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65章 陶处长的调查结果
    今天是三天流水席的最后一天,按理说,李青云这个设宴的东家得露面客气几句,作为收场。︾李青云本不想去,不过村长李天来说,不管怎么着,该你露面的时候,省也省不掉。

    前两天来的人非常多,甚至有些拥挤,今天就好多了,那些吃过酒席的人,一般不好意思再来混饭。当地的民风,还算淳朴,奸滑之辈,毕竟少数。

    于是李青云在村长的安排下,拿着一个小号的扩音器,从这个角落,走到哪个角落,重复着“吃好喝好”之类的废话。

    不过这一趟没白走,居然看到特异管理处的陶处长,穿得像非洲难民一样,混在人堆里,狼吞虎咽的吃着酒菜。看到李青云的惊诧目光,他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含糊不清的呜噜道:“饿啊……他娘滴……山里边不是人呆的地方,一言难尽……等老子吃完,再给你说道。”

    李青云愕然,见这货不像冒充的,确实是陶达潭,只是他身边没跟着任何高手,这排场不像特异管理处的掌控者啊。

    旁边的村民才不管这人是谁呢,不管是大官,还是乞丐,只要坐在流水席上,就是客人。东家不赶人,任何宾客都没权利赶人离开。

    李青云不打搅他,让他慢慢吃,转悠一圈回来,陶达潭已经撑得拍着肚皮,打着饱嗝,站在村口的大树下等他。

    “咋这么狼狈?被山里的母猴子轮了一百遍?”李青云对他没有什么恐惧感,可能是因为两人第一见见面,陶达潭装成出租车司机的形象太深刻了,从没把他当成官员,或者是特殊部门的掌控者。

    “胡扯!母猴子怎么可能轮了我?”陶达潭大怒,要不是撑得太狠。恨不得扑上去找李青云拼命。

    “啊?那是你轮了母猴子?”李青云一脸惊奇的模样,极为欠扁。

    “滚!我不和你开玩笑,我的事情多着呢。要不是你把老丁家的那位留洋归来的少爷吓得半死,我至于连夜从山里赶回来吗?山里离奇的事情越来越多,我必须回去主持……呃,算了。不和你说这些,这些都是绝密。”陶达潭没好气的说道。

    “哟?看来丁家还是很厉害的,居然能把你请过来。怎么着,上面领导让你干什么?”李青云听到这个,顿时带着几分嘲弄,乜了他一眼。刚才是玩笑,现在可真有嘲讽的意思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这是对领导该有的态度吗?我说李青云,我身为特异管理处的处长,在和你谈正事呢。你严肃一点。我靠……你殴打官员……我……停下,停下……我求饶还不行吗?行,今天哥们吃你的嘴短,就不给你一般见识了。”陶达潭平时的江湖味就很浓,强聚官威,却画虎不成反类猫,极为滑稽,被李青云在屁股上踢了两脚。顿时老实了。

    “你给我一般见识啊?我现一个问题,你这个特异管理处的处长是不是假的?遇到一点破事。就钻进深山里几十天不出来。在世俗中生一点破事,你就屁颠屁颠的凑上来找抽,我和丁恒志的事,你知道多少,就想掺和进来?”对方都求饶了,李青云仍在他屁股上踢几脚。没别的原因,只觉得这货欠抽。

    陶达潭叫冤道:“我知道个屁呀!就算我是特异管理处的处长又怎么着?还不是上边领导一个电话把我喊出来,让我过来调查一下,说你指使灵修,杀掉丁恒志身边的人。甚至有谋害丁恒志的意思,吓得他连夜逃回京城,吓出一身病,现在还在**里疗养呢。丁恒志是官宦子弟,江湖术士伤不得他,这是江湖规矩。”

    “呃……谁管你们特异管理处?你们不是一个独立部门吗?当初你在京城里监视我,展露出来的权限不是很大吗?”李青云更加迷糊了。

    “还能是谁,宗教局呗。我这个处长平时虽然威风八面,可他宗教局光副局长就有十多个,真要搞起事来,我这个处长真不够人家摆弄的。算了算了,咱不提这事,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我奉命来调查,你得给我透个底,到底是不是你干的?”陶达潭苦着脸,总算吐露一点工作单位里的秘密。

    “什么事是不是我干的?你不说,我哪知道?跟你们这些当官的打交道,不谨慎一点,就被骗得找不到北。”李青云不满的叫嚷道。

    “豪情大酒店地下停车场里的车祸案,还有酒店旁边的下水道溺死案,死者都是丁恒志身边的人,据他说,这都是你找人干的。你先别急着否认,我知道你身边有这样的人,那个茶业商人,是汉中谷家的人吧?他们谷家做什么行当的,江湖人没几个不知道的。”陶达潭自知理亏,低声下气的解释着,越说越别扭,感觉就像欠李青云多少人情没还清,就要帮别人整治他一样。

