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光深处的你我他 > 068章 各自的小心思
    安妈妈一个电话下了死命令,让安念马上回家。尽管不情愿,却没办法。

    顾深把安念送到车站,苏启的电话又来了。

    “你们去哪了?咱还没嗨够呢!”

    顾深看了看去买票的安念,叹气道:“念念得回家,阿姨都打电话过来催了!”

    “不是,也就三天假期,回去也干不了什么事啊!你就使个美男计,让她留下呗!”

    顾深没好气地说道:“没别的话,我先挂了!”

    那边的苏启着急了,“别别别呀!有事有事!”

    苏启无奈道:“就是,咱们要办一个初中同学聚会,你要去吗?”

    安念正在售票口买票,好像遇到了什么事情,一直没有过来。顾深随口说道:“什么时间啊!”

    “就是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咱们上晚自习的那天中午!怎么样,要不,把安念也带过来?”

    顾深向安念那边走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随意地回答:“好啊!到时候联系!”

    这一边,给顾深打完电话的苏启,看着正在理发的孟卓然,笑笑说道:“顾深他们不过来了,夏初凡也先回家了,咱们要去哪里过二人世界啊?”

    “你少胡说,谁要和你过二人世界!”

    本来,这个时间,理发店的人就很多,两人说话的声音有很大,所有的员工顾客都听得清清楚楚,有几个女生更是笑得脸上都开出了一朵花。

    苏启见着样的情形,更想逗孟卓然了,走到他身边没有人理发的位置上,看着他,笑眯眯的说道:“咱们俩都一张床上睡过了,你还还害羞什么啊!”

    周围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给孟卓然理发的那个女生,更是明目张胆的露出一脸姨母笑。

    “苏启!”

    孟卓然气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力度太大,被剪刀划伤了鬓角。理发女孩连忙道歉。

    苏启比孟卓然还着急,“没事吧!这大过年的就受伤,多不吉利啊!”

    孟卓然一把推开苏启,“还不都是你!”

    他拿起放在椅子上的衣服就出了门,把结账的任务交给了苏启,理发女孩一个劲儿的道歉,愣是没收苏启的钱,还让他赶紧去追。

    等苏启出了门,孟卓然已经走出了好远一段。

    这一边,安念的票是买到了,但是,车却出了问题。

    顾深挂了苏启的电话,就去找售票口前满面愁容的安念。

    “念念,怎么了?”

    安念叹气道:“本来买了票就可以走的,可是,车好像出故障了,现在要我们把票都退掉!”

    听见这个消息,顾深心里乐开花了,这样一来,安念就可以不用回家,陪自己留在新城了。

    他故作遗憾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那……要不你就别回了吧!”

    安念有些纠结,“可是,可是我已经答应妈妈了,我还是等等吧!等下一班车!”

    顾深把手机伸到安念面前,“你看看,现在都下午两点多了,你没听见吗?刚才那个司机大叔说,你买票的这一班,已经是去阳城最后的车了!”

    安念有些怀疑,“是吗?我刚才怎么没听到!我再去问问!”

    “哎哎哎,你别去问了,你还不相信我啊!”

    安念皱皱眉,“那……好吧!”

    顾深把安念的小红帽往下按了按,故作正经的说道:“看来,是天意不让你回家啊!走吧!带你去玩!”

    安念哑然一笑,心道:看来,妈妈说的一点也没错!我真要被你吃的死死的!

    两人走后,修羽从车站候车厅走出来。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握了握手里的两张车票。

    一个大叔殷勤的走到修羽身边,“小伙子,是去阳城吗?我看看你的票!”

    大叔拿起修羽的票一看,憨笑道:“小伙子,你这刚好买的是最后一班车啊,刚才那班坏掉的都退票了,你这是最后一班了,快走吧!”

    大叔看了看修羽手中的另一张车票,“你是,还要等人吗?”

    修羽长叹一口气,“没有!”之后,就转身进了车站。

    孟卓然被苏启气的连自己的新发型都没来的及看就出了理发店,走了一段,才想到,好像头发还没剪完,正要转身折回去,却发现苏启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看见修羽,他就想起刚才在店里“调戏”自己的情景,瞅了苏启一眼,继续往前走。

    苏启跑上去,“你别生气啊!我就是开个玩笑!你这伤口得处理一下!”

    “我不用你管!”

    苏启强行拉住他,把创口贴贴在了他的鬓角。孟卓然皱了下眉,要不是他,自己都忘了受伤这事了。

    看苏启盯着自己,孟卓然道:“你别看我,我不会感谢你的!要不是你,我还不会受伤呢!”

