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律师男友 > 二十八、听一首老歌
    我认真的点点头,望了一眼名片,主持人叫吴辰。

    “对了,你再和华天律师事务所联系一下,案件是他们所里承办的,对这个话题有发言权,他们所里应该不会拒绝派一个人和你一起参加节目。毕竟他们在我们报社投了广告,我们也趁机做个顺水人情。”

    “好的。”

    晚上九点钟,我到了电台里和节目的主持人吴辰碰了面。吴辰看上去三十出头的样子,板寸头,干净光洁的脸,一身青春洋溢的休闲装。因为这是一档十点钟的访谈节目,离节目播出还有一段时间,我和吴辰坐着闲聊,对节目的流程有了些了解。

    “你对男女之情分析的那么到位,不去做情感咨询室,真是可惜了。”

    对他的溢美之词,我自谦道:“我哪懂这些,全是下午临时恶补的。”说完不忘礼尚往来,“你长这么帅,不去电视台当主持人真是太可惜了。”

    吴辰看着我的身后,歪嘴坏笑道:“长的帅的人来了,嗨!秦哥你好!好久不见!”

    我好奇的扭头朝后望,是秦羽!

    他微笑着上前和吴辰拥抱,怎么会是他,不,不可能的,怎么会是他。我拎着包站了起来,无数只小兔子在胸口砰砰的跳,怎么办,该怎么办。

    “宁小姐,你这是要走?”吴辰问我道。

    “啊,我去洗手间,我去洗手间。”

    和秦羽擦肩而过时,他伸手拉住我的胳膊,“看到我就想走,你总不能在洗手间待一晚上吧,我也是今晚的嘉宾。”

    “啊,你也要做节目,那你们忙着,我到走廊里等。”我一直弯着腰,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我们做的是同一档节目,因为我和吴辰是朋友,一起合作过好多期节目,主编找到了我,希望我能传授点经验给你,老领导的请求,我不好拒绝吧。看来主编有意让你接我的班,干的不错,宁编辑。”

    “承蒙你的照顾。”

    “哈哈哈哈”,吴辰拍手笑起来,“秦哥,这个就是你提起过的师妹吧,果然关系不一般啊,见到你立马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记不记得你让我在电台里为她放过的歌,你还表白……”

    “吴辰”,秦羽将带来的纸袋举到他面前,“这是我的喜糖。”

    他又将另外一份递给我,“宁书,我的喜糖。”

    我惶恐的接过来放到边上。

    “秦哥,你结婚了呀,这喜糖份量可以啊,是谁家的姑娘撞大运入了秦公子的法眼。”

    “一个青梅竹马的妹妹,很可爱,过段时间请你喝喜酒。”

    吴辰用胳膊肘撞他,挑眉问道:“漂亮吗?”

    “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

    吴辰调侃道:“敢情天下的好事都让你们这些人碰上了。”

    我附和他笑了笑,第一次听到秦羽夸赞莎莎,忽然感到自己有些自作多情,是啊,莎莎是他的妻子了,我还以为秦羽对我心存好感么,宁书你在想什么呢,真是傻的好笑。

    不一会儿,华天律师事务所的人来了,她自称是谢律师的助理,叫姚跃,是谢律师派她来的。

    “啊,那沈皓轩呢,这案子不是他经手的吗,他应该更有发言权啊。”

    姚律师面无表情的回答我,“他说他今天晚上和女朋友有约。”

    “女朋友,有约?”我的脑袋轰的炸了,身旁的人在讲什么,在干什么,我全然听不进去。

    “宁书。”秦羽伸出五指在我眼前晃,“你没事吧?”

