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霍总,养妻已成瘾 > 763,墨唯一:没什么,就是有点恶心
    墨唯一接过容安递上的纸巾,擦了擦嘴角,“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请假了。”

    “身体怎么了?”萧夜白继续问。

    他的语气很平淡。

    却透出一股子明显追问的意思。

    墨唯一忍不住笑,“没什么,就是有点恶心。”

    “……”电话里顿了顿,然后萧夜白问,“下午还去律师所吗?”

    “去啊。”墨唯一看了看时间,“两点多了,我得去上班了。”

    “好。”

    **

    依云山庄。

    别墅的二楼书房,萧夜白坐在书桌后,缓缓放下了手机。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脚步声。

    “萧总。”

    仲恺一脸忐忑的走了进来,“锁匠已经过来了。”

    萧夜白撩起眼皮。

    锁匠是一个五十几岁的老头,他看着坏掉的书房门锁,“是要换这一把门锁对吧?”

    “对,这个门锁不能用了。”仲恺吩咐。

    “好。”

    “全换。”萧夜白突然说话。

    锁匠愣了一下,“这个别墅所有的锁都换吗?”

    “恩。”萧夜白说完,便收回视线,继续看着电脑屏幕。

    仲恺也忙补充,“听萧总的,这个别墅所有房子的钥匙,全都换最好的锁芯和钥匙。”

    “好好好……”锁匠连声答应。

    这一整栋别墅,最起码有十几间房,门锁全换的话,今天这生意做的可就大了。

    锁匠立刻开始干活。

    仲恺则站在一旁,等着萧夜白的吩咐。

    结果男人一直安静的看着电脑屏幕,一言不发,沉默如斯。

    仲恺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也不敢问。

    但是……

    仲恺时不时的瞄一眼萧夜白,时不时的再瞄一眼,总觉得……

    越看越得慌。

    昨天小公主突然问他给田野钥匙的事情,还让他保密。

    结果今天上午,萧夜白一到公司就让他去调公司一楼大厅的监控,然后就看到了田野给墨唯一钥匙的画面。

    仲恺根本没想到萧夜白的反应会这么迅速。

    不愧是萧总,表面上总是文质彬彬,还戴着一副眼镜,看着斯文无害,其实全都是幌子啊!

    公主,真不是我不帮你隐瞒,是萧总自己先破的案!

    ……

    锁匠很快将这扇门的锁换完,然后开始去隔壁忙活。

    整个别墅安静的有些过分。

    除了偶尔传来锁匠开锁装锁的声音。

    仲恺在那足足罚站了一个小时。

    因为做错了事,也不敢说话,直到桌上的手机响了。

    萧夜白拿起手机,抬眼看着他,“你先出去。”

    “好的,萧总。”仲恺如获重赦,忙转身离开,体贴的带上房门。

    ……

    “喂。”

    “夜白,你家小公主可能已经开始怀疑了。”

    “是吗?”萧夜白的语气好像并不意外。

    “前两天,公主收到了司机在一号公馆搬家的照片,刚才又把那个司机带去加油站审问了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两人脸色都很不对劲。”战尧开始分析,“现在就是不知道那个司机到底有没有说出真话,但小公主肯定已经怀疑了,知道多少不能确定,但我觉得这纸包不住火,而且你家小公主身边还有容安这个帮手,要查出来,也就是一两天的事。”

    萧夜白没有说话。

    “夜白,明天就是周五了,墨家给小公主在华商举办了生日宴,徐静肯定也是要来参加的,包括墨家和徐家所有的亲戚,我怀疑到时小公主会当面找她说这个事情。”战尧啧了一声,“你好好想想吧,明天这一场生日宴,只怕会是一场鸿门宴,想怎么做,得提前做好部署,再拖下去,真的就控制不了了。”

    “我知道了。”萧夜白说了这句,就挂断了电话。

    他看着电脑屏幕。

    屏幕上是四格监控录像。

    画面里,墨唯一站在书桌后面,手里拿着一个相片框。

    **

    墨唯一没有去律师所,而是去了苏上班的地方。

    她只知道名字,还没有来过,所以一路上问了不少人,最后终于来到了那家四合院。

    “小姐,请问您找谁?”

    前台小姐看着她,眼底惊艳。

    marver是电影公司,虽然亚洲分公司刚刚成立,但是名声在外,最近也有不少明星艺人过来洽谈合作。

    她下意识的将墨唯一看成了其中一员。

    长的是很漂亮,气质也很好,虽然化着妆,却遮掩不住那股子清纯干净的味道。

    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职业装,打扮的简单却精致。

    墨唯一说,“我找苏,我是她的朋友。”

    “找苏小姐是吗?请稍等。”前台说完,就拿起了电话。

    墨唯一站在那,身形高挑,手里提着一个深蓝色的手提包,侧脸的线条安静又冷艳。

    前台小姐很快放下电话,“小姐请稍等,苏小姐马上就过来。”

    “好。”

    ……

    几分钟后,一阵脚步声传来。

    “唯一?”

    苏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古怪的看着墨唯一,“你抽什么疯?不上班吗?怎么突然过来找我?”

    墨唯一抿着嘴唇,没有说话,眼圈却突然红了起来。

    苏吓了一大跳,“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墨唯一突然伸手抱着她,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苏:“……”

    **

    苏带着墨唯一去了自己的小办公室。

    “说吧,又怎么了?”

