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霍总,养妻已成瘾 > 698,她家小白都没有这么要求过她!
    下午。

    墨唯一回到办公室,继续开始自己的工作。

    打孔,穿线,装订……

    过了会,房门被敲了两下。

    转过身,她立刻乖巧的打招呼:“师父。”

    一旁的老汪也立刻起身,“陆律师,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陆谌禹递上一份卷宗:“这个案件你提炼一下要点,回头给我一个方案。”

    “好的。”

    墨唯一眼巴巴的看着老汪拿走那份卷宗,然后。

    “你每天就是这样做事的?”

    墨唯一一愣。

    然后看了看一旁她做了一半的工作。

    她又肿么了?

    老汪也看了她一眼。

    下一秒。

    “美甲卸掉,长指甲剪了,戒指脱掉,头发扎起来。”

    墨唯一猛地睁大眼睛,“为什么?”

    她家小白都没这么要求过她!

    再说了,美甲怎么了?

    要做美甲肯定要留指甲的。

    而且结婚戒指肯定也是要戴的!

    头发不能随便扎,每天扎头发容易伤到发质和发根,还容易发际线后移……

    “还有手链。”陆谌禹又补充了一句,“都脱掉。”

    “我不要!”墨唯一忙把自己的双手拼命往身后藏。

    陆谌禹呵呵一声,“我说你的工作效率怎么这么低?原来如此。所以你到底是过来实习的?还是来选美?做花瓶的?如果受不了苦,就直接走人,明天就不用再过来了。”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墨唯一:“……”

    一旁的老汪咳咳两声。

    眼神欣慰。

    陆律师终于发飙了!

    一天到晚看着这个小公主穿金戴银,娇滴滴的,砸个孔都要说手指变粗糙了啧啧啧。

    他这把年纪真的有点受不了啊!

    **

    晚上回到家,萧夜白就看到自己老婆有点愁眉苦脸的。

    起初也没在意。

    毕竟自从去律师所实习,墨唯一每晚回到家几乎都是这个样子……

    等晚上九点多,萧夜白在楼下书房加完班回来,正准备去洗澡,结果刚走到衣柜前。

    “小白。”

    墨唯一凑了过来,双手抱着他的腰,整个小脑袋都从下面往上然后钻在了他的怀里。

    萧夜白低头,“怎么了?”

    墨唯一瘪瘪小嘴,开始闷闷不乐的告状,“师父不让我做美甲,不让我留长指甲,不让我穿短裙子,不让我穿颜色亮的衣服,不让我做事情的时候戴戒指,还不让我散着头发。”

    萧夜白:“……”

    “我真的很努力了,为什么他总是这么嫌弃我?”

    墨唯一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猫眼充满不解和迷茫,漂亮的小脸蛋也是委屈巴巴的。

    萧夜白眯着眼,“这么在乎他的看法?”

    “当然啊。”墨唯一拼命的点着小脑袋,“我想做律师,现在进禹锐就是想学怎么做律师的,但是这半个月里,他天天就让我做打印,穿线,打孔,装订……这种工作。你看我的两只手都变的粗糙了,今天居然还这么嫌弃我。”

    萧夜白看着她,突然说道,“那就别去了。”

    “什么意思?”

    “既然做的这么不开心,那就别去了?”

    “……”墨唯一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抿着唇瓣,片刻后才说道,“可我是学法律的,不在律师所实习,还能去哪里实习?既然要在律师所实习,禹锐就是最好的去处啊,况且还有我师父呢……”

    “很喜欢他?”

    墨唯一再次惊讶,“你说什么呢?”

    “很喜欢你那个师父么?”萧夜白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墨唯一瞬间皱起了小眉头,“当然没有啊。”

    这话一出,萧夜白瞬间挑起一道俊眉,“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在乎他的看法?”

    “因为他是我的师父啊!”

    萧夜白说,“那就换一家。”

    “不要!”

    萧夜白:“……”

    眉目瞬间一敛。

    墨唯一看他这样,忙软着声音解释道,“禹锐是最好的律师行,况且我师父还是褚公子的好朋友呢,熟人好办事嘛。”

    “呵。”萧夜白嗤笑,“你刚才还在吐槽他。”

    “我是觉得他要求有点太过分了,但是……”

    墨唯一好纠结。

    她是真的不想每天做那些杂活,也不想因为实习就放弃漂亮。

    两者为什么不能兼得呢?

    难道做律师就必须天天打扮的像个修女吗?

    “我帮你辞职。”萧夜白说着,突然伸手去拿手机。

    “不要!”墨唯一猛地拉住他。

    男人原本已经平和的俊脸,突然变得有些紧绷和严厉,“为什么不要?”

    墨唯一说,“我才去不到一个月,现在就辞职,太不好了吧?他们会怎么看我?而且当时我是和好几个人一起去面试的,她们几个都比我优秀,考试成绩都比我好,但只有我被选上了,如果我现在放弃,她们会怎么想我啊?别人想上都上不了。”

    “你辞职了,别人就能进了。”

    墨唯一:“……”

    这话说的,怎么像是她挡了别人的路?

    小脸一虎,她有些近乎刁蛮的说道:“总之我就不辞职!”

    萧夜白看着她,“你有没有想过,陆谌禹为什么要这么为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