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45章 边界不好过
    李青云不知道这个翡翠走私点的实力有多强,但他知道这里的翡翠质量真不错,他这一排属于“i”开头的编号,这一趟走完,就把属于他的一亿多资金花光,后来想了想,又把一些大石头的标签放回去,因为大石头价格相应也高,他只买到标价一百万左右的原石,翡翠质量至少是冰种,甚至还遇到几个品质极高的帝王绿,就是块头小了些。△↗

    然后又到编号为“j”的排列区,又选出一些让小空间喜悦跳动的翡翠原石。手上这点资金,实在没得调换了,这才作罢。

    往后走了几排,见王正蹲在一块原石边嚼口香糖,掰着指头,口中念念有词:“一二三四五六七,要选就要选好石,要是这块不见绿,去他娘滴大sha逼。”

    也不知道他是从哪个指头开始数的,最后一个字说完,刚好是大拇指,于是王脸上一喜,拍着石头说道:“行,这块也要了。”

    李青云嘴角抽搐一下,脑门上全是黑线,这货也太不靠谱了吧,拿钱当儿戏呀。走过去,顺手检测他选的一块巨大原石,里面只有巴掌那么大的一片杂色翡翠,品质极差。检测第二块,运气还好,有拳头大小的一块红色翡翠,只是这一块标价六百多万,赔大了。

    “你就这么挑选翡翠原石?”李青云走过去,蹲在他身边说道。

    “不然咋选?他妹的,老子这回亏大了,感觉被人算计了。”王面色阴郁的说道,“本以为吴中兴这老货比较可靠,又是从我外公家走出去的老师傅,不至于坑我。但你瞧他说的都是什么话?司马老狗就算了。因为我们和他不熟,可吴中兴居然也不管我了,让我们自己挑原石?我会挑还找他们合作吗?我呸!”

    提到那两人,王就是一肚子气。不过他眼睛一亮,似乎想起什么:“对呀,不是还有你吗?李哥。这回你得帮帮我,这几亿资金,可是我积攒好多年的私房钱啊。要是亏光了,我就得回家族公司里上班,那可不是人呆的地方。”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山洞广场上方传来喇叭声,严肃的提醒道:“你们购买十亿左右的原石,只有两个小时的挑选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你们度快点。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王一听,顿时脸色大变,怒道:“司马老狗,这么重要的注意事项也不告诉我,还有吴中兴,他肯定也知道。完了完了,这一个小时,我才挑了十多块。总价值也不过几千万,余下的资金我怎么花得完?”

    说到这里。王似乎又想起一件重要事,急问:“李老弟,你不会也没挑好吧?”

    “放心吧,我已经选好,我的度你无法想象。”李青云抬头瞅了一眼头顶的喇叭和监视摄像头,总觉得这一趟买卖不太对劲。生意味太淡,强制性太重。而且他还有一种修炼者共有的敏锐感觉,这一趟交易怕是会有危险,这么多原石怕是走不出帕敢北部的山区,就会被人抢去。

    既然充满太多的不确定性。李青云决定不再低调藏拙,把王的份额全部挑成最顶尖的翡翠原石。真要出事,就趁机把这些原石收进小空间,到时候再想办法补偿王。

    想到这里,他立即行动,把王选的这些原石标签统统贴回原处。没办法,实在看不上他选的这些。旁边就有几个品质上佳的巨大翡翠原石,他偏要选什么都没有的,简直跟钱过不去。

    李青云一边挑选好原石,一边顺口说道:“真要平安运回去,你这些份额要加价买一半,要是出事回不去,那就当我没说。”

    “行行,别说加价买一半,只要能让我回本,我就谢天谢地了。唉,关键时候,还是兄弟靠得住啊。”王跟在后面,心神一放松,才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但是想想所处的环境,就什么也没说,把裤腰带又紧了一扣。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完,李青云从“i”排,一直选到“z”排,好原料有很多,但他的钱不够,所以只选了一些品质最好的原石。

    很快进入一批军人,开着改装后的叉车,飞快的把他们所选的石料集中一片空地上,有专人进行简单伪装包装,裹了一层树皮状色的薄布,就算完成了。

    标签价格已经有一个戴眼镜的军人统计清楚,总价接近十一亿,看来大家在挑选石料的时候,已经在心里心计过价格。

    索塔叼着一根烟,适时的走出来,让司马照去转账。因为是司马照联系的买家,自然以他为,卡一直放在他身上,吴中兴也跟了过去,算是多个眼线。而李青云和王在这里,看着他们装车。

    在装车的时候,李青云心中一动,把自己选的石料和王选的装在一辆车,这一辆大卡车刚好装满。而吴中兴和司马照所选的石料,装在另外一辆车,稍空一些。

    等司马照和吴中兴结算出来,石料已经全部装车。索塔跟出来,绷着脸,说他们的人只能把这些石料送到百里之外的野地里,让司马照找车来接应,换车之后,就算交易成功,他们不管过边界线的事。

