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497章 稻田里捉蜗牛
    蜗牛一般昼伏夜出,但是雨后也是它们的活跃时段,特别是大雨之后,它们也不知从哪个角落爬出来。河边草丛里、稻田里,甚至是小树枝上,爬满了驼着各色硬壳的蜗牛,有大有小,神态迥异,伸缩着触角,不知忙碌着什么。都说蜗牛这时候出来是觅食,但李青云小时候观察过一段时间,也没看到它们进食的模样。只是过会再出来,就能看到被啃食的草叶或菜叶上的小窟窿。李青云本以为是蜗牛虽多,也只是零星几个,找几个小时才能找满一篮子。可是,到了地里一看,却极为惊讶,几乎每棵稻苗上都爬有十多只,甚至二三十只蜗牛。蜗牛的各类有两三只,有花壳的,有褐色壳的,还有小白壳的……真正的学名种类是怎样的,李青云也不知晓,不过他们常吃的这种叫菜蜗牛,也叫草蜗牛,性凉无毒,富含多种微量元素,可作为美食,也可入药。“舅舅,你看呀,这里有好多蜗牛,比昨天下午还多呢。”刚到稻田边,毛毛就兴奋的喊道。童童也两眼放光,说道:“叔,我们只要大的,小的不好吃。”这两个原本天真稚趣的孩子,什么时候变成了吃货,在他们眼中的世界,似乎只分为“能吃的”和“不能吃的”。不行啊,这两个问题孩子该教育了。姐姐和姐夫整天忙着饭店的生意。不怎么管教孩子,自己的父母虽然空闲,却也舍不得教育孩子。至于自己嘛……更是整天忙得脚不着地。虽然悠闲,但也没在家里住长远过,总是呆几天,就有这事那事的要忙。“好,咱们就只捡大的。不过它们是害虫,爬到稻田里,只会祸害庄稼。小的虽然不想吃,咱们也得把它们清理掉。”李青云想借助捡蜗牛的机会。向孩子们灌输害虫和有益动物的概念。“蜗牛是害虫吗?我看不像。”毛毛装作大人的模样,捡了一只大蜗牛,放在眼前看了半天,然后说道。“它们长得那么可爱,怎么会是害虫呢?昨天晚上看到的癞蛤蟆才是害虫呢。”童童深以为然,帮腔道:“对对,癞蛤蟆才是害虫呢,长得那么丑,差点把我吓哭。”什么叫差点把你吓哭,明明已经吓哭了好不好?不对,什么跟什么呀,差点被这两个小娃娃绕晕了。现在是谈害虫和有益动物的事。和美丑无关,和哭不哭也无关。而且癞蛤蟆是有益动物,它们可不是虫子。李青云知道急不得。就一边捡蜗牛一边和两个孩子聊天。“你们现在还小,还不知道益虫和害虫的定义。书上说,对我们人类有益的虫子叫益虫,对我们人类有害的虫子叫害虫。”李青云循循诱导,告诉孩子们一些定义知识。“才不是呢。蜗牛对我们人类明明有益啊!”毛毛不满的反驳道。“怎么有益了?你没看到它们在吃人类的庄稼吗?”李青云问道。“它能当食物,我们大家吃得很高兴。难道对我们没益处吗?这还不算益虫吗?”听着毛毛一本正经的稚嫩声音,李青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辩驳了。童童也在旁边及时补刀:“蜗牛都这样了,还不算益虫,那什么东西才算益虫?”李青云闷头捡蜗牛,直接无视两个熊孩子的问题,没教训成孩子,反被两个熊孩子教训了。正在尴尬,李青云见父亲李承文背着一个药桶出现在地头。李承文看到儿子带着两个孩子在地里捡蜗牛,也挺意外。放下药桶,走到稻田里面说道:“今年的蜗牛成灾了,不打药怕是田里的稻苗保不住了。怎么着,两个娃子昨天还没吃够呀,今天又来逮蜗牛?”“这两个熊孩子吃上了瘾,还说蜗牛是益虫,正愁怎么给他们解释呢。不过,就算蜗牛多了些,也不至于打药吧?”李青云的印象当中,村里人种田打药的不多,这几年镇上的种子站虽然进了不少农药,但村里种田的习惯还是难改,能不打药就不打药,“打点密达,微毒,不会产生太大的污染。这两年你没怎么关注过稻子,每到这个时节,蜗牛泛滥,不打点这药,稻田撑不住,村里人都这么做。”李承文解释道。其实这个头不能开,以前这里偏僻,很多城里的东西过不来,农药也是极有限的几种低毒药,而且农民大多舍不得喷。真有虫子,要么下手捉,要么等鸟儿飞过来一群,狂吃一顿,田里的虫子就能消失大半。别的不说,就单说这个蜗牛,如果舍得耗费时间,全家人到地里捉,一天就能捉得七七八八。