    墨唯一不说话,拿着纸巾将眼泪小心翼翼的擦拭干净。

    “说话啊。”苏急死了,“是不是又跟你家萧总又闹矛盾了?他又在外面有女人了?”

    墨唯一:“……”

    “说话!”苏猛地拍桌。

    墨唯一抬起头,脸上已经没有眼泪了,除了眼底的一抹红,完全看不出来有哭过的痕迹。

    然后她说道,“没事。”

    苏一愣。

    “我就是……”墨唯一皱了皱黛眉,“觉得心里不舒服。”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苏看着她,脑中一阵电光火石,“难道是因为你爸?你爸真的在外面找女人了?”

    墨唯一点头。

    “卧槽,你爸都多大年纪的人了,居然还这么风流?”苏咳咳两声,只觉得不可思议、

    墨唯一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最好的朋友就是苏,所以每次出事的时候,也是下意识的就找苏倾诉。

    而不管多晚,不管多久,不管何时,苏都会认真的倾听,再给她提出意见。

    哪怕在她去洛杉矶留学的那两年,两人的联系也从来没有断过。

    但是以前都是因为萧夜白的事情,现在……

    她觉得很丢脸。

    墨耀雄和徐静勾搭在一起这种事,她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口。

    之前曲云瑶觊觎萧夜白的事情已经让她够恶心的了,当时为了遮羞,所有人都选择隐瞒了她。

    现在徐静和墨耀雄在一起,所有人又选择隐瞒了她。

    她甚至已经不知道到底应该去相信谁了。

    之前那一次还可以理解为保护她,担心她胡思乱想,可这一次呢?

    怪不得墨老爷子会一直对徐静客气有加,甚至还给她安排别墅,派佣人和保镖去照顾她……

    明知道这种事情接近丑闻,明知道她不可能接受……

    墨唯一甚至想不通,墨耀雄是怎么让墨老爷子接受这种事情的?

    还是墨老爷子早已经相中了徐静?

    不管是哪一点,她都接受不了,根本接受不了。

    “唯一?”苏拉了拉她的胳膊,“那个女人是谁?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了。”墨唯一回神,“我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陪我去喝酒吧。”

    “喝酒?”苏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三点多,我五点才能下班。”

    “没事,我等你。”

    苏看着好友,“那行,马上三点半我有个会,等开完会,我和董事长请假陪你。”

    墨唯一点头。

    苏则坐在书桌后面,对着电脑一阵噼里啪啦。

    看得出来她很忙。

    三点半一到,立刻有人过来敲门,“小苏,开会了。”

    “马上。”苏起身,抱着笔记本电脑和相关的剧本资料,“唯一,我先去开会了,你在这等我。”

    “好。”

    苏晚晚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安静的环境下,人非常容易胡思乱想。

    墨唯一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先是给徐老太太,让她明天早一些过来。

    “刚才你小姨给我打过电话了,说明天上午会有人去接我,你就放心吧。”

    墨唯一笑了笑,“好。”

    挂断电话后,她第二个电话打给了战尧。

    “小公主?”战尧似乎有些惊讶,“难得呀,居然给我打电话,有什么吩咐?”

    墨唯一说道,“明天晚上我生气。”

    “说吧,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战尧痞痞的笑,“夜白早说了让我多带几个人过去参加,说,想要男人还是要女人?”

    不等墨唯一说话,他立刻贱兮兮的说道,“明天你可是主角,所以我多带几个手下过去吧,最好是帅气的警察小哥哥,穿着一身警服,再拿把玩具枪,保证到时给足你公主的排场,怎么样?”

    “好啊。”墨唯一从善如流,“顺便把娉婷,还有田野,都一起叫过来玩好了。”

    “田野吗?”战尧惊讶,“你确定?”

    “反正我过生日,我是主人,想邀请谁就邀请谁。你要是不愿意,我亲自和她说。”

    “我当然愿意了。”战尧立刻答应,“那我和田野说,明天晚上让她一起过去。”

    “恩。”

    挂断电话,墨唯一起身来到办公桌前,撕了一张便签纸。

    **

    一个小时后,等苏开完会回来,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然后她看到了茶几上的那张便签纸。

    “,我先走了,拜拜。”

    这丫头!

    苏皱起小脸,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墨唯一的号码。

    ……

    **

    晚上六点。

    苏匆匆来到了酒吧。

    容安正在外面等着她,“苏小姐。”

    苏问他,“容安,你没给萧总打电话吗?”

    居然叫她过来接人。

    不应该叫身为丈夫的萧总吗?

    容安面无表情,“公主说让我叫你过来。”

    苏点头,“那萧总什么时候过来?”

    容安继续面无表情,“苏小姐,这件事,您亲自问公主比较好。”

    苏:“……”

    算了。

    这个闷葫芦,问他也不会说。

    苏跟着容安走进酒吧。

    角落的卡座,墨唯一坐在位置上,手里还拿着一杯红酒,看到她立刻笑着打招呼,“,我还以为你不来了,会开完了吗?下班了吗?”

    苏走到跟前,看着桌上的壮烈景观。

    全都是顶级好酒,其中不乏年份久远的酒王,啧啧啧。

    可墨唯一根本不会喝酒!

    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而且这一桌,应该不会便宜……

    苏默默拿出了手机,给萧夜白发微信。

    消息刚发出去,手机就被抢走了。

    “不准玩手机。”墨唯一说着,随手把手机往后面一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