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76章 让人惊恐的海东青
    “打到过最凶残的猎物是什么?”李青云听到后,笑着说道,“这个真不好说。;乐;文;小说1+xs52o☆→頂☆→点☆→小☆→说,有人说狼群最凶残,有人认为黑熊最残暴,也有人认为老虎是山中之王,还有人说老虎也怕受伤的野猪。”

    “野猪我打到过,野狼也杀过,还杀过几只快要绝迹的豺……甚至还有一只狈。不过,我觉得它们都不算凶残,更没给我带来多少危险。如果是你,你觉得在山中遇到什么,会让你觉得无力反抗?”李青云笑着反问一句。

    王鹏有些愣神,想了一阵子才回答道:“要我说,我最怕毒蛇,它们才是最凶残的。虽然在部队里克服了这个心理障碍,但这种怕,是藏在潜意识里的。要有心理准备,杀多少蛇都可以,但猛不丁的蹿出一条蛇,我怕是会吓得喊娘。正是因为这种缺陷,我无法变成职业兵,在最后一次考核中,我被迫转业回来。”

    “你怕毒蛇?那你就不该来青龙镇附近的山野,这里可是蛇毒的乐园。哈哈,不过你不要害怕,我带有李氏蛇药,很管用的,被毒蛇咬伤,最多疼一会,死不了人。”李青云打趣道。

    “李氏蛇药我听说过,这几天电视上天天播放,都是新闻里说的,广告我还没见过这么做的,得投入多少广告费,才有这么多电台为这个药厂做广告?连央视新闻都播放了。不过,我觉得最好没机会使用,才是最好的。”王鹏大大咧咧的说道。

    “没错,用不到药的探险,才是最好的行程。”李青云赞同他的观点。

    王鹏突然反应过来了,叫道:“不对啊,别把我绕晕了。你还没说打到最凶残的猎物是什么呢?”

    “哈哈,其实已经说了,就是毒蛇。咱们国内的眼镜王蛇,大多只有三米多,那次进山,我却遇到一条四米多的眼镜王蛇。当时我跟两名军人进山办事。他们都带着枪,那条眼镜王蛇突然蹿出来,手忙脚乱之中,几梭子子弹打中了那条蛇的尾巴。就算如此,它依然直起身子,极为怨毒的扑过来,想要咬死面前所有的人。”

    “危急之中,枪已经没有用,我手里刚好有一根木棍。狠狠一抽,侥幸把它抽飞山崖。本以为这事就此结束了,没想到我们晚上回到营地的时候,其中一名击伤眼镜王蛇的军人夜里死了,脖子上有巨大的毒蛇牙印。”

    李青云这么一说,把整个搜索队员的好奇心勾引出来,一个个惊奇的叫道:“怎么可能?哪有这么记仇的毒蛇?你们扎营,难道没人值夜吗?”

    甚至有人怀疑李青云编瞎话。他这个普通人,怎么有机会和军人一起进山办事?

    李青云没有理会质疑。继续说道:“当时不但有人值夜,而且还有一个封闭很好的小军营。天亮后排查,现钢丝网围栏下面的泥土中,被什么东西钻了一个小洞,现场有蛇的鳞片脱落。当时我一眼就认出那鳞片的色泽,正是白天打伤的那条眼镜王蛇留下的。”

    “什么?真的是它?太不可思议了。”众人听得背后凉飕飕的。吓得直往脚下看,生怕突然蹿出来一条眼镜王蛇。几条常见的四脚蛇快从小路上穿过,就有人吓得直骂娘。

    费国强不满的瞪了李青云一眼,强作镇定的说道:“凑巧了吧,哪有这么聪明的蛇。就算想要报仇,也找不到你们的行踪。它又不是狗,怎么追踪到你们的?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军人的吗?他不是没死吗?”

    李青云语气幽深的说道:“当时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就问军营里的负责人,他回答说,另一名军人昨天就返回营地,执行其它任务去了。我们大伙都觉得不妙,就原路返回去找,在半路上,找到了那名军人的尸体,已经紫黑,全身布满毒斑。”

    “我的娘咧……那眼镜王蛇真凶残啊,它是怎么找到仇人的?太诡异了,我不相信。”

    “不对啊,当时攻击眼镜王蛇的人当中,不是还有你吗?你怎么没事?”

    “骗人的,肯定是骗人的,你想吓唬我们是吧?那两个拿枪的军人都死了,这条眼镜王蛇那么厉害,它不可能偏偏放过你吧?”

    “谁说它放过我了?”李青云不屑这些质疑之声,说道,“当时事出有因,我进入一个封闭的地方,隔绝了眼镜王蛇的追踪。直到一个月后,我才重新出现,而且直接坐直升飞机离开的。听到这里,你们以为我是因为坐直升飞机,才侥幸逃脱一死吧?”

