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 第二百零七章 更年期到了?
    “我…”

    “唉…说了你也不懂,你这种死板的人是无法理解的…”没等夏夕颜说话,萧抚尘直接抢先说道。

    “萧抚尘!”夏夕颜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不如柳若熙?”

    “没…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萧抚尘见女人生气了,便慌忙的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柳经理她更能吸引住男人的视线,因为人家穿的性感啊,该露的地方都露了,你说说你这衣服穿的跟大妈一样了,谁会看你啊?”

    “也就只有你男人我会看你了,唉…你还不懂得好好只珍惜我,要是哪天尘哥不在了看你怎么办?”萧抚尘得意的扬起的下巴。

    夏夕颜抓起办公桌上的文件夹,就是朝着萧抚尘身上砸去。

    “啊!我说你是女人干什么啊?我都说的是事实好不好?怎么还动起手来了呢?”萧抚尘吃痛,很是不满的说道。

    “我警告你,不要说题外话!你要是再在这乱说的话,信不信我就对你不客气…”夏夕颜目光冷冽的看着萧抚尘。

    萧抚尘抽了一口烟,不慌不忙的说着“诶,老婆我这怎么是在讲题外话呢?我这是在告诉你一个道理。”

    “那就是,无论你长的漂亮与否,只要你穿的性感了,走在大街上依然会有男人看你的,依然会吸引到男人的目光,你想想啊!女人穿的这么性感是为了什么?”萧抚尘意味深长的看着夏夕颜。

    “女人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只要穿着舒服就行了,和你们男人有任何关系吗?真是喜欢自作多情。”夏夕颜不屑的说道。

    萧抚尘丢掉了手中的烟蒂,拍了拍手掌,笑道:“此言差矣,现在的女人穿的这么性感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给男人看啊,你要是不信的话,你随便找个女人来问问,看看她们的回答到底是不是如我说的这样。”

    “当然,我们公司的女人还是算了,毕竟她们都跟你一样,是一个保守的大妈…”萧抚尘不顾夏夕颜是何表情,淡淡的笑道。

    “你…你这混蛋到底是什么意思?信不信我让你去扫厕所…”夏夕颜强忍着怒气,说道。

    萧抚尘一副本就如此的表情“我说错了吗?我没说错吧?你看看你啊,你浑身上下该露的地方不露,你说说你这样怎么能吸引到男人的目光?”

    不过随后,萧抚尘赞许道:“不过这点老婆你做的还是挺不错的,知道你现在是一个有夫之妇,在外人面前穿的保守点还是好的,像那种狂野奔放一点的,私底下穿给我看就行了。”

    “萧抚尘!”夏夕颜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她直接拿起自己的水杯朝着萧抚尘身上砸去。

    可是水杯还没砸到他身上,就被男人轻而易举的给抓住了,水杯里面的水一滴都没洒出来。

    “嗯,好喝好喝!这水真甜啊!不愧是我老婆喝过的水,就是甜啊…”萧抚尘轻轻的抿了一口水杯里面的水,回味无穷的说着。

    “你…你这个流氓!你到底想干什么!”夏夕颜的胸腔中燃起中无尽的怒火。

    萧抚尘把水杯放在了前面的茶桌上,笑问道:“老婆,不知道我刚刚说的那番话你理解了没有?”

    “据我的调查,现在在南海这一带女性内衣的市场中,大部分卖的都是相对于保守一点的女性内衣物,但是到了离南海不远的y省,他们那边的市场都是由狂野风格的内衣为主,不仅如此,整个华夏境内的内衣市场,狂野风格的占了一半,保守的占了一半。”萧抚尘站起了身,看着夏夕颜,向女人汇报着。

    “可见,狂野风格的内衣卖点还是很大的,至少从大数据来说确实是这样的…”萧抚尘小声的说道。

    夏夕颜听完萧抚尘的回报,皱着眉头,问道:“从大数据来看,你说的这种狂野风格的内衣还是有市场的,但是怎样才能让我们公司在这一半的人群之中站得住脚呢?”

