌。但凡她狠不下心,对林县还有一丝的眷恋,她只能被卫婷儿请君入瓮。

    卫婷儿这个杀招来得太狠。

    她要是不敢接招,科新文回去定会四处张扬,她余香不念旧情。她要是敢接招,今后这样的事情恐怕还少不了,弄不好她还得惹上一身骚。卫婷儿在赌,也是在试探余香。

    “科总啊,我家的情况也多少也应该知道一点。我呢,是从不掺和公司的事情。公司跟我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和何总仅仅的夫妻关系。我们所维系的不是公司的经营,而是夫妻的家庭生活。而且,永昌公司实行的是职业经理人管理,我老公呢就是一个甩手掌柜,平常也不掺和公司的经营管理。”

    科新文听她话里,在推脱,脸色便有些不好看。

    “你们这个项目呢,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是很看好。我相信,以姚总对市场的敏锐度来讲,她肯定愿意跟你们合作。至于怎么谈,能够谈到什么程度?还得看你们之间能够拿出多少诚意。”

    “老领导,我们也知道这么贸然您来给你添麻烦,是我们做得不对。但您也知道,我们呢就只有那么大的脓血,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来找您!请您看在我们的产业都是您一手打造出来的,帮帮我们!”

    余香见他还在执意纠缠,思索了片刻,索性就拉下脸给他挑明了。

    “科总,你呢一贯都是聪明人。怎么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被卫婷儿当了枪使呢!这件事情,怎么能是你们来出面谈呢,这是重大投资项目,应该由县上来出面去与姚总谈。你们来找我,这是走错了门,拜错了神。”

    科新文不由地老脸一红,很快就想明白了卫婷儿的弯弯道道。“对啊,我怎么这么糊涂!这事情就该县上来出面!”他猛地一拍大腿,连忙站了起来,激动地朝着余香检讨道,对不住啊,给您添麻烦。

    余香一语惊醒梦中人,科新文当即火急火燎地赶回了林县。

    卫婷儿想打减省算盘,余香一脚将皮球踢了回去,偏偏不让她如愿。“公是公,私是私。你卫婷儿把公私混为一谈。那就不能怪我不讲情面。”

    得知科新文被余香撵了回来。

    卫婷儿端着咖啡手里,轻微地抖了几下。看来,她还是小看了余香。“没想到,她是真成熟了。”余香不接招,事情还得她自个来办。当即她给政府办打了电话,让他们约姚婷,她想当面跟她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