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60章 老婆回娘家炫耀
    两人站在樱桃树下,正在争论喂不喂奶牛的话题,李青云说,想养可以,去买到十个月左右的奶牛,用自家的草料喂养,至少有五年的产奶期。而杨玉奴却说,爸妈家的奶牛买了五头,太多了,没法喂养,不如买过来两头,算是帮助家里减轻负担。

    帮老丈人家减轻负担,这不是问题,李青云不差这点钱。只是,这些从小型奶牛场买出来的高龄奶牛,不堪大用,全身充满抗生素,而且还雌激素偏高,那喝的不是健康,而是毒药。

    杨玉奴撅嘴,说一百多万的宝马x6都舍得,为什么一两万的奶牛舍不得?

    这女人啊,给她摆道理,她给你论情感,你和她论情感,她会和你谈逻辑,真和她谈逻辑了,她会给你蛮不讲理,还说不讲理是女人的天性。

    得得,李青云不想为这事和老婆吵,大手一挥,买买买。大不了,买回来杀掉吃肉,高龄奶牛产出的奶,他可不敢让老婆喝。

    杨玉奴这才挺着大肚子,洋洋得意的接过李青云手里的樱桃,说回去给他洗樱桃去。

    李青云一屁股坐在梯子下,叹了口气,想一想蜜雪儿带着女儿还在山上,而老婆的脾气明显见涨,真不知道珂洛依的事怎么说出口。河对岸的土坡上,还有几棵樱桃呢,不过他懒得去摘,动也不动,一个人想静静。

    尹雪艳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的冲进农场,脸上的表情似乎很复杂,不过看到李青云坐在梯子下面,似乎心情不好,顿时喊道:“喂,你在想什么呢?挡在路中间,不怕撞着?”

    “别烦我,我想静静。”李青云懒得搭理她,尹雪艳这时候来,肯定和她表哥许靖守的死亡有关。那事,打死都不能说,那是他和谷兆基的秘密。

    “静静是谁?漂亮吗?你不怕你老婆吃醋?”尹雪艳停下摩托车,炮仗似的,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

    “你妹!少烦我!找我老婆,她在里面洗樱桃呢。”李青云摆摆手,让她直接进去。

    “神经病,我妹可不叫静静。本来有个问题,想问问你,这样我才能心安。不过看你心情不好,就不想问你了。”尹雪艳蹲在李青云面前,紧身牛仔,上衣是贴身t恤,把丰满的身材衬托得极为惹火,突兀有致。由于弯腰倾身,胸前露出一片雪白,沟壑很深,满满的,都是女人的诱惑。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表哥的死,和我无关,他酒后驾驶,自己作死,怪不得他人。昨天夜里听到消息时,我和高局长等人,正在镇派出所谈事。”李青云表情不善的说道,根本不去看她。

    “噢,对不起啊,我不该怀疑你的,只是忍不住想问一下,不然我的良心不安。你不知道,我姑姑听说表哥出车祸死亡后,已经哭昏晕三回了。我表哥那人吧,其实也不坏,只是太任性,他认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为了秦瑶那个臭女人,落了个什么下场?”尹雪艳撇了撇嘴,抓住李青云的胳膊,摇了几下子,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李青云摆摆手,不让她再说下去,不管是谁动手,许靖守都是自己作死,昨天他不死,今天也逃不掉,只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最后一次劝他时,看他猖狂的模样,他不死谁死?至于秦瑶,就算她沦为娼激,你也没资格说。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就是,都是你前女友了,你还这么维护她,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好。”尹雪艳说着,扭着屁股,气乎乎的走进了别墅小院。

    金币和铜币对她也熟悉了,见她进来,也不吵闹。

    “玉奴姐,在干什么呢?”尹雪艳进去后,甜甜的喊了一声。

    杨玉奴挺着肚子,站在水池边,听到声音,随口应道:“是雪艳呀,快来尝尝我家的樱桃,可好吃了。”

    两个女人嘀嘀咕咕说了一通,家长里短,似乎聊得很愉快,直到吃早饭,才把李青云叫回来。

    尹雪艳的工作挺忙,虽然表哥出车祸死了,今天也得工作,说山里又有人偷猎,是城里来的游客,已经抓了好几批了,但仍是屡禁不止。

    游客打猎现象,李青云早有耳闻,只不过他们打的都是小动物,野兔呀,野鸡之类的,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不过,有些菜鸟不懂鉴别保护动物,打了一些珍稀的鸟类,被罚款拘留也不是稀罕事。

    饭后送走尹雪艳,李青云去竹楼建设工地溜达一圈,就被老婆叫回去,提上一堆礼物,说是要回娘家看看,顺便买两头奶牛回来。

    这婆娘平时还好,不过也是死脑筋,认定的事情往往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这才是李青云担心的地方,要是让她知道了蜜雪儿的事情,指不定会生什么事。

    李青云满怀心事的帮老婆把礼物放到新买的宝马x6后备箱,坐在副驾驶位上,让老婆摆弄她的新车。从家里到陈家沟,就几里路,估计还没加,就到了地方。

    果然,过了浮桥,穿过前来旅游的人群,低档次还没加档,就到了陈家沟村口。所为闺女走娘家,见到娘家人得打招呼呀。再说,新买的宝马车,不就是想要炫耀一下的嘛,不打招呼哪行?

