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52章 李青云的仇人们
    许靖守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和鲁成功打交道,因为上次请灵修毁坏李青云的农场,不但没有成功,两人还起了冲突。

    当然,那点争吵和辱骂算不得什么,可是最让许靖守不能容忍的是,自己的女友秦瑶似乎和这个鲁成功走得很近,这两三个月,一直呆在省城不回来,甚至连自己的电话都不接。

    今天他到县城最豪华的一家酒店,是因为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电话中的人知道他的一切,也知道他和李青云的一切恩怨。神秘人说,想要整倒李青云,就到这个房间来。

    许靖守想都没想,就来了。因为他恨……恨谁他搞不清,或许该恨李青云,但似乎更该恨秦瑶,再或者该恨所有的人。因为他现在一无所有,全家的生活靠母亲的退休金才能持续,他那当官的老子因为双开,连退休金都没有一分。

    如果有机会毁灭李青云,他肯定乐意,哪怕让他去死。只是,进入这个豪华套间之后,没想到会看到鲁成功,这个原本是搭档,现在是仇人的家伙。

    “你怎么在这里?难不成是你叫我来的?”许靖守冷着脸,压抑着愤怒。

    “哦?原来是许先生,就知道你也会来。不过你猜错了,打电话的人不是我,我要有这个能耐,还会和你3,△.合作?”鲁成功嘲弄的笑了一声,对许靖守的愤怒不屑一顾。

    “不是你就好。哼,如果是你,打死我都不会再和你合作。”许靖守坐到沙另一个角,扭过脸,显然不想搭理鲁成功。

    鲁成功叹了一口气,似乎很感慨:“唉。你没必要这么恨我。其实,咱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李青云。”

    许靖守听了,神色缓和一些,依然生硬的质问道:“听说你和李青云是一个学校里的同学?为什么那样恨他?仅仅是因为秦瑶?为了这个朝秦暮楚的女人,值得吗?”

    鲁成功点了一根烟。惬意的抽了一口,思索着说道:“没什么值不值,我就看他不顺眼,就想看他倒霉。我一个表哥,曾帮我对付过李青云,不过失败了,还被他整得很惨,现在仍在牢里没出来。或许积累的仇恨多了,我也忘掉仇恨他的最初原因。不把他踩趴下。最后倒下的人肯定是我。”

    许靖守愕然,这个解释很无耻,但他却深以为然……因为他也有类似的念头,仇恨积累的太多了,已经忘掉最初的原因。

    就在这时,套房的外门被人推开,两名中年男子打开门,躬身请身后的一名薄嘴唇的西装男子进去。

    “丁少。里面请。许先生和鲁先生,已经在客厅等您多时。”开门的两个中年。极为恭敬的说道。

    薄嘴唇的男子三十来岁,一身手工制作的西装,极为合身,他的头有些花白,不知是挑染的,还是天生的。这种色泽很衬他的气质,像明星一样,极为时尚新潮。

    “我是丁恒志,我是喊两位过来的,很高兴两位能够准时到来。”薄嘴唇的男子走到两人面前。微微仰着下巴,俯视坐在沙上的二人。

    许靖守和鲁成功在丁恒志面前,顿时被他的气势所压制,手忙脚乱的从沙上站起来,客气的回道:“丁先生好,很荣幸见到你。”

    “不用紧张,坐,都坐下。听说李青云欺负过你们,算是你们的仇人,今天我叫你们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你们眼中的李青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西方有句谚语,叫最熟悉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李青云是生是死,关键看你们提供的信息有没有用。”丁恒志说着,坐在他们对面的沙上,鼓励他们说正事,他似乎不想浪费时间和任何人客套。

    “呃,这个……”许靖守和鲁成功互相看了一眼,脸上的疑惑和犹豫很明显,最终还是鲁成功比较直接,问道,“丁先生,恕我冒昧,您能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吗?你又是为什么和李青云结仇的?”

    丁恒志极为自傲,大笑道:“哈哈,我的身份?和李青云结仇?他有什么资格和我结仇?他这种江湖草莽或者是小农民,我动动指头,就能灭掉他。只是我想得到他手中的一样东西,所以才费些周折。既然我找你们帮忙,自然会告诉你们一些隐密,我们丁家想动他,谁也救不了他。你们这几天没听说吗,环保部和省环保厅,已经封了李青云的青玉环保公司。接下来,他要是不识抬举,我不介意封了他的农场,还有他的养猪场。”

    “丁家?”许靖守和鲁成功的层次太低,听到丁家,居然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根本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丁恒志有些鄙夷的瞅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太孤陋寡闻了,连我们帝都的丁家都没听过吗?那我再给你们说两个名字,你们肯定听过,经常上新闻的。”

    提起这两个名字,许靖守和鲁成功终于动容,虽然不是太有名的领导,但那也是部级领导,这可是真正的高官子弟。

    李青云还不知道仇人们正在想办法整治他,也不知道朋友们正在想办法帮他,在无名道观呆了两天,总算摆平了易怀安老爷子,也摆平了玄印道长。

    玄印道长的木工活不错,用香樟树做了一张婴儿床,本是送给和玉奴的孩子,但珂洛依先出生,又第一个进了无名道观,这张婴儿床已经变成她的。

    这个婴儿床其实还没有完工,至少四个轮子没有装上,蚊帐架子没有钉上。不过这对玄印道长来说,都不是事儿,只花了一个多小时,就彻底完工,装上了四个木轮子,也装上了蚊帐架。

    李青云准备下山的时候,珂洛依已经睡在她的小婴儿车里,虽说香樟木天然可以防蚊虫,但多用个蚊帐,家长心里放心一些。

    茅儿挺舍不得李青云,但是只送到道观门口,就转身回去,因为她已听到珂洛依的哭声。

    玄印道长托他带了一包东西给清风,说了不少客气的话,说让他多多照顾清风,求李春秋老爷子多教教清风……送到石阶下面,玄印道长才停步。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茅儿的爷爷易怀安,背着手,慢吞吞的跟在李青云后面,跟出二里地,才开口说话。

    “臭小子,我暂时相信你所说的,在附近深山里现本国最大的地底溶洞,这个新闻我也看过,等有时间,我会亲自考证一番。毕竟,那是我师父灵虚道长最后的生活地。只是我想知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安置茅儿和珂洛依?”易怀安跟在后面问道。

    “请你放心,茅儿是我的女人,珂洛依是我的女儿,我不会让她们受委屈的。等时机成熟了,我会把她们接到李家寨,甚至是我的家里。不过这事急不得,我老婆还大着肚子呢。”李青云有自己的原则,也有自己的底线,该他负责的,绝不逃避,但若有人扰乱他家的安宁,他也不会忍受。

    “你记得今天所说的话,如果你做不到,我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会让你好看。路上小心些,到家后,记得给茅儿报平安。”易怀安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这才止步。

    “我肯定记得!保重!”李青云应了一声,拜别易怀安,以最快的度下山。离家十多天,他已经非常想家,恨不得插双翅膀,直接飞到家里。心中对杨玉奴非常愧疚,更想用别的方式补偿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