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61章 谷兆基的杀人手段
    第461章谷兆基的杀人手段

    丁恒志本不想承认,想说这一切和自己无关,因为他可不想把整个丁家得罪,如果家族知道这一切都是他搞出来的,就算他是丁家嫡系子孙,也会被人整得欲仙欲死,下半辈子都不敢进丁家大门。

    可是,青年报的那篇指名道姓的打脸文章,彻底让他暴露。他回国后开办那家环保公司,以前没少得到家中长辈的称赞。说他留学回来长本事了,学以致用,会用高科技手段赚钱了。

    昨日的夸奖之言似乎还在耳畔回响,今天就遭到最严厉的批评,有脾气暴躁的长辈,已经吼着,让他赶紧滚回京城,好好向家中长辈交待这一切的经过。因为丁家很多人,被这股强大的势力打懵了,至今仍没回过神,不知道丁恒志得罪了哪尊大神,攻击的力量,居然像潮水一般涌现。

    “混蛋,混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打断电话,丁恒志愤怒的大吼大叫,把手机摔得粉碎,因为他不想再听任何电话。

    灵修马标一直冷眼旁观,没有劝慰,也没用帮他收拾杂乱的房间。看了看时间,他说道:“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本来我只是有些担忧,但现在的担忧可能变成事实。对方既然有这么强大的官方力量反击,那暗中的江湖力量也不容小看,昨天夜里我隐约感应对有灵修在附近作法,虽然没查到根源,但想来并不是我的错觉。”

    “什么?昨天夜里有灵修在附近作法?你为什么不早说?你们这类人不是不敢对官宦人员动手吗?”丁恒志惊呼一声,吓得从沙上跳起来,他亲眼见过灵修的恐怖,李计划的死。就是他让马标做的,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医院里。就算法医解剖,也会以出常理现象,而无法成为法律证据。

    “或许不敢对你动手,但我身为江湖人。已经被对方盯上了。如果你真的不走,我今天中午就要离开了。”马标旋转着手指上的暖玉指环,已经有离开的意思。

    “我也走……不,不成,我必须去见一见李青云。”丁恒志咬牙切齿的说道,“肯定是他找的人,对我丁家起攻击。如果不解决这件事,我回家也没有好下场。”

    “既然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那我先走了。”马标说完。居然毫不停留,穿过乱糟糟的客厅,开门走了。

    丁恒志目瞪口呆的盯着他离开的背影,好半天才气急败坏的喊道:“你给我回来!马标,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要成为我的私人保镖吗?钱都收了几百万,怎么说走就走了?你怎么跟我那朋友交待?喂喂,你回来!”

    丁恒志喊完,穿上拖鞋。就朝外面跑,想把马标追回来。可是追到楼下。也没见到马标的影子。他极为失望,愤怒的吼了一通,这才骂骂咧咧的返回房间。

    马标走得急,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可他却不知道,和丁恒志在一起,他反而是安全的。因为丁恒志的特殊身份,就像一个护身符,可保他的平安。

    出了豪情大酒店,要么往左,要么往右。不管坐车还是走路,都必须经过这两条既定的线路。

    谷兆基此时已经变了一个模样,像一个退了休的老头一样,背着走,跟在马标身后,和溜街的老人没有什么两样。

    只是在经过一个下水道井盖旁边的时候,那井盖轻轻一颤,出一道让普通人难以觉察的波动。但是马标身为灵修,对这股波动极为敏感,心中警兆大作,一弹暖玉指环,寄存在上面的一股灵力瞬间护住心脉,因为这是术法攻击中,概率最高的攻击点。

    只是身为杀手世家的谷兆基,哪里不懂这个道理,别人认为受到伏击最常攻击的位置是心脏,他偏偏让这个小阵法攻击大脑。大脑虽然是神识所在,人之紫府,灵修防护力量最强的一个部位,但他偏偏这么做了。

    马标护住心脏之后,就已经知道上当,因为脚下那个简易的小阵法出的攻击力量,绕过心脏,直奔大脑。

    他冷哼一声,暗道这个敌人好蠢,当自己这身修为是白来的吗?神念一动,就化为一个灵气罩,阻挡任何靠近的攻击术法。两股强大的力量突地撞在一起,虽然常人无法觉察,可是马标却身体剧震,对方的力量似乎太强了,又似乎不全是灵识攻击,因为几乎没用巧劲,他感觉到的只是一股极为强大的蛮力,脑袋都快震晕了。

    一直走在后面的谷兆基笑了,就像其他路人一样,眼睁睁的看着前面的井盖突然碎裂,一个大活人扑通一声,掉过下水道,出尖锐的惊恐叫声。

    下水道似乎深了些,那声惊叫只是叫了一半,就有被水灌进嘴里的咕噜声。旁边的路人惊呆了,大呼小叫,帮着报警。然后又迅围了一圈,伸头往下看,想看看这个倒霉的路人情况如何了。

    有几个大妈觉得这个大男人胆子太小了些,只是掉进下水道,至于这么惊恐吗?水花都快溅到路面上来了,底下的男子像一只不会水的野狗,居然想往上跳,每一次往上跳,都会出更大的落水声,污水臭得刺鼻,围观的人都避开十多米,不敢再看。

    谷兆基此时刚好路过,慢吞吞的移过去,和其他围观的人一样,伸着脑袋,往里面瞅了两眼。只是他的手,不经意的弹出两道元气针,刺进了已经失去冷静,失去反抗的马标脑袋上。

    谷兆基很执拗,说攻击他的脑袋,就绝不改地方。这一次,无比顺利,因为下水道的恶臭,已经让马标无法集中精神施法,一个失去反抗能力的灵修,比普通人更容易杀掉。因为亲手杀掉他,也不会遭到大自然的灵气反噬。

    围观的众人突然现,下水道里的男人突然一僵,不再挣扎。有大胆的人冲过去一看,顿时叫道:“不行了,这人好像不行了,快找绳子,把他从里面拖上来。”

    这里是城中心,警察来的很快,等众人七手八脚把马标弄上来时,他的身体已经冰凉了,张大了嘴巴,两目圆睁,似乎极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谷兆基默默的离开了,暗道:“杀掉你,才能圆满的回去交差。呵呵,就是太便宜丁恒志了,最该死的人是他。”(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