    于是杨玉奴开了车窗,走两米停一下,给三姑四婆六大娘打招呼聊天,从村中开到她们家的巷子口,足足用了半小时。

    这下子她的目的达到了,还没进家门,她娘就知道女婿给闺女买了一辆宝马车,不知道值多少钱,反正很贵,村里人非常羡慕呢。

    这不,李青云远远的就看到,岳父和岳母早就站在大门口侯着他们。

    “福娃,白妮,你们来了呀。”岳母很热情,笑着迎上来,要给李青云开车门。

    李青云哪敢让岳母开车门,嘴里回应着,忙下来提礼物。

    岳父杨文定笑得能够看到后槽牙,极为开心的笑道:“福娃,这车是新买的吧,得好几十万吧?”

    李青云还没回答呢,杨玉奴就开始显摆开了。

    “爸,哪止几十万,别人店里都卖两百万呢。我们正要付款呢,遇到了我老公的朋友,人家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硬是把价格压了几十万,最终办下来,不到一百二十万。”杨玉奴觉得这是挺有面子的事情,在父母面前显摆道。

    “这么贵?就这辆车,要一两百万?”这二老瞠目结舌,丈母娘还想摸几下车下班呢,一听到这价格,吓得手都缩回去了。

    李青云瞪了老婆一眼,让她在家人面前不要再显摆。

    杨玉奴就嗤嗤的笑,一边走进院子,一边说道:“我是故意的。他们经常说,没坐过好车,说什么时候把你的皮卡车开出来,带他们到城里溜达几圈。这下子买了好车,还不把价格往高处说,让他们满足一下?”

    李青云不知道还有这一茬,也就不再管她。好久没到这里来,院中多了一个牛棚,里面围着五头奶牛,本是黑白斑点状的奶牛,现在圈得非常脏,身上灰乎乎的,这模样的奶牛,就算产奶,也不敢喝呀。

    看到李青云看牛,老丈人杨文定就叹了一口气,说道:“别看这牛了,看着闹心。前些天到城里喝酒,上了朋友的当,说什么现在的牛奶非常贵,买了这些奶牛,回来就能产奶,到时候会有专人回收。可真买回来了,才现这些牛娇贵的狠,稍有不甚,就会生病,光看病的钱就花了一千多了。更可气的是,现在都不产奶了,打电话问那朋友,他说奶牛也得要公牛配种,怀上了崽才能产奶。说我光买母牛不买公牛,不产奶怪自己。”

    “今天福娃和白妮来家里,你就别扯这些闹心的事情了。不是找人问过了嘛,这些老奶牛没什么可喂的了,杀了吃肉,省得为它们整天操心。”岳母说道。

    几人进了屋,说了一会话,还没去做饭,就听院门口有动静。李青云的外公和大舅主动上门,说有事要和李青云谈谈。其实李青云备得有给外公外婆的礼物,只是还没来得及去送,他们就上门了。

    本以为是啥大事,原来外公身为村长和村支书,眼看李家寨家家户户脱贫致富,快把陈家沟的人甩出二里地了,他开始急了,就想和李青云商量一下,是不是可以在河西岸也建一个竹楼酒店,效仿李家寨的农家乐模式?

    镇里把农家乐的项目停滞了,他们陈家沟自己搞,自己出钱出人,上面领导总不至于说什么吧?

    虽说不是什么大事,却让李青云很为难。按照李青云的计划,要把河西岸的那边好地拿到手,扩大竹楼酒店的影响力。不过外公要为陈家沟的人谋福利,他也不至于反对,做人不能太自私嘛。

    此时,远在县城的丁恒志,差点被家中长辈的电话逼疯了,一接通电话,就劈头盖脸的骂他一顿,说他太自私,为了自己的环保公司,把他们整个丁家都害了。骂他这些年的书读到狗肚子里了,一点事理都不懂,让他睁大狗眼,看看网络新闻上都说了什么。命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摆平这件事,不管他惹到了谁,赶紧道歉,凭这股强大的反击力量,绝不是他们丁家能够承受的。

    因为新闻舆论只是表面,暗中势力,已经把他们撕咬得遍体鳞伤,冲在最前面的那个环保部的副司长和川蜀省环保厅的副厅长,昨天夜里就被纪律喊去喝茶了,问题很严重,估计这辈子很难出来了。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