    司马照表示明白,吴中兴说已经安排好车辆,只要拿回自己的电话,就能让接应车辆赶过来。

    索塔点点头,让他们上车,车辆离开山洞的时候,会有人把他们的东西还给他们。

    李青云和王挤在军用卡车驾驶舱,吴中兴和司马照挤在另一辆,在迷宫似的山洞里,七拐八拐,经过数道关卡之后,终于到达山洞出口。

    有军人把钱包和手机还给他们,手机全部都已关机,钱包里的银行卡和证件没人动,但现金钞票却不翼而飞。

    李青云和王对视一眼,苦笑摇头,由于卡车驾驶舱里还有两个拿枪的缅甸军人。不方便说什么。而且,只要把这批翡翠安全运回国,这点小钱算不得什么。

    这个出口不知在什么地方,出去之后,眼前一片漆黑,大雨依然倾盆。就是不见森林。军用卡车的前灯虽然极亮,却穿不透暴雨水幕。

    沿着崎岖的山路走了一阵子,路态渐宽,虽然不平,但已经没有让人惊心动魄的险路了。接应点大致是固定的,所以吴中兴安排的人,早就到达附近,并准备好木料掩饰。只要接到货,今天夜里就可以到达边境线。

    夜里十一点左右。前面出现一个小镇,车渐缓。开车的军人用蹩脚的英文说,快到地方了。这边话没落音,后面一辆车的司机给他无线通讯,让他在前面的木料场停车。

    王摸着肚子说道:“快饿死了,换车之后,一定到前面的镇子上大吃一顿。”

    李青云也很饿,但他没说什么。也没从小空间取食物,越是靠近小镇。危险的预感越是强烈。他笑着安慰王几句,目光掠过灯光微亮的木料场,以及后面的漆黑森林。

    车子进入木料场,吴中兴叫来的两辆拉木料的大卡车已经等候多时,给送货的司机一点好处,把他们送走了。

    没有了军人的监视。这几个人都觉得一阵轻松,指挥着工人把石料抬上车,最上层用木料盖了一层,很快就装完。

    准备了三辆车,石料只装在其中两辆。另外一辆车拉的是真正的木料。

    在工人装石料的时候,几人蹲在工棚底下吃了一碗泡面,王想去镇子里大吃一顿的想法落空了,司马照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他嘲讽得火冒三丈。

    “要不是装运需要时间,大便拉在裤子上都不能下车。这种天气,简直是上天的恩赐,最适合偷偷过关。要是按正常走私路线,我们账户上剩的几百万,根本不够人家塞牙缝的。要享受,回国再说……”

    吃着泡面,司马照依然喋喋不休,似乎只能用刻薄的话,才能宣泄内心的恐惧和紧张。

    王压抑着怒火,离他远一些,把最后一口面汤喝光,这才恨恨的扔掉纸桶,用力踩了几脚,方才罢休。

    李青云吃完泡面,拍拍王的肩膀,说道:“走吧,我们先到车上,有什么话,回国之后再说。”

    吴中兴也打圆场,毕竟他还要在国内混,不想得罪这个富二代:“走吧走吧,赶紧出,这鬼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多呆。喝口汤的功夫,脸上就被蚊子咬了几口,失的血比喝的汤多。”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现在的年轻人,这点苦都吃不得。唉,算了,反正这次合作完之后,我也不准备再带你们一起来。走,我坐最前面那辆纯木料车带路,希望一切顺利。如果遇到边界临检,怕是要扣车交钱才能放行。”司马照说完,已经冲进暴雨中,坐上最前面那辆卡车。

    三辆大卡车,缓缓驶出木料场,夜里三点多的时候,雨势渐小,已经到达边界丛林区。如果走已经公开的走私路线,肯定会遇到军方所设的关卡,如果小走暗中的小路线,路况太差,这卡车要是陷进泥石中,怕是出不来。

    司马照招集大家商议,最后决定走大路线,赌夜里没人巡检。他一指李青云,说他最年轻,出钱也不多,该干点体力活了。司机不能停车,随车的工人又不太让人信任,只有李青云最适合探路。

    李青云抱怨几句,拿着手电筒,不情不愿的冒雨前行,说是探查几百米就行了,如果有军方临检设的关卡,也就在那一片,再远就不可能了,因为前面的小山坡已经是中国疆土。不过,他心中不安的预感,一直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强烈了。

    走了几分钟,已经看到边界石碑了,没现有什么危险。正要打电话给司马照,就听后面传来一阵响枪,砰砰砰砰,伴随着枪声,还有大量操着缅甸语的男子出兴奋的叫骂声,听他们的语气,似乎已经现藏在木料下面翡翠原石。

    “草,就知道这一趟生意有问题!明明一个油门就冲过去了,司马照偏偏让停车探查,好像故意等这些人来抢劫一样。”李青云怒骂一声,关掉手电筒,身影像猎豹一样,冲进了漆黑林子,因为他已看到,有几名军人拿着枪,往这边搜寻。

    在这要命的时刻,李青云的手机突然响了,只瞅一眼,居然是司马照打来的,想都不想,肯定是那老货故意的。一瞬间,手机就被李青云收进小空间,铃声消失,光亮也消失,那刚有些反应的军人怒骂几声,胡乱的往林子射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