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几回梦里浮沉 > 第150章 子弟学校
    张雪晴想反抗妈妈的决定,但随即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是妈妈看出什么来了,反抗的结果就是自己彻底露馅儿,她决定先顺从妈妈再想办法。

    1979年5月,张春山终于调动到了家属基地工作,后勤学校准备在秋季正式开学,命名为子弟学校,张春山担任学校的总务工作。

    一家人终于正式团聚了,张春山参与学校的筹建工作,一回来便忙的不可开交,准备桌椅教具,单身老师的住宿,学校食堂的伙食标准,各种工作繁琐而忙碌。

    玉慧和一些在机械厂上班的老师,也准备在这个学期结束后,回到后勤学校上课。

    张雪晴最近表现得十分老实,每天放学乖乖去玉慧办公室写作业,认真练字,作业写的比从前端正整洁了很多,玉慧和陈晓梅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

    六月的一天,玉慧得了疟疾,发高烧打摆子,体温忽高忽低,张春山连忙把她送进了医院。

    从后勤基地到机械厂学校虽然只有三四里地,但早上上学很早,路上人烟稀少,都是野外草地,还要经过一条小河。

    南方野外草深林密,时常有蛇出没,虽然大多数无毒,但是走着走着,乡间小路上突然横亘着一条蛇也是够吓人的。

    平时张雪晴都是跟着妈妈一起走,现在玉慧病了,孟婉莹不放心张雪晴一个人上学,坚持要每天去送她。

    穿过田野,踏过架在小河上的一座木桥,张雪晴领着姥姥抄了一条近路,道路的尽头是机械厂的家属院围墙。

    由于图方便,不知道什么时候围墙被谁扒了一个口子,半人多高,平时抄近路的人都是互相搀扶,爬过围墙,便可穿过机械厂的家属院,大门对面便是学校,可以少走一里多路。

    孟婉莹把张雪晴扶上围墙,自己又被坐在墙头的张雪晴拉了上来,可是难题来了,祖孙二人谁也不敢跳下去,就这样呆呆地坐在围墙上。

    过了好一会儿,幸好有个高个子男人经过,才把两人从围墙上扶着下来,张雪晴差点就迟到了。

    陈晓梅从张雪晴嘴里知道了这个情况,便让她回家告诉姥姥,以后只需将她送到围墙处,自己在这边接她,中午到陈晓梅家吃饭,下午放学随大家伙一起回家。

    孟婉莹自然感激不尽,张春山在医院陪床,家里还有个几个月大小的顺顺要照看,第二天早上,孟婉莹在围墙缺口对陈老师千恩万谢,真是遇到好人了。

    陈晓梅连忙说道,“阿姨,您别这么客气,我和玉慧是同事,张雪晴又是我的学生,现在家里有困难,我这个当老师的帮点小忙是应该的。”