    “先不急,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稳住南海的市场,现在南海这一块稳住基础,然后再把目光投向全华夏境内,最后再看向全世界。”萧抚尘敲了敲夏夕颜的办公桌,笑道。

    夏夕颜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不得不承认,你说的的确有些道理…”

    “是吧,我就知道我说的有道理,还是老婆你懂我啊。”萧抚尘哈哈大笑着。

    “但是…有市场的同时也同样是有风险的,但我认为你所说的这些,风险远远大于利润…”夏夕颜双眼微眯,直视着萧抚尘的双眼,说道:

    “你觉得,我会陪你冒这个险吗?亦或是…你吃的。我为你来冒这个险吗?”夏夕颜冷笑道。

    萧抚尘笑着摇了摇头,随后走到窗前,俯视着下方密集的车流,笑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落后只能挨打,虽然现在这两种不同风格的内衣的市场是对等的,但是,以后它绝对会比保守的有卖点。”

    “因为它能抓住男人的心啊,你想想,女人穿这种内衣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取悦自己家的男人,让自己家的男人高兴开心吗?”萧抚尘双手背在身后,说道。

    萧抚尘慢慢的走到夏夕颜的面前,盯着女人的脸蛋,邪笑道:“主意我也给你出了,机会也摆在这了,你…会怎么选呢?我倒是很期待啊…”

    “记住一点,不创新不改变,只能自取灭亡,这是千百年来的真理…”萧抚尘轻声说道。

    夏夕颜沉默了,她在心里权衡着到底是像萧抚尘所说的那样,还是继续不变,处于原来的现状。

    “你…打算怎么做?现在设计部的观念一时之间转变不过来…你该如何改变这种现状?”夏夕颜抬起了头,看着男人。

    “简单…”萧抚尘的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从现在开始,设计部整体进行改革,我要让她们知道什么叫设计天才,让她们知道我萧抚尘的厉害。”

    “不过…在具体实施之前,还需要召开一次股东大会,看看各位股东们到底是什么一种样的态度了…”夏夕颜顿了顿,说道:“不过这一点你应该不用担心,因为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都在我父亲和我的手里…”

    “那不就得了呗,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还有什么必要召开股东大会?你们直接宣布不就行了吗?”萧抚尘听后,一脸轻松的笑着。

    夏夕颜面色凝重的说道:“股东大会可以不用召开,但是公司高层的会议必须要召开的,设计部的直接负责人同样也会来参加会议,到时候就看你怎么说服她配合你将设计部彻底改革了…”

    “切…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尘哥出马,保准成功…”萧抚尘自信满满的说着。

    夏夕颜轻佻一笑“但愿如此吧,要是你无法说服她的话,那你这个计划就只能被否决了,我也无能为力了…”

    “不是…你不是公司的*****吗?只要你一声令下她们不得听你的吗?你们这么简单的事情非要被你弄得这么复杂,真不知道你这女人怎么想的…”萧抚尘实在是不想这么麻烦。

    夏夕颜无可奈何的讲着“我也没有办法,设计部的领导人是一个比我大十五岁的女人,她的设计才华很优秀,也拿过不少的奖,平时她在公司里面的威望是仅次于我的,她是一个保守派,要是她不同意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

    “比你大15岁?那她今年四十五了吗?”萧抚尘挠挠头,问道。

    “萧抚尘!你的意思是我有三十岁了吗?”夏夕颜咬着牙,怒视着萧抚尘,夏夕颜很不喜欢有人说自己的年龄。

    萧抚尘愣了愣,开口说道:“难道不是吗?老婆我今年也应该三十了吧?唉,姐弟恋啊…你竟然比我大了五岁,好在老天让我收了你,要不再过几年你就是一个大龄剩女了。”

    “萧…抚…尘…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的看一看,我今年像是30岁的人吗?你脑子被门挤了吧…”夏夕颜忍不了了。

    萧抚尘不解的问道:“难道不是吗?我看着确实挺像的呀 莫非老婆你今年四十好几了?不对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说的那个设计部的负责人不得有50多岁了吗?”

    “啪!”夏夕颜怒不可竭的一拍自己的办公桌,怒火冲天的看着萧抚尘,说道:“竖起你的耳朵好好的听清楚了!本姑娘今年芳龄24!”

    “哦…原来老婆你今年24岁呀…这不可能吧,你更年期都到了,怎么可能还是如此芳龄呢?你不是骗我的吧?”萧抚尘皱着眉头,思考着。

    “滚!你给我滚出去!你要是再不出去的话我就让人把你赶出去!”夏夕颜是真的怒了,她第一次听见有人说她更年期到了,什么更年期?我今年才24岁,哪来的更年期?

    萧抚尘嘴角微微的勾出了一抹弧度,夏夕颜年龄有多大他能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好玩,好久没见女人从自己发火了,于是忍不住想体验一下这种感觉。

    “呸!我这是不是犯贱吗?故意让夏夕颜这女人骂我?萧抚尘啊萧抚尘…你还真是贱骨头啊!”随后萧抚尘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体无完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