    苏启扑哧一笑,“我的错!我的错!那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孟卓然哼了一声,大声说道:“不好!”

    苏启一愣,他感觉,孟卓然好像真的生气了!本来还以为孟卓然会生气的走开,没想到,他继续说道:

    “你这样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搞得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

    他好像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突然停下了接下来要说的话。苏启还在想着要怎么哄他,可是,他那不确定的语气一出,苏启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

    “到底是不是什么啊?”

    孟卓然悔不当初,心道:还真是祸从口出啊!

    “到底什么,你倒是说啊!”

    孟卓然受不了苏启的逼问,转身背对着他,低声说道:“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

    他的声音低到自己都不确定苏启能不能听到。

    苏启轻轻趴在他耳边说道:“不是。”

    孟卓然感觉后脖颈一阵暖风,耳根刷一下子红了,零下十几度的天气,愣是没让他的温度降下来。

    “你,你,你说什么?”

    苏启耸耸肩,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我说,我没开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你别说了!”孟卓然打断苏启的话,逃也似的离开了。苏启叹气着摇头,心道:看来,你也没办法接受吧!

    时值元旦,街上很热闹,许多大人带着孩子出来逛街,买过年的新衣服,安念和顾深优哉游哉的加入了逛街大部队。每一个商场都是人山人海,好像只要一进去,就会被淹没 。

    安念和顾深进的是新城最著名的商厦,安念逛得晕头转向,要不是有顾深带着,她早就迷路了。

    顾深带着她去了一家运动品牌**店,他想要选一件外套,看了半天,最后决定争取安念的意见。可是,安念是一个没什么审美的人,毕竟,她是可以顶着那个板正的三齐头度过初中三年的人。

    “念念,你看哪一件好看啊!”

    安念看着顾深手里的两件羽绒外套,一件是白色,一件是黑色,。不知为什么,看见那件白色外套,她的脑子里莫名浮现出修羽的身影。

    “嗯……黑色的吧!”

    趁着顾深试衣服的间隙,安念去外面给安妈妈打了个电话。

    “妈,你要相信我,不是我不想回家,是真的回不去!”

    电话那边的安妈轻叹道:“算了,你不想回来就别回来了,那你晚上早点回学校!”

    听见回学校的字眼,安念忽然有点心虚,她没和安妈妈都说的是,其实,她根本没有打算留校。

    “呃……好,妈,你放心吧!”

    安念长舒一口气,可算是过关了。但是,回到刚才顾深试衣服的店面,哪里还有顾深的影子。她急忙给顾深打电话,可是,只有机械的声音提示她正在通话中。她还想再打一个,这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黑屏了,她猜想,顾深应该也是去找自己了吧。

    安念垂头丧气出了门,四下看了一遍,都没有顾深的影子。她就坐到一楼大厅的休息区,希望顾深在出门的时候可以看见自己。

    节假日逛街,总有小孩会和大人走散,所以,商场的喇叭里不断播着寻人启事。安念听的无聊,随手拿起了休闲区桌上的书看了起来。忽然,她听到了这样一条广播:

    “安念小朋友,你的朋友顾深正在找你,如果你听到广播,请尽快到二楼广播室与他会和。”

    安念心下一喜,高兴地站起来喊道:“顾深来找我了!”

    休闲区的人露出了奇异的眼神,她也顾不得这些,着急忙慌上来二楼。二楼的广播室里,都是来认领小孩的大人,顾深站在门外,看见安念颠颠的跑过来,这才松了口气。

    “你到底去哪了!我就试个衣服,你就能丢了!”

    安念可怜巴巴的走到顾深身边,揪着他衣服一角,撒娇道:“我的手机没电了!所以才会丢的!”

    顾深无奈的拉着她往外走,安念又说道:“正好,你丢我一次,我丢你一次,咱们扯平了!”

    顾深宠溺的在安念额头轻轻一点,“你呀!你就不怕我找不到你?”

    安念用头蹭蹭他的肩膀,“怎么会找不到,你这么聪明!”

    顾深无奈的摇摇头。

    两人说笑着出了商场,安念猛地一拍脑袋,“我这记性,初凡还在酒店呢!顾深快给我用用你的手机!”

    顾深把焦躁不安的安念圈进怀里,“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这么笨啊!”

    “啊?”

    “啊什么,人家初凡已经回家了!”

    “那你不早说!”

    两人打打闹闹的进了一家快餐店,却在店里偶遇了温乔和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