撑到太阳出来,满地的蜗牛就会很快消失,再对沟垄上撒些生石灰,阻断他们的路线,夜里也不会太多蜗牛出来祸害庄稼。李青云是不想父亲打药的,因为搞绿色农场的习惯问题,地里有了虫子,第一念头就是拒绝农药,想别的方法处理。不过他还没有开口,两个孩子就先拒绝了,拒绝的理由那么堂而皇之,让人无法直视:“不能打药,要是打了药,我们吃了蜗牛,岂不是也要被毒死?”“姥爷,我不让你打药,我们要吃蜗牛……”“爷爷,不能打药,我们会被毒死的……”这两个吃货直接抱住李承文的大腿,泪汪汪的央求,似乎一打药,他们就真的死掉一样。李承文无奈的望着李青云,李青云耸耸肩,让父亲看着办,这两个熊孩子的逻辑早就逆天了,解释不清的。最终老人还是敌不过孩子的撒娇,也加入手抓蜗牛的行列。今天果然没有太阳,到了半晌午,又飘起细雨。幸好没打药,天要下雨,打了药也没用,雨水会把刚打的药冲洗掉。几人只是走过半块地,就已捉满两个篮子蜗牛,而且全是大蜗牛,个头小一点的,都没往篮子里放,直接捏死了。偶尔有鸟群路过,也会落到稻田里饱食一顿,多少能吃掉一些蜗牛。“承文大哥,你们在稻田里忙活什么呢?这时节,也没有可忙活的地方呀?”有人站在地头大喊,村里的人嗓门都亮,这么远,也能听得清楚。李青云一瞅,原来是村西头的一个关系比较远的村民,叫长福,平时走动少,见面最多点个头,可没有找上来打招呼的。李承文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没有因为儿子出息了而蛮横,回道:“是长福兄弟啊,没啥子活,就是弄点蜗牛,给孩子们换换口味。”“嗨,我以为弄啥好东西呢,这玩意太阳一出来就散了,也祸害不了多少庄稼。实在看它们不顺眼,打点药就行了,省事。有逮它们的功夫,还不如在景点卖点土特产赚钱呢。”李长福说着,也走到稻田里,帮着逮蜗牛。不光李青云意外,李承文也颇为意外,不知这货吃了什么药,居然主动过来帮忙。“那个长福兄弟啊,有啥子事说说嘛,大家都忙着赚钱,可不敢耽误你帮我们捉蜗牛。”李承文想了想,捅破话头。“呃……也没有啥子事……不过,我听说大侄子新开一家养鱼场,正在招人?”李长福吞吞吐吐,说出了来意。李承文恍然,看了李青云,似乎问李青云的意见,因为农场的事,他几乎不插手,用谁不用谁,他基本上不管。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李青云笑道:“长福叔,你对养鱼有兴趣?我开的工资可不高,说不定还不如你卖土特产赚钱。”“土特产能赚几个钱啊,真赚钱也有你婶子呢。听说你给二愣子开工资,一个月都四五千了,我以前养过鱼,有经验,也不偷懒,怎么说也比二愣子强吧?”李长福想当然的说道。李青云摇头,如实说道:“我给普通人开的工资,大多都在三千左右,多出的那部分是奖金。多干肯定奖金,偷懒还会扣工资呢。所以呢,叔要是觉得工资低,进了我的养鱼场就太亏了,还不如在景点自己干点小买卖呢。”“不不不,三千已经很高了,叔很知足。刚才只是问问,我说嘛,凭二愣子那货,怎么可能拿五千的工资,顶上我在外面打工小半年的工钱了。那咱就这样说定了,我到你的养鱼场工作,我会拼命干的,多少工钱你看着办。”村里人就是这么实在,李青云还没同意呢,这货已经开始表决心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李青云也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要人品没问题,不偷奸耍滑,当普通工人用就是了。得到李青云的许诺,李长福高兴的离开。不过这只是开始,不知道这货在村里怎么说的,没过一会,就有十多个村民6续赶来,一边帮李青云捉蜗牛,一边讨论养鱼场的修建工作,从说那话的口气,似乎已经把自己当成养鱼场的工人了,正在帮老板出谋划策。好家伙,不管养鱼场怎样,稻田里的蜗牛不用打药了,有这些人帮忙,一上午也能捉得七七八八。至于两个竹篮子,早就装满了大个头的蜗牛,够他们吃两天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