    “难道不是这样吗?我想那条眼镜王蛇,肯定变异了,拥有和猎犬一样的嗅觉,你没走山路,它自然追踪不到你。”大家比较认同这个推论,纷纷叫嚷,不过从心里已经相信李青云所说的这个故事。

    “你们绝对想不到,半年后,我在青龙镇李家寨的农场里,远离事地的几百里处,又遇到了这条眼镜王蛇。幸好农场里的摘果工人,现了它,惊恐逃跑,并没有生伤亡事件。后来,我和捕蛇猎人进入农场的后山,排查半天,才找到它的行踪,最终侥幸把它杀死。”

    众人听说这条诡异的眼镜王蛇死了,不知怎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王鹏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嘟哝道:“总算死了,听上去,这条毒蛇好像成精了。它要是不死,我认为你都不敢再进山了。”

    可是,费国强压根不愿意自己的队员被李青云唬住,叫嚣道:“你这个故事编得很精彩,但口说无凭,你说打死了就打死了,眼镜王蛇的尸体呢?那么长的眼镜王蛇,在国内属于罕见的巨蛇,被人看到,肯定可以上新闻的。可你连张照片都没有,说个毛啊?要说编故事,我也不差,我说我曾屠过龙,你也相信啊?”

    照片李青云手机里存的就有,但他懒得解释,爱信不信,随便他们怎么说。故事讲完,刚好走到半山腰的岔路口,直行可以到达仙女庙、无名观。往右边的小岔路走,就是未开的荒路,路口有陈旧破损的警示牌子,写着未探索路段,禁止通行的字样。

    搜索队员把几件衣服放到狗的鼻子上嗅了嗅,再让它们闻这个岔路口的地面。两只搜索犬突然激动的狂叫不止,尾巴直摇,有往前冲的动作。

    “队长,找到线索了,那五个驴友曾走过这里。”牵狗的队员,激动的大叫一声,指着警示牌后面几米的地方说道。

    荒草被人踩过,很快就会复原,不过旁边刚好有一丛野蔷薇花,开得正鲜艳,最顶端的几朵蔷薇花,被人采摘,留下空空的花茎。李青云瞅了一眼花茎的痕迹,已经干了,应该在一天前采摘的,时间上的推断,算是捋顺了。。

    由此推论,对方经过这里的时候,只作简短停留,就从这条小路,往未知的深山里走了。要说这些驴友,真的挺大胆,说走就走,任性得让人咂舌。就算以李青云的能耐,都不敢贸然穿行未知的路线,不放出猎犬和海东青,心里也没底气。

    啾!啁!两声频率不太相同的长啸,从天空传来,两个小白点像光一样,转瞬之间,就冲到李青云的头顶。一阵狂风,吹得枝草乱颤,这股怪风,是海东青巨大的冲力带来的。

    “找到人没有?嗯?没看到?方圆百十里,你们都找遍了?”李青云见两只海东青摇头,顿时疑惑道,“不对呀,就算找不到这五个驴友,另外一条进山路线上,应该有很多人才对,他们进山是来找药草的。”

    母鹰二秃子的智商更高一些,用翅膀划了一个小圈子,摇头晃脑,似乎在说,它们只有这一条线路上寻找,并没有飞到找药的那条线路。

    李青云拿出来时,家属给的几张照片,说道:“看仔细了,这五个人,三男两女,肯定在附近的某个地方,你们飞低一些,往林子里看清楚了,就算找到别人抛弃的衣服和饮料瓶子,也要回来告诉我,懂了吗?”

    啁啁!嘎嘎!二秃子似乎很无奈的答应下来,拍了拍腹部,似乎向李青云报怨,自己还没吃东西呢。

    另一只雄性海东青跟着拍肚子,示意李青云,它也没吃东西呢。

    这两个二货,吃习了小空间里的食物,居然饿着肚子也不吃现实世界里的野味了,真是惯坏了。以前放它们出来,还是能将就的。

    “你们……真拿你们没办法。好吧,幸好我背包里还有两块熟牛肉,暂时给你们吃吧。记得晚上天黑之前,要还我两只野鸡,我想吃叫花鸡了。”李青云说着,从背包里摸出两块卤熟的牛肉,只有拳头大小,每只一块,送到它们嘴边。

    两只海东青兴奋的长啸一声,叼起熟牛肉,再次展翅升空,找个安全的地方进食去了。

    李青云和海东青的这番对话,早就惊呆了铁血搜索队的成员。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惊疑不定的叫道:“这两只鹰成精吧?能听懂你说的话?还会讨吃的?太鬼扯了,你一定是骗我们的,是不是?那条聪明得像妖怪的眼镜王蛇,也是你编出来的吧?”

    费国强快崩溃了,质问的声调都变了,刚听完一个让他半信半疑的惊悚故事,眼前又生一件……好吧,眼前生的事情不算恐怖,但联想起刚才的故事,反而更加恐怖程度。这世间,真有这么聪明的动物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