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94章 酒桌上的交易
    晚餐时,提供蜗牛的毛毛没坐桌子上,和童童端着大碗,一人盛了一碗,坐在沙上看电视,由杨玉奴陪着他们。

    由于今天的晚餐主要接待宫家人,以及要谈一个重要的交易,杨玉奴这个女主人也不适合坐桌子,把空间给腾出来,方便大家谈事。

    蜗牛虽然作为今天的主菜,味道也不错,但是吃惯了灵性物质的修炼者,却没有太大的触动。反倒是普通的蔬菜拼盘,惹得宫老爷子频频称赞,直言好吃。

    宫飞羽的九叔,本是不屑的夹了一根黄瓜条,然后面色一僵,憋了半天的风凉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然后开始闷头大吃,不想在这个场合多嘴,因为这场交易早宫星河与郑鑫炎的交易,连主人李青云都没有过多插嘴。

    今天李青云只提供了一壶五斤装的空间老酒,宫星河只尝了一口,就赞叹道:“李小友费心了,这种二十年以上的窖藏灵酒,我们宫家的存量也极为稀少,今天你一开就是一整坛,老朽怕是承受不起啊。来,为了这坛美酒,老朽敬你一杯!

    “哈哈,宫老爷子客气了,平时难以见到你们这些大人物,今天能够光→临寒舍,用句酸文,那是蓬荜生辉啊。来来,咱们干了这杯。”李青云虽然不在乎这些陈年灵酒,但客人高兴,他脸上也有光。

    两人碰了一杯,一饮而尽。而宫飞羽眼睛放光,早就盯上这坛美酒了,由于爷爷不开口,他也不敢主动劝酒。但是爷爷端了杯,居然只敬李青云,他又没资格随上一杯。

    急得直吞口水。眼睛左转右转,见郑鑫炎也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酒杯,顿时来了主意,站起来说道:“郑大哥,咱们也来干一杯。为了交易,也为了交情。”

    郑鑫炎二话不说。一仰脖,咕噜一口,就把杯子里的酒喝光了,然后才说话:“啊好酒,哈哈,不管为了什么,先喝一杯再说。”

    宫飞羽愣住了,这才现,郑鑫炎的无耻。远在自己之上。他也不客气了,把杯中灵酒喝光,那种香醇的味道,无法用言语形容。只觉得一团温热的液体流入腹中,口舌生香,体内产生一股奇异的能量团,瞬间散向四肢百骸,简直像泡在温泉中。每个汗毛孔都舒坦。

    或许这也是第一次品尝陈年灵酒人的感受,不仅仅普通人能感觉到灵酒的好处。连修炼者都觉得奇妙无比。所以,品尝过这种灵酒的人,愿意用大量的名贵商品酒,向李青云换取一点灵酒。

    比如香江秦家的老爷子,就经常用大量价值上万的法国红酒,向他换取一点窖藏灵酒。李青云家的地下室。如今已经堆了数十箱名贵红酒,以及上百箱茅台、五粮液之类的顶级白酒。这些酒,主要招待普通客人用的,普通人认为这些酒上档次,有名气。而真正的行家或者亲友,李青云肯定会给他们品尝空间灵酒。

    反正他的小空间的酒窖里,如今已经摆满了酒坛子,快放不下了。如果不是五爷把新酿出的一些酒,留给了魔都的美味世家,李青云现在都得再开辟一个大酒窖,储藏新酿出来的小五粮烧。

    几杯灵酒下肚,大家打开了话匣子,宫星河也不摆江湖前辈的身份了,和一群晚辈说说笑笑,甚至谈起了一些江湖秘辛,惹得众人惊叹不已,纷纷询问一些有争议的江湖消息。

    见气氛差不多了,李青云给郑鑫炎使个眼色,觉得可以把灵药拿出来了,至于能不能再讨得其他便宜,那就看郑鑫炎的本事了。

    郑鑫炎掏出那个松木盒,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是一个新鲜的黄精,巴掌大小,外观像生姜。但是木盒一打开,一股药香扑鼻而至,不仅仅有黄精自身的香味,还有让任何修炼者都兴奋的灵气涌现。

    “这就是百年黄精,数量极其稀少,质量也是世间少有的,我自己都舍不得服用啊。”郑鑫炎满是不舍,极其肉疼的把这个木盒捧到宫星河面前。

    “嗯?”宫星河眉头一挑,放下酒杯,眼中闪过一丝惊奇的光芒,接过木盒,放在鼻下嗅了嗅,赞叹道,“不愧是百年黄精,说句公道话,这是我这辈子见过质量最好的一块黄精,灵气逼人,又无丝毫破皮之处,所以药性物质不会外泄,品相也是极好的。”

    “那是,如果不是一等一的百年黄精,晚辈敢和宫老爷子讨价还价吗?”郑鑫炎眼巴巴的盯着宫家的几人,似乎想问那本风水秘录在哪里。

    “药是好药,我很满意。飞羽,把你九叔带来的风水秘录交给郑小友。”宫星河今天心情不错,对这株灵药极为满意,以前只称呼郑鑫炎为小郑,现在都开始称他郑小友,快和李青云一个待遇了。

