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不顾身 > 第106章 稍后送上
    白色庄园别墅门前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一两陌生的轿车。

    十三岁的乔杉雅刚放学回来,看见停在自家门口的轿车。

    有多久,她家没来过人了。乔杉雅已经记不清,甚至她爸爸上次什么时候回来,她也模糊了。

    门口的车不是她家的任何一辆车,更不是她爸爸的车,这辆车挂着外省的牌照,显然是不速之客。

    乔杉雅有点犹疑,毕竟她已经很久没接待过客人,此时竟然有点怕,这和她天生怯场的性格有关。这种性格对于她来说就是致命的毒药,她家不是名门贵族,她也不是豪门名媛,但偏偏还和一些上流人士有一点点交集。她的性格不能成为爸爸事业上的助力,反倒是一种拖累,这一点她也很懊恼。

    否则,她也不会被父亲撇在这僻静的别墅,无人问津。

    命运是个神奇的东西,乔杉雅只能如此感叹。

    如果那天不是她妈妈的一周年祭日,如果她像往常一样坚持在学校上晚自习,亦或者她那天去见她爸爸,然后共度一顿晚餐,这场秋日的美妙相遇或许不会发生。

    那年,乔杉雅十三岁,陆柏琛十八岁。

    “你…你是……?”

    乔杉雅的目光从那辆黑色轿车移向另一个方向,犹疑着问出口。

    那边的草坪上站着一个少年。

    那少年身形单薄,身躯欣长,体态自如,像一个流浪远方的诗人,徜徉于天地,喜欢观望远方。

    逆光而立的少年,单手轻推一下立在草坪上,原本属于乔杉雅的秋千椅,闻声转身。

    “陆琛。你好,”他回答道,顺便打了招呼。

    “你……你好,”母亲去世这一年以来,他是她第一个接触过的陌生人,而她,竟然紧张到连说话都觉得舌头在打架,“我是…我叫…”

    她连如何介绍自己都紧张到无法正常表达。

    “乔杉雅,我知道你。”

    怕是他觉得她说话太费劲,他先替她说出来。

    “我爸不在家。如果你要找他请去世纪佳苑c区12栋15楼。”她很识趣,这个叫陆琛的男人,不,应该是少年,毕竟他也才十几岁的模样,他不会是来找自己的。

    “这是在下逐客令?”陆琛疑惑,随即粲然一笑,“你这么确定我不是特地来找你的?”

    “我并不认识你,”所以乔杉雅很确定。

    陆琛不置可否,依旧逆光而立,抬首望着西边的一处天。火烧云染红了西边半边天,橙红交织的暖色,给秋日带来些许暖意。

    乔杉雅并没看到陆琛回头望天时的嘴角微扬,只一瞬,他转身伸出手,对乔杉雅说,“以后可以慢慢认识。”

    乔杉雅这才彻底看清楚少年,面容清新俊逸,眉目宛若星辰。

    “出于礼仪,女士应该先伸手。不过,看样子你很为难,”他勉为其难,率先握手言和。

    陆琛出于友好而伸出的礼仪之手还悬在空中,看得出,他善于交际,不像她,此时连如何反应都不懂。

    一眼便看出她的窘态,乔杉雅上前几步,简单和陆琛握了手。

    他的手微凉,相较于她来说是。

    他穿的很少,相较于她来说是。

    或许她该邀请他进去,然后让阿尤婶给他泡一壶咖啡,不,一壶普洱。从他身后吹来的凉风,似乎带着一股薄荷的清香,她想,他应该会喜欢普洱胜过咖啡。

    然而,她就那样怔怔站在他面前,一点都长不开口。不是面对样貌姣好的男孩子的那种小女孩的羞涩,只是一个孤单很久,封闭自己很久的人,不善面对陌生人的恐惧与不知所措。

    她还在犹豫,却依旧不知如何开口。

    “刷……”

    “刷……刷……刷……”

    ……

    几根水柱相继喷薄而出,高压得到释放,飞上天空的漫天水珠四散,在夕阳中散发七彩光芒。

    “啊,”乔杉雅被吓了一跳。

    胳膊一紧,她被一个人拉着紧走几步,离开喷泉的势力范围。

    “抱歉,我忘了今天是周三,我应该提醒你的,”周三下午八点,别墅前的草坪会开喷泉灌溉草地。

    水珠顺着她的脸往下流,流经处有点痒,她随手抹掉水珠,抬头说,“抱歉。”

    眼前人也被水淋湿,本就穿着一身薄薄的衬衫,此刻衬衫完全被浸湿,湿哒哒的贴在他的皮肤上,勾勒出属于少年的纤瘦骨感。额前原本细碎的头发此刻也贴在脑门上,有些凄惨。

    毕竟是在她家,让眼前人的样子没了之前的风度翩翩。不过,却多了分凄惨美。

    此刻,乔杉雅一身深蓝色秋季校服被浸湿,类似运动服款式,却一点都不臃肿,反而衬的她身材娇小。她头发的两侧弄成一排花式小编发,干净利落,即便被淋湿,并没有多狼狈。至少此刻,她比他好太多。

    看着乔杉雅依旧抿唇不语,说,“请我进去就那么难吗?”

