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50章 道观中的争执
    李青云一听到玄印道长的大嗓门就知道要坏事,这一嗓子嚷嚷出去,整个道观的人都知道自己和茅儿的事情了,还怎么保密?住在道观中的易老爷子,还能不知道自己和茅儿的事?

    这事闹得,事前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李青云有些紧张。

    茅儿倒笑得很高兴,说道:“亲爱的,这下子你不用愁该怎么开口了,他这一嗓子,所有人都知道了。我爷爷要是没睡着,肯定也会听到。”

    “呵呵……”李青云只有苦笑,抱着一脸懵懂的女儿,缓步走上石阶。

    玄印道长很快就冲出大门,风风火火的向外张望,自然看到了李青云,也看到了依偎在他身旁的茅儿。

    “这……原来是李师侄,哈哈哈哈,真是稀客呀,快请进。清纯,你给我死过来,刚才你说什么……?”玄印道长气得吹胡子瞪眼,刚想大骂徒弟,却突然明白过来了,清纯说的似乎也没错呀。

    “玄印道长,这事一言难尽,还是到里面说吧。还有,你小声点。”李青云更加尴尬了,而且这辈分太乱,人家称呼他李师侄,他没称呼对方一声师叔,已经很失礼了。

    “好好,里面请。”玄印道长瞅了茅儿一眼,觉得这个妇人长得极为漂亮,而且混血特≤≮,≦.征非常明显,不过以他的老观念,觉得娶一个血统不纯的女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可是看到李青云怀里抱着的婴儿,却非常喜欢,瞅一眼就笑道:“是个有福气的千金呀,瞳若星辰眉似柳,兴家旺夫嫁王侯。天生一副好面相。将来必定大富大贵。”

    “托你吉言,希望如此吧。”进入道观前院,见易怀安老爷子正在教小道士们练功,一拳一脚,极具气势。这一套功夫练下来,比自己所学的擒拿格斗术好看多了。

    易怀安站在十几名小道士前面。本是不动如山,目光锐利的盯着他们,哪怕谁出拳慢一点,都会遭到他的严厉批评。他们是无名道观的传承,也是未来悟道观重建的希望,必须要严厉一些。

    只是不经意的一回头,看到了茅儿,老头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精彩,先是一惊。再是一喜,随后就是眉头紧皱,充满了疑惑。

    “茅儿消失了几个月,怎么和李青云在一起?那小子怀里似乎还抱着一个婴儿?该不会是……?”易怀安一下子变得焦虑起来,什么风淡云轻,什么不动如山,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噌噌噌。老头三步并作两步,施展生凭最快的轻功步伐。冲到他们面前。

    “你们怎么来了?”易怀安似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直接用法语问道。

    “爷爷,我想你了呀。”茅儿非常高兴,冲上前,给易怀安一个亲热的拥抱,说道。“所以就求李青云,给我带路,专门来道观看望你。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想我了?那为什么消失几个月,连电话都极少打?你的身体有些虚弱。怎么感觉像刚生过孩子?难道这个孩子是你的?”易怀安有一肚子的疑惑,也有一肚子的问题。

    “爷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能不能让我有点?”茅儿嗔怪道。

    “我们说的是法语,没人能听得懂。你别逃避,要诚实的回答我,是不是你和李青云的孩子?”易怀安神色不善的瞅着李青云和茅儿,在两人身上扫视。

    “怎么像审犯人一样?爷爷,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互相喜欢,自然可以在一起,恰巧我想要一个孩子,就生了下来。她叫珂洛依,这名字是不是很好听?”茅儿转移话题,从李青云怀里接过婴儿,故意抱着爷爷面前,让他看看婴儿的可爱模样。

    “我也不是老古董,我在法国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见过……只是怎么就和他在一起了?还生了孩子?你们的辈分不对,我和他爷爷的关系也非常好,只是该喊他爷爷一声师叔,真要排起辈分,你该喊他一声师叔。”易怀安气得不轻,就算说的法语没人听得懂,但从他的表情,似乎也能猜出一些东西。

    “那又怎么样?反正又没有血缘关系。好啦,我累了,爷爷,你要再说这样的话,我立即下山,不在这里住了。”茅儿不高兴的威胁道。

    “你……?好吧,等下我再和李青云好好说道一番。”易怀安有气没处撒,他脾气虽然不错,此时也忍不住唉声叹气的。

    玄印道长看懵了,此时才恍然大叫:“哎哟,原来你们也认识呀……师兄,这位漂亮的姑娘,该不会是你经常提起的科学家孙女吧?搞什么生物工程的?”

    “是的,走,咱们进屋说。”易怀安叹口气,瞪了李青云一眼,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

    此时的李青云,非常低调,低调得垂头丧气,似乎早就准备好被易老爷子痛骂一顿。可惜,想象中的狂风暴雨没有来,迷迷糊糊的跟着茅儿,进了道观会客厅。

    玄印道长知道这里面有事,喝退众弟子,又命清纯去沏茶。他瞅了瞅一言不的易怀安,又瞅了瞅脑袋勾得像豆芽一样的李青云,最后才把目光落到茅儿身上,此时的她,才不管屋里的诡异气氛,找出一片尿不湿,给珂洛依换上。

    珂洛依似乎不习惯这个陌生的环境,也有可能是感觉到气氛的压抑,顿时哇哇大哭,就算尿不湿已经换好了,依然哭声不止,眼泪“哗哗”的往外流。

    “那你们谈,我出去看看茶泡好没有,清纯这个蠢牛,手脚一点也不利索,要是清风在这里,我们一壶茶都该喝完了。”玄印道长一看气氛不对,拔腿就跑,准备开溜。在门口刚好遇到黑道士清纯,狠狠瞪他一眼,把手里的茶壶抢走了。

    “师父,你不是让我给客人泡茶吗?你怎么又抢走了?”清纯一脸委屈,跟在后面,小声的问道。

    “你这不长眼色的混账东西,你瞎嚷嚷什么?李青云来就来了,管他带多少女人,你在道观里嚷嚷什么?这下子好了,似乎牵扯上你大师伯了。”玄印道长骂道。

    “我……”清纯快委屈死了,不过师父骂他,他又不敢顶嘴,有心想问为什么大师伯也牵扯进去了,但他不敢乱问了。

    此时,客厅里,易怀安终于吁出一口闷气,叹道:“李青云,没想到咱们这次见面,会是这种情况。当时我还觉得你这人挺不错的,帮我不少忙,现在想想,你帮我全是看在茅儿的份上吧?”

    李青云觉得不能逃避了,清了清嗓子,说道:“咳咳,那个易老爷子,我想我们之间有点误会。在正式谈论这事之前,请你先听听我和茅儿的故事。我想你听过之后,会理解我们现在情况的。”

    “好啊,那你说说看……如果故事我不满意,我会向你父母讨个说法的。”易怀安很不客气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