    “什么,我,我得走了。”我抹了抹眼泪,抽着鼻子说道。

    “节目马上要开始了。”

    “不行,我没有做节目的状态,我得去找皓轩,我要问清楚。”

    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的天都塌了,还要做什么节目。

    “宁书,你冷静冷静,你听我说,今天是很好的一次机会,是你自己争取到的机会。这个平台对你今后在报社更好的发展很重要,你听明白了吗,这些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你那么努力的工作,吃了那么多的苦,到了关键的时刻,千万别打退堂鼓。”

    我拼命摇晃着脑袋,“但是我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我快要说不出话了。”

    “你瞧,我提前做了大纲,你看看能不能唤起你的记忆,宁书,我相信你的能力。”

    秦羽拍拍我的肩膀,我抽泣着尽量不去想皓轩,无力的点点头。

    “姚律师说的不一定是真的,有的时候,男人找不到合适的借口的时候,就会说女朋友太粘人了,老婆催我回家之类的,不过是他们偷懒的伎俩。”

    我升起一丝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我也用过这种方法,前两天我的朋友们喊我去喝酒,我不想去,就说老婆看着不让出去。虽然给自己扣上了气管炎的帽子,但省了不少的口舌。”

    “但愿吧。”

    我渐渐平静下来,可是仍对秦羽的话抱有怀疑,皓轩定是知道我要来参加节目的,他怎么会找出这样的借口呢,真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所以然,只得托着腮帮,勉强在秦羽做的大纲上添加了自己的一些观点。

    十点钟,伴奏音乐一响起,吴辰动人的声音在整个屋子里流淌,“夜夜难眠,为何不来听君一席言,听众朋友们你们好吗,我是吴辰,很高兴又和大家在《细听夜话》相会了。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今日晨报的记者宁书和华天律师事务所的姚跃律师。宁记者,姚律师,和我们的听众朋友们打个招呼吧。”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今日晨报的宁书。”

    “大家好,我是姚跃。”

    “宁记者,我们今天有幸邀请到你,是想和你谈一谈你在今日晨报上登出的一篇文章《既然不爱了,为何还不放手?》,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这个故事是虚构的,还是在你的身边真实发生过?”

    我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但基于当事人的**,抱歉我不能透露有关他的消息。我想这个话题能引起大家的关注,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故事在不断的发生。”

    “嗯,在这篇文章中,你指出妻子在面对出轨的丈夫时,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么和这个负心汉离婚,从此一刀两断;要么从心底里原谅他,和他重新开始。”

    “是的,在婚姻中有一种很可怕的心理,叫做不甘心。不甘心和眼前这个厮守了好多年的男人分道扬镳,也不甘心彻底去谅解他对自己的背叛,如此左右矛盾着,对彼此都是一种伤害。”

    “好,现在在我们的论坛上,出现了一条女听众的留言,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她说她现在的生活和你故事里的女人一样,丈夫在一年前出了轨,可她舍不得孩子,又不想让父母伤心,每天在人前是恩爱夫妻,在人后两人表面上同住一个屋檐,实则过着分居生活,她希望宁记者能给她一些建议。”

    “这位女听众你好,说实话我还没有步入婚姻殿堂。但之所以我今天有勇气坐在这里,是因为这个故事的当事人给了我很大的感触,他本人也希望用他的亲身体会,能让更多的人重新认识婚姻。对大部分中国人,包括我自己来说,婚姻还是最终的归宿。两个人在一起,是为了一起享受生活,一起抵抗生活,然而漫长的婚姻征途中,总会有一些事情在我们的心里留下心结,每个人的消化承受能力不一样,有的人能看穿想透,而有的人却把那个结堵在心头,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如果是后者,我想我们该积极的去解决问题了。”

    “好的,说的真好”,任曦对我竖起大拇指,“宁记者,凭着你的执业经验,你对我们的观众朋友们还有什么其它的忠告呢?”

    “忠告谈不上,个人的一些小感想吧。当一个男人爱你的时候,你是整个世界;当他不爱你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是。婚姻中出现了问题,一方的忏悔和坦诚也许是他还在乎对方的表现,但另一方的消极对待,不仅不利于矛盾的处理,更有可能让事态发展的愈加恶劣,到那一天,他什么都不在乎了,就没有办法再挽回了。”

    “说的太好了,姚律师,我听说宁记者之所以挖掘到这样的素材,是因为近期在对华天律师事务所进行追踪报道。”

    “是的,我们华天律师事务所有间婚姻家庭**咨询室,专门接待遇到婚姻家庭问题的当事人,我们还推出一周一免费的咨询活动,具体就是……”

    我吁了一口气,接下来的谈话与我没有关系了,任务终于完成了。呆坐在椅子上等到吴辰说出“晚安”那两个字,看一下时间,已近午夜。

    秦羽一直依靠在不远处的桌子上,我起身朝他走过去的时候,兀然发现他消瘦了许多,额头的头发不知是光线的原因,还是操劳过度,竟泛起白茫茫的光。

    他伸出双手对我竖起大拇指,“宁书,你终于通过考试了,做的很棒!”