    宫飞羽刚才喝酒喝得急,几乎是抢着喝,有些醉,打了一个酒嗝,不知从哪个口袋里掏出那本破书,差点把最上面一页破纸拽掉。

    “哎哟,小心些,那是我的书……”郑鑫炎很不争气,心疼得直叫唤,任谁一看,都会猜到,这本书对他极为重要。

    李青云撇撇嘴,这货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还想让他讨价还价,榨宫家一些油水呢。算了,既然书到了他手上,交易也算完成了,再提价,会被人家取笑。

    郑鑫炎几乎是抢过那本书,塞进怀里,像宝贝一样,连饭也不吃了,就护着那本书。

    宫星河目光闪烁,收了木盒,虽然没有像郑鑫炎那样立即塞进怀里,但也紧紧抓在手里,一刻也不放开,同时笑道:“哈哈,看来郑小友很喜欢这本书啊。如果你有其它灵药,不妨再来找我,我们宫家的底蕴,比你想象中更加雄厚,关于风水方面的功法,还是能够再找到几本的。”

    “宫前辈太抬举我了,这种百年灵药,可遇而不可求,我可真没有了。”郑鑫炎的脑袋摇得像波浪鼓,这回李青云不吐口,他说什么也不敢自作主张,用灵药和别人换东西了。

    宫星河失望的摇摇头,这株百年黄精虽然不错,但对他来说,还是差点什么,就算服下,也难以修复体内的旧伤。灵药要一次准备足够,才能产生神奇的效果,不然只会浪费难得的机遇。

    宫飞羽好像喝醉了,突然说道:“我记得……郑大哥好像说过,这灵药是李青云李大哥提供的吧?好像说李大哥缺钱的时候,用几百万还是一千万,卖给你的?爷爷,你想要灵药,找老郑肯定找错了,这事你得找李大哥呀。”

    “噢?还有这事?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如果能够用钱买到灵药,我宫家可不缺钱,三五千万还是能够拿出来的。”宫星河似乎第一次听说此事,极为惊讶的瞅着李青云,似乎极为疑惑。

    这回轮到李青云困惑了,从他们以前的反应,应该猜测到灵药是从自己这里得到的,这爷俩演什么双簧,装作不知道?怕追问太急,惹到自己背后的第三境高手?

    “呵呵,灵药可不是钱能买到的。虽然这些灵药,是我在山中偶然得到的,又急于用钱,卖给几位友人。但那是我看他们顺眼,不顺眼的人,给座金山我也不卖。”李青云绝对不承认自己以前定价错误,严重估低了灵药的价格,现在既然有人需求这种级别的灵药,那肯定要漫天要价,严格控制出货量。

    “那李小友看老朽顺眼吗?哈哈,如果看老朽顺眼,咱们不妨谈谈价,只要你有足够好的灵药,我们宫家绝对有足够的金钱购买。”宫星河的口气很大,因为他有这个资格说这样的话。

    “晚辈哪敢说宫老爷子不顺眼啊,不过现在手里是没有灵药的,必须到山里碰运气。真有灵药,我还想讨一本修炼秘籍学学呢。”李青云满嘴胡扯,不肯对宫家人说实话。

    “我看李小友是修炼武道的,这个好说,我们收录的拳谱也有不少精品,到时候咱们可以好好聊聊。”既然李青云现在没有交换的意思,宫星河也不敢催逼太紧,他可早就听说了,李青云的爷爷已经是武修三境,西北角那时不时散出一阵阵强大的气血波动,肯定就是那位神秘的老爷子。听说刚进入第三境,应该是气血不稳,还无法控制新境界带来的强大力量。

    可惜,宫星河猜错了,在垂钓中心附近,时不时散出一阵阵强大气血波动的力量,源自第二境巅峰的孙大旗。他得到一瓶灵泉精华,武功修炼进展神,半只脚已经踏入第三境,这种恐怖的波动,正是他身上散出来的。

    至于李春秋,早就在空间灵泉的帮助下,稳固了第三境的修为,正往更高的场次冲锋。他能让孙大旗在他的院子里冲关,就是有足够的信心,压制住冲关成功后的异像和危险。

    正是这种误解,压得宫星河这种大人物也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逼迫李青云。这一顿晚餐,在这种大环境下,显得异常温馨愉悦,没有闹出任何不愉快。连眼高于顶、桀骜不驯的宫家老九,也服服帖帖的,没说出半句挑剔的话。

    因为毛毛和童童在客厅看电视时,嬉闹的声音大了些,宫家老九皱了一下眉头,转头瞪了那两个孩子一眼,就被宫星河狠狠教训了一下子。虽然不知道宫星河用了什么手段,但李青云能感觉到身边的灵气异常一颤,宫家老九连端酒杯的力气都没有了,拿筷子时,手抖了好一会,连大块的酱烧茄子都夹不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