    张雪晴虽然年纪小,但从小孟婉莹便教育她知恩图报,陈老师对自己这般照顾,张雪晴别的不懂,好好学习,遵守纪律便是她对老师最好的回报。

    玉慧整整病了半个月才痊愈,张雪晴便在陈晓梅家吃了半个月的午饭,陈晓梅的妈妈是个做饭的高手,看张雪晴瘦的皮包骨,心疼不已,天天变着法的做好吃的。

    在陈晓梅家,张雪晴第一次知道小蛋糕里夹上肉馅儿再用油炸过是何等的美味,荷叶蒸糯米饭里包着喷香的腊肉,这些张雪晴这辈子都没吃过。

    每天中午陈家姥姥都要给张雪晴单独煎一个荷包蛋,这待遇连陈晓梅的儿子壮壮都没有,半个月下来张雪晴的小尖脸都变得浑圆红润了。

    等玉慧出了院再来上班时,马上就要期末考试,结束一个学期的课程了,陈晓梅对玉慧母女即将离去依依不舍,一是和玉慧投缘,二是舍不得张雪晴这个聪明的学生。

    好在两个单位离得并不远,两家商量好,逢年过节便聚上一聚,不要忘了彼此的友情。

    子弟学校正式成立了,设立了小学部和初中部,整个教师楼里,住满了从四面八方调来的老师,其中大多数都是新从学校毕业的年轻老师,为这个新学校增添了无限活力。

    住在玉慧家对门的是一对中年老师,男的姓肖女的姓曲,有一对儿女,女儿肖楠比张雪晴小一岁,才上一年级,儿子肖佑五岁,正是调皮的年纪。

    肖老师两口子都是湖南人,特别能吃辣,两个孩子小小年纪吃起辣来也令人惊叹,不仅每样菜都要放辣椒,就连汤里也要撒上辣椒面,曲老师说不然就吃不下饭。

    肖楠一来就成为张雪晴忠实追随者,张雪晴会玩儿的游戏太多了,样样拿手,肖楠刚从老家农村出来,简直看花了眼,每天顾不上吃饭,张雪晴一声招呼,立马就跟着出了门。

    玉慧气的批评张雪晴,自己整天疯疯癫癫,把肖楠也带坏了。

    张雪晴可顾不了这么多,好不容易放暑假了,每天早晨趁着凉快,先写上几张暑假作业,再练两张字帖,剩下的时间可劲儿疯吧。

    顺顺已经八个多月了,每天孟婉莹用一个竹制的小推车推着在外面玩,家属基地人越来越多了,都是铁路工程局一线职工的家属和孩子。

    整个大院广场上全是孩子,顺顺虽然还不会说话,但也是兴奋得手舞足蹈,偶尔她看见张雪晴从眼前跑过,更是指着姐姐啊啊大叫,恨不能飞出小车外面去跟着跑起来。

    玉慧楼上住了一个胖胖的美术孙老师,爱人在市里上班非常繁忙,所以他来到子弟学校工作时,把八岁的儿子也一起带来了。

    还没有开学,食堂也还没有开始营业,父子二人的伙食成了问题,孙老师只会用煤油炉下面条,这下可苦了儿子孙小虎。

    清水面条少油无盐,有时馋急了,孙小虎就端着碗到玉慧家,叫声奶奶,跟孟婉莹要一勺大油放到面条里,再滴上两滴酱油,面条上漂着一层油花,那个香啊!

    到最后孙老师自己也忍不住了,也端着碗下楼要上一勺大油,孟婉莹每次都摇着头说,造孽呀,让男人带孩子!

    那年头没有卖菜的,都是自己种菜,玉慧和张春山在学校后面的空地里开了几块菜地,张春山是个种菜的高手,家里的菜从来都是吃不完。

    几个单身的老师需要吃菜的时候就去玉慧家菜园里自己挑选,孟婉莹没事儿的时候也会带着张雪晴去菜地摘西红柿。

    张雪晴最喜欢的就是跟姥姥一起去摘西红柿,摘完西红柿,手上有一股好闻的味道。

    南方阳光充沛雨水足,西红柿长得又大又红,掰开一看全是沙瓤,祖孙二人隔一天就去摘一回,每次都能摘上两大篮,做菜烧汤当水果,用处多多,吃不完的就挨家挨户的送,大家都说挨着陈老师家住,真是有福气。

    快开学的时候,三楼又搬来了一个老师,教化学的蒋老师,他是带着爱人一起来的,他的爱人已经怀孕七八个月了,再过一个多月就要生了。

    蒋老师的爱人长的温柔甜美,说话办事有涵养,听说她的父亲是市里的一个领导。

    蒋老师虽然教化学,但是酷爱音乐,手风琴拉得极好,每天晚上,大伙在操场上乘凉的时候,都能听到蒋老师在阳台上一边拉琴,一边对着爱人唱情歌。

    大家都说这两个人是神仙眷侣,如此恩爱和谐,真是令人羡慕。

    没想到开学前的那天,蒋老师的爱人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