    “其实要感谢你列的提纲呢,怪不得你走后主编常念叨你,和你没什么关系的节目你都去认真的准备。”我由衷的佩服他。

    秦羽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

    吴辰和姚跃握手告别后,笑着走向我们,“宁编辑是文学院的软妹子啊,说话柔声细语的,我的听众们,特别是男听众,估计听的心都要化了。声音好,节目有质量,看来我们的讨论平台今天晚上要负荷瘫痪了,哈哈。”

    秦羽说道:“我这个小师妹还不错吧,记住了,她叫宁书,以后有其它的话题喊她来做节目。”

    “我自然是心里有数的,你秦羽的师妹我还不照顾,再说有你罩着,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

    他们两人愉悦的笑起来,我难为情的笑了。

    吴辰说道:“这么晚了,肚子咕咕叫了,秦哥请不请我吃夜宵啊?”

    “当然要请了,老规矩,宁书,你也一起去吧,不要喝酒,吃点东西。”

    吴辰起哄,“走,走,一起去,以后常合作呢,我们打的去,一醉方休。”

    说去就去吧,反正我心里堵得慌。

    一行三人坐上出租车赶往他们以前经常去的老地方,是一家清吧。我们坐在离吧台不远的圆桌边,他们点了五扎生啤,烤秋刀鱼、芦笋培根卷、孜然牛肉和蔬菜沙拉。

    秦羽问我:“宁书,你想吃点什么?”

    “我随便。”

    “菠萝虾球要吃吗,这家的味道不比大学食堂做的差。”

    “好啊,很久没吃过了,以前在学校里挺喜欢吃的。”

    “嗯。”他把菜单递给服务生。

    很快,啤酒先端了上来,吴辰给自己和秦羽各倒了一杯,两人一饮而尽。几杯酒下肚后,吴辰开始滔滔不绝讲他的情史,他的初恋如何弃她去了国外,他的前前任女朋友如何脚踏两只船,他的前任女朋友找了个住豪宅开豪车的有钱人,酒越多,他的话就越多,仿佛他的爱情经历是一部悲壮的史诗。

    秦羽沉默着边喝酒边听,大概听过无数次了,他的脸上毫无表情。我觉得很闷,扭头看在角落里弹吉他唱歌的姑娘,她唱的是老歌《朋友别哭》:

    有没有一扇窗

    能让你不绝望

    看一看花花世界

    原来象梦一场

    有人哭  有人笑

    有人输  有人老

    到结局还不是一样

    ……

    她的一身白裙在灯光的闪烁下变换着七彩的光泽,乌发垂在胸前,随着她的抬头垂眸轻轻摆动。她唱着唱着声音变得沙哑,是想家,想起了远方的朋友了吧。

    我沉浸在她的歌声里,泪光在眼角徘徊,那些悲伤时没有人可以倾诉的伤感,如乌云席卷在心头。我的老朋友们正散落在各个城市里,他们现在过的好吗。

    “想什么呢,虾球来了。”秦羽唤我道。

    “噢”,我转过身子,吴辰已经酩酊大醉,坐在椅子上东倒西歪。我惊奇的发现菠萝虾球还配了一份番茄酱,以前我为了搭配菠萝虾球,总是把从肯德基里拿回来积攒下的番茄酱带到食堂。

    “好神奇啊,这里的菠萝虾球竟然自带番茄酱。”

    “怎么,似曾相识?”

    “有种回到大学里的即视感。”

    “那就多吃点。”

    吴辰这时彻底趴到了桌子上,我吓了一大跳,“啊,他不会睡着了吧。”

    “没事,他一直都这样,性情中人,在深夜想事情的人特别容易喝醉,可他偏偏做的是晚间节目,逃都逃不掉。”

    “其实有个朋友可以倾诉,喝醉了有人送回家,是件幸福的事情。”

    “你这么说,像是你也想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