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俏佳媳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风还需要采?
    他忽视了这话是他媳妇说了,可不是人家男老师自认的。

    那位赵老师一听,眼睛一亮,“高秀梅的嫂子是吧?过奖了过奖了,我本业是音乐老师,因为自小对美术感兴趣,所以没事的时候也教教这些孩子们……”

    他对已婚妇女可没有兴趣,哪怕长得再漂亮再可人,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虎视耽耽盯着他的人家的丈夫。

    但他对这位已婚妇女的会说话还是挺满意的,听听人家多会说话,“帅气年轻,年轻英俊”,说得可不是正是他嘛。

    不过说了两句话的功夫,高秀梅已经连打了六七个喷嚏,高建军有些不悦的打断他的话,“不是说要进屋吗?还不赶紧的,没看秀梅都冻感冒了。”

    他紧接着以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嘀咕着,“音乐老师教美术?我可是头回听说,能让人把大牙笑掉,这跟体育老师教数学有什么不同?”

    大家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往办公室走去,高秀梅的这个女同学还算不错,知道扶着她,而赵老师就没什么眼见架了,跑到林小曼和高建军身边,解释道:“当然不一样……”

    林小曼知道他就是那位高秀梅备加推崇新来的音乐老师,对他更没个好印象了,又见他在这喋喋不休,忍不住刺了他两句,“赵老师,你把你的学生带出来,让她们出了事,你是不是得好好想想,怎么给我们家长一个交代?”

    赵老师一怔,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高秀梅低着头一身狼狈,那女生倒是一脸信赖的看着他,此时忍不住插话,“刚才你们要不出来,高秀梅根本不会出事……”

    “对对,”这话提醒了他,赵老师赶紧点头,“我们之前划……不,采风采得好好的,你们的船突然划过来,撞到了我们的船,他又突然喊人,把高秀梅同学吓了一跳才落水的。”

    所以,这根本不关他的事。

    林小曼听到他的推脱之言,笑了笑,“你是音乐老师……”音乐老师采的哪门子风?

    赵老师肯定是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赶紧道:“我也会美术,我画画得很不错。”

    此时,猪队友上线了,高秀梅拉着个比长白山还要长的脸,“是啊,赵老师可厉害了,会弹琴还会画画……”她不高兴的把嘴撅起来,“再说,要不是我二哥突然冒出来,我能吓一跳掉进去吗?”

    听听,高秀梅同学多有觉悟,赵老师看她的眼光简直温柔死了。

    林小曼只是不想赵老师再哆嗦才说了这么一句,可看来人家两个学生对他维护得紧,她只能呵呵两声,干脆也不讨那个嫌,反正她不过是嫂子,人家的爹妈,有哥哥,她在这个小姑子眼里算哪根葱?

    高建军紧紧皱起眉头,回头不悦的盯了妹妹一眼,“啥叫会?我也会弹也会画,我也能教学生?我就没听说音乐老师去干美术老师的活,就你这个傻子信这话。”

    “哎你这位同志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我是骗子吗?”赵老师再心虚也不能让他把骗子名头扣到自己身上啊。

    “是不是你心里清楚。”

    再说这就要吵起来了,幸好已经到了办公区,工作人员把他们领进一间屋子,跟办公桌后的一位男员工说:“刚才落水了,在这屋里暖和暖和。”

    转身出去的时候,他还特意瞅了一眼赵老师。

    是啊,也就那两个一看就涉事未深的女学生相信他的话……

    他摇了摇头,这要是他姑娘,敢这么跟人出去,非得把她腿打折不可。

    林小曼让他们在里等着,“我去给秀梅取一套衣服过来。”至于高建军,只能是去新买一套了,她刚走,高建军一拍脑袋,想起件事,从兜里掏出几张不大的毛票,这是准备下午买车票的钱和回去两天生活费加上鸡蛋的钱……

    不多却有好几块,都已经湿透了,他小心摊开放到桌子上晾着,干了也一样能花,实在不行去银行换一下。

    高秀梅又打了几个喷嚏,看二哥只顾整理那些钱,她委屈的扁扁嘴,自打二哥结婚就对她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她打了好几个喷嚏,二哥竟然连问都没问一下,一点都不关心她。

    倒是赵老师,又是关心的问她冷不冷,是不是要感冒了,又说回去让她喝姜汤发发汗就好了,高秀梅从眼角里溢出满足的喜悦,连连点头,眼神也不再瞟向二哥。

    哼,你不关心我,我也不稀得搭理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落水,怎么会这么狼狈?

    高建军整理完毛票,一抬头就看到那三人正唠得火热,高秀梅也没了刚才路上那无精打彩的模样,人家工作人员给倒的开水她喝得正来劲,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秀梅,你跟我说说,你怎么来了市里?到底干吗来了?来了怎么不去找你嫂子?爸妈知道你来吗?”

    他阴着脸,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来,高秀梅还是有些怕的。

    她眼神有些闪烁,嘴里支吾着,“知道,他们咋不知道呢,我来,赵老师不是说了嘛,是跟他采那个啥风来的,”虽然到现在她也没弄懂风怎么还需要采?

    高建军哼了一声,看她那样就知道她没说实话,不过是没跟他说实话还是没跟家里说实话,这就得再看了。

    不过当着外人的面,好歹也要给她留几分面子,他压下心里的怒气接着问:“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昨天?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昨天来的住的哪?”

    “我们是今天早上到的。”高秀梅刚说完就看到二哥要瞪眼,急忙说道:“是真的,不信你问赵老师和玉珍,我们是昨天晚上去了县里,今早上赵老师找的顺风车,下午跟车还回去。”

    旁边的李玉珍连连点头,“是啊,是个拉货的车,赵老师认识的……”

    高建军的敢稍稍顺了点,可一想到昨天晚上三人就从家里出来了,眼睛又瞪了起来,“住得哪啊?”

    “我和玉珍去大姐家住的。赵老师家就在县上。”

    只要不是和那个什么姓赵的一起就行,高建军脸上神情微缓,不再提这事,转而问起家里,“爸妈这段日子好吗?家里没啥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