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90章 灵药与功法的交易
    那人从树上摔落草堆里,骨碌骨碌,顺着河坡,滚到软泥塘边,伤倒不重,却是吓晕了。其他游客大呼小叫,隔着护栏,说要救人。

    不过那河坡被护栏卡着,如果不是上树,根本进不去。而农场的大门,一直紧闭,如果不是村里人或者工人,也进不来。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摔到泥里的男子身上已经爬上了几只四脚蛇,正吐着紫色的信子,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出热量的大物体。

    宫飞羽暗笑一声,这人不知死活,在李家寨招惹李青云,这不是找死吗。柴家的人可牛气,在江湖上的地位不差,在富豪榜上的地位也不差,在这个农场里折损了一位顶尖高手,至今还不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他爷爷轻捋长须,轻笑道:“我们这次来,为了求几株灵药,也只有这个目的。叫门吧,不要管这些事俗小事,连问都不要问。”

    “是,爷爷。”老人的话虽然轻柔和蔼,但一向桀骜不驯的宫飞羽一点也不敢违背。因为他爷爷是宫星河,整个江湖都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更是他们宫家的灵魂人物,正是因为宫星河的存在,才让宫家在政商江湖三线开花,传承千年家族的辉煌。

    按了大门上的门铃,李青云正在摆弄海东青抢到的相机,1听到铃声,以为是想要救治摔晕的摄影者,顿时没好气的问道:“谁啊?”

    “李青云李先生吗?我是宫飞羽啊,小羽,咱们以前一起吃过烧烤喝过酒。今天,我带着爷爷,特意来拜访,不知道你方便吗?”以前说话很随便。现在有老人在场,宫飞羽必须展现世家子弟的修养,可不敢“哥们哥们”的乱叫。

    “哦,是你啊,是为了那块黄精吧。既然你和郑鑫炎商量好了,我也不会阻拦。嗯。进来吧,你们详谈。”李青云想要置身事外,并不热衷销售灵药,就算真的缺钱了,他也会选几个看得顺眼的人出售。

    吧嗒一声,遥控电子铁门开了。宫飞羽有些尴尬的偷看爷爷一眼,见爷爷面色如常,这才有勇气推开门,说道:“说话的人就是李青云。他不太愿意出售灵药。是另一位灵修,从他这里得到一株黄精,愿意转让,我才有机会为爷爷求得。”

    宫星河微微点头,淡淡说了一句:“羽儿你有心了。无妨,只要对方愿意出售,我相信我们宫家出得起价。”

    说话间,两人进了农场。虽然只是隔了一个护栏。但一进入农场,顿时有一股喜人的灵气。环绕在四周。外面的世界是普通世界,那这里就像修炼者的道场,修炼一天能顶外面几天。

    宫星河脸色微变,想不到这个小地方,居然还有这种玄机。他们宫家是千年传承的大家族,有这些修炼道场并不稀奇。可是这个八面透风的小农场,一墙之隔居然有这么大的差异,不容他小觑。

    几个热心的游客,趁机挤了进去,把昏迷的摄影者从泥潭里抬了出来。打了急救电话,准备把他送往医院。

    几个路过的村民,看到有人昏迷,热心的跑过来,准备帮忙。可是一听说这货因为偷拍李青云家,而从枣树上摔下来,顿时没有了兴致。有脾气不好的,还骂了一声活该,这才离开。

    李青云把相机上的照片删光之后,随手扔到小空间,彻底断了证据,就算那人想要闹事,也会不了了之,奈何不了他一点。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看到宫飞羽带着他爷爷走近,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气场逼近。老人虽然有隐蔽修为之法,但身上似乎有伤,隐藏得不彻底,李青云才能轻易的现他的强大之处。

    京城的宫家,李青云早有耳闻,在认识宫飞羽的时候,郑鑫炎就给他恶补过江湖上的重要家族和门派。所以,就算再不情愿,也不会失礼。

    “见过宫老前辈,家中生点事,有失远迎,失敬失敬。来,里面请,先喝杯茶,我让老婆去喊老郑。”李青云客客气气的接待了宫家二人,态度够好,却谈不上多热情。

    宫星河这次上门,有求于人,姿态也放得低:“呵呵,李小友客气了,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要嫌老朽麻烦才好。”