    “那管我啥子事?有证据就拿出来,没证据说个球?”李青云说完,扭头就走,摆出一副不认得陶达潭的模样。表面上拒人于千里之外,内心却是苦笑连连,看来这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远在深山里的陶达潭都能猜测出是谷兆基干的,那外面的腹黑政客,更会怀疑是自己指使的,格老子的,虽然说不清,但打死都不会承认。

    “喂喂,别走呀,咱哥俩不是正在商谈吗?有话好说啊,别装作不认识我。你说没做就没做,我只是例行公事,询问一遍,往上汇报就行了。丁恒志那孙子,死了也活该,我真没有帮他对付你的意思啊。听说你的环保公司被人封停了?没关系,我认得环保部的领导,我帮你疏通这件事。”陶达潭一脸焦急,在后面追。

    “不敢劳烦陶大处长,会有人帮我解决的。再说,这个破环保公司,要不要都无所谓,反正我又饿不死。”李青云头也不回的说道。

    “那……那……听说你们村的几个联防队员被抓了,我知道他们是被冤枉的,法医解剖解释不了心脏内部的爆裂式损伤,但我们特异管理处可以介入,开个被灵修术士谋杀的证明啊。”

    听了陶达潭这话,李青云才转身,说道:“你确定?”

    “当然啊,哥们我是谁啊,特异管理处的处长啊,虽然上面有一堆副局长,但我在局长面前的分量还是很重的,毕竟我掌管的是局里最重要的一个部门,有权向中枢领导直接汇报的。”陶达潭赶紧展现自己的价值,像一个怕被男人抛弃的花瓶小三一样。

    “记住,这是你说的话。为了你这句像爷们的话,我请你到家里喝茶。蛇药也该用完了吧,刚好,前段时间我又配了一批蛇药,离开前别忘了拿些。再过几天,我和别人创办的蛇药厂应该可以试生产了,到时候,想要多少蛇药都行。”李青云顿时喜笑颜开,走过去,搂住陶达潭的肩膀,两人勾勾搭搭的走进农场,好像一对好基友。

    至于刚才的试探和打骂,好像根本不存在。

    楚应台、郑鑫炎、谷兆基正坐在别墅门口讨论几个装修上的细节问题,见李青云和陶达潭勾肩搭背的走过来,顿时惊愕得合不拢嘴。

    “你们……你们……没事吧?”好半天,郑鑫炎才目瞪口呆的问了一句。

    “我们很好呀。”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一句,然后互视一眼,一起大笑。笑得别人更加莫名其妙,要不是知道陶达潭的身份,这三人估计会落荒而逃,因为身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等李青云和陶达潭勾肩搭背的进了别墅小院,谷兆基才小声的问郑鑫炎道:“李青云和陶处长的关系这么好?以前怎么没听你们说起过?”

    郑鑫炎也是一脸纳闷,嘀咕道:“我哪知道这个啊……”

    陶达潭没有让大家困惑太久,晚上又大吃一顿,带上大量的蛇药,第二天早晨,再一次进山了。至于上面领导让他做的调查,他觉得已经完成了任务,因为李青云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直接修饰加工一下,就上报给命他出来调查的领导。至于这个调查结果别人信不信,他根本不在乎。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李青云知道陶达潭已经让人介入李计划的死亡案件,但是该活动的,必须活动一下。不说别的,光是村里的大叔大娘,一天十几趟往别墅里求他,他就不能不去。他们是嫌犯的爹娘,怕自己的儿子在里面受罪,让李青云帮忙打点一下。

    其实李青云早就给刘向前副局长打过电话,让他帮忙安排一下,大牛等人不至于吃苦受罪。现在的刘向前,得到县委林书记的信任,职权范围加重,在县政法系统,已经能排得上号。

    只是还没出,就接到宋省长秘书的电话,让他做好准备,说是今天宋省长会来他们镇考察调研,如果经营中有什么困难,可以提前想一想,到时候一并提出来,让随行的领导们关怀一下,说不定会有想不到的效果。

    李青云刚开始没听明白什么意思,不过刚挂断电话,又收到市里的电话,又紧张又兴奋的告诉李青云,让他赶紧做好准备,说有省里的大领导来他们镇视察,重点可能是他的农场或者是农家乐项目。

    这不,市里的电话刚挂上,县里的电话也来了,而且还是县委林书记亲自打的电话,声音有几分感慨和激动,觉得以前还是小看李青云了。曾以为李青云的根脚在市里,哪曾想省长都被的事情惊动了,亲自来视察,敲山震虎,背后的含意就太玄妙了,让人琢磨不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