    乔杉雅一滞,像是被猜透一般,都现在这种窘境,她还是只一味的道歉,丝毫没有邀请他进门的意思。

    脸上顿时烫起来,“请……”

    “哎呀!雅雅,陆先生,你们怎么……怎么……淋成这样……”阿尤婶紧忙招呼被淋成落汤鸡的两人进去。

    阿尤婶走在前列,忙着给乔杉雅脱下湿的外套,陆琛跟在她们身后进屋。

    “都淋湿了,雅雅你赶紧回房间冲一下,小心着凉,”阿尤婶送乔杉雅进房间,看着对面一间房间,对陆琛说:“陆先生,您的房间是这间。您来之前已经收拾好了。”

    “阿尤婶?”还没进房间的门,乔杉雅闻声回头,惊愕的看着阿尤婶,“这”

    ***

    这比突然发现自己家已经住进一个陌生男人要好的多,起码陆琛给她留下的印象不坏。

    陆琛住的是二楼最大的一间房间,那间房间以前她曾住过,后来因为太大,她觉得空洞还有点害怕,就搬去对面房间住。

    冲好身体,她觉得浑身暖暖,阿尤婶和她解释完陆琛要住在这里,又安顿说煮好的红糖姜茶会放在二楼客厅。

    乔杉雅像往常一样出门喝茶,却在开门时遇到同样沐浴出来的陆琛。

    陆琛抬头看她一眼,迅速收回视线,脚步匆匆走下楼梯。

    “哎,阿尤婶煮了茶,不喝吗?”乔杉雅忙开口叫住他,但他的脚步实在太快,像是没听到她的话。

    她走去二楼客厅喝茶,阿尤婶端着一盘样式丰富的甜点上楼,看见乔杉雅靠在沙发里吹茶,眼神游弋,有些为难。

    “雅雅,你今年已经十三岁,是个大姑娘了,现在家里有陆先生,你……以后不能穿着睡衣来客厅,”阿尤婶不知道自己这番话乔杉雅能不能听懂,毕竟女孩子这个年纪刚开始发育,对很多事都很懵懂。

    乔杉雅低头看一眼自己的穿着,虽然不是什么暴露款,但毕竟是睡衣,是她大意,在外人面前穿的确影响不好,难怪陆琛走那么快。

    “我去换,”乔杉雅起身去换衣服,走几步却顿住,“阿尤婶,你确定陆琛以后要住在这里?”她还是难以置信。

    “你爸爸打电话特地吩咐的,错不了,”阿尤婶收拾乔杉雅用过的杯盘,“据说是你爸爸对他有恩,又觉得他孤身一人可怜,认他做干儿子。”

    “哦,”乔杉雅并没有觉得意外,她爸爸乐善好施不是一两天,为了他的医疗事业和乔仁医院,连妈妈的心脏都捐出去,还有什么好事是他没做过的?

    “对了,今晚你爸爸会回来,你们一家三口可以好好吃顿饭。虽然今天日子不太适合,但你能多个哥哥,我也替你开心,”阿尤婶真的无比开心,尤其提到“一家三口”,她很是兴奋,还哼起小曲。

    乔杉雅却笑不出来,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作他想,却是先把作业摊在桌子上。一直无法下笔,她又抽出自己放在抽屉里各次考试的卷子,微微一笑,放在桌角。

    初二的她学习能力并非与生俱来,不过每次她都很拼,因为只有名列前茅才能得到更多的关注。

    看着其他同学的家长每次都会奖赏考试高分的孩子,乔杉雅也希望自己能被爸爸夸奖一次,虽然从来没有。因为在爸爸眼中天赋决定一切,而她什么天赋也没有。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雅雅你今天想喝什么汤?”是阿尤婶的声音。

    “都可以,”乔杉雅翻过一页书,并没有将阿尤婶的话放在心上。

    之后,又是另一阵遥远的敲门声,乔杉雅翻书的手顿住,果然,阿尤婶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只不过,这次问的人,是对面的陆琛。

    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寂静的别墅区,乔杉雅像听到什么警报一般迅速起身,拉开房间的帘子,看到那辆熟悉的车子,她雀跃的冲出房间。

    阿尤婶正好看到风风火火下楼的乔杉雅,赶紧叮嘱,“雅雅你慢点。”

    乔杉雅却不顾阿尤婶的提醒,率先小跑赶到门口,在门外人按下门铃的前一秒,乔杉雅打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