    李青云招呼他们进去了,杨玉奴也感觉出宫星河身上的强大气势,不好再忙活生活琐事,就去竹楼别墅喊郑鑫炎。

    郑鑫炎早晨在后院例行练功,其实早就听到了动静,此时又听到杨玉奴的催促,忙收功纳气,散去身上的凌厉气劲,这才抹着细汗,从后院跑出来。

    杨玉奴一说客人姓宫,郑鑫炎就明白生了什么事,暗暗叫苦,因为自从答应转让那株百年黄精之后,李青云就没怎么给他提供过完整的灵药,自己修炼都不够,哪给宫家人留下。

    昨天本想登门讨要,但听到房中动静不对,没敢打搅人家夫妻恩爱。这不,今天早晨还没收功,宫家人已经上门讨要灵药。宫家人他不敢得罪,可是李青云他同样不敢得罪,愁啊。

    郑鑫炎第一次讨厌自己这个大嘴巴,还没得到足够的灵药,怎敢提出转让的?后悔,极端的后悔。

    内心怀着忐忑不安,郑鑫炎进入了李青云家的客厅,见三人正在客厅喝茶,顿时强笑道:“抱歉,鄙人来晚了,让贵客久等了。”

    李青云身为主人,站起来给双方介绍。郑鑫炎一听到宫星河亲自前来,顿时吓了一跳,忙说久仰之类的客套话。而宫星河只关心灵药,脾气倒也不错,难得给这些散修小辈聊了几句。

    “这茶不错,灵气含量,已经过许多的门派的贡品,比我家在西湖边上那个茶园的茶叶还要强上几分。”宫星河抿了一口茶,开始聊起家常。

    “若是宫老前辈喜欢,回程之时,给您包两盒好茶带着。我的农场,不仅仅茶叶出名,蔬菜和瓜果也是极品,最近几天都上电视了。刚才那个摔下树的记者看到没,拍完农场不过瘾,非要拍我的家庭生活,看来我要出名了呀。现在要品尝,农场还有些存货,如果真出名了,怕是连菜根都被有钱人抢去。”李青云力争表现得像一个没有心机的普通青年,除了爱吹牛爱炫耀,还有些贪财。

    “那老朽就先谢过李小友了,小羽,回头把咱家茶园的龙井以及家中特产,送来一些,让李家小友品尝。”几人谈得倒也投机,只是谁也没有提灵药的事,似乎宫老爷子到来,就是为了找李青云拉家常。

    倒是郑鑫炎压力山大,额头直冒油汗,想接话,几次都没插上嘴。

    宫飞羽年轻,也坐不住了,清咳一声,突地问道:“那个……郑大哥,上次咱们吃烧烤时,听你说,有多余的百年黄精出售?你知道的,我爷爷几年前,有过一次暗伤,至今身体有些虚弱,如果能够有质量上乘的灵药,我们宫家定不会让你失望,价码随你开。”

    “这个……这个……”郑鑫炎紧张得腿肚子都抽筋了,求助似的望着李青云,因为他手里没有灵药,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李青云也不想让郑鑫炎太过为难,毕竟他也帮过自己不少忙,于是说道:“郑大哥,既然有一株百年黄精,你又愿意出售,就把价码说出来。做买卖嘛,你情我愿,价格谈拢了才可以交易。不过据我所知,你又不缺钱,怎么想起来出售灵药?”

    郑鑫炎一听李青云有撑腰的意思,顿时有了底气,说道:“我肯定不缺钱,当时也只是被宫老弟的孝心感动,一时激动,就把用来给自己冲关的灵药,吐口转让。既然宫老弟和宫老爷子一心想要交易,那肯定也不会亏待我的,那我就直说了……我卡在第二境第初阶许久了,非常想要进入中阶。”

    宫飞羽一听,差点跳起来,大声叫道:“你这条件太苛刻了,一株灵药的价值,哪能让你进入中阶。到了第二境,灵药的作用已经不能让人进阶,这是要靠苦修的,你懂不懂?就算有第三境的地仙出手,给你灌顶,也不能百分百保证让你晋升到中阶。”

    宫星河只是眉头微皱,脸上表情未变,淡淡的说道:“一株百年黄精不值这价,你换个条件吧。如果我有这个能耐,我会先让我的子孙晋升一阶,而不会用在和外人的交易上。我想,你一定听信了江湖传言,说我们宫家的嫁木功法有让人枯木逢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奇效,对不对?”

    郑鑫炎尴尬的点头,并一脸疑惑的等待宫星河的解释。

    宫星河大笑:“哈哈,如果真有这个功效,我宫星河怎会停滞在第二境巅峰十五年?岂不早就成就地仙之位,跳出红尘,逍遥天下?这样吧,我见你修炼的功法,好像是明堂宗的寻龙点穴之术,我宫家有千年传承,也曾机缘巧合,收集一些小门小派的功法。有一本有关风水术的残本,我觉得还可以,就留在族中典籍室,我可以让人抄录一份给你,你觉得怎么样?”

    李青云微微点头,示意郑鑫炎先答应下来,瞅一瞅那功法的价值,再决定换不换。这年头灵药虽然稀少,但终归能够在名山大川里找到一些,但修炼功法真是极为稀罕,除了口口相传的一些传承,大多功法典籍都在那十年的动乱里毁坏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