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505章 帮两个熊孩子捉截留猴
    照片也拍了,步也散了,耽误了猫蛋和小敏不少时间,不过人家很大度,说是已经拍累了,刚好趁机休息一下,并让化妆补妆。

    这时候,已是傍晚时分,西边的彩霞红透半边天。猫蛋和未婚妻休息一会,摄影师说要趁着夕阳美景,拍几张特写。

    李青龙没兴趣了,先把老婆杨玉奴送回家里,再准备把毛毛和童童送回去。玩一天了,以他怪兽般的体质,都有些累了,真是搞不懂,这两个孩子为什么又恢复了精神?

    这个时候,天气更加凉爽,树上的懒蝉子,仿佛到了生物钟活跃的时段,不知哪个家伙先起的头,开始“知了知了”的叫了起来。一只叫,旁边的跟风的同类很多,转眼间,就有无数只懒蝉子大叫起来。

    这种声音也许听在别人的耳中会让别人烦躁,但是对于心境平和的李青龙,懒蝉子的声音,反而让他露出一些玩味的笑容,似乎想起小时候经常吃到的美味。

    毛毛和童童两位小朋友可没有那么多回忆,也没有那么含蓄,兴奋的叫喊道:“舅舅,幺叔,是懒蝉子啊,今天的叫声可真多!我要懒蝉子……听说它们很好吃!比蜗牛好吃!”

    李青云耐心解释道:“毛毛童童,那些懒蝉子都爬到很高的树上面,你让我怎么捉呀?再说,这些会叫的懒蝉子已经变硬变黑,不能吃了,要吃也得捉刚蜕皮的嫩懒蝉子,或者刚从地下爬出来的幼虫截留猴。”

    其实想要捉大树上的懒蝉子不会很困难,可是现在已经快天黑了,前天下雨的地面还有些泥,村里可不太好走。李青龙就想着早点把毛毛和童童送回家。完成今天的任务,好早一点回去陪伴老婆。

    “舅舅,你不帮我们捉懒蝉子,我们不走了,就在这里过夜。”看到李青云不肯帮自己捉懒蝉子,毛毛顿时赌气起来。抱住他的大腿不起来。而童童是女孩子,性格还好,一般不会主动挑事,只是陪着毛毛闹腾,在旁边帮腔。

    “吆喝,会脾气了呀!”李青云瞪了蹲在地上不肯走的毛毛一眼,见没有威慑效果,他叹了一口气,妥协道。“好吧,那我帮你们捉一些,不过,你们下次不许这样动不动就脾气威胁我,不然以后再也不陪你们玩了。哼哼,农场大门一关,你们进也进不来!”

    懒蝉子是川蜀当地的叫法,书面上一般称呼为“蝉”。也称呼为“知了”。由于蝉分布很广,在每一个地方的称呼有所不同。分别有:爬杈、知拇吖、知了龟、蚂知了、蛣蟟,哔蝉、海咦,等等的称呼。

    蝉是属于蝉科昆虫的代表种类。雄的腹部有音器,能连续不断出尖锐的声音。雌的不声,但在腹部有听器。

    幼虫生活在土里,吸食植物的根。成虫吃植物的汁液。蝉属不完全变︶态类,由卵、幼虫,经过数次蜕皮,不经过蛹的时期而变为成虫。

    李青云自幼在农村长大,他对于蝉也就是懒蝉子的了解可是比一般人通透。因为暑假时期,难得的美食之一。

    小的时候,清晨起得早,也经常爬树捉懒蝉子。爬树的话,效率不高,后来学着一些大人的做法,用一条长长的竹竿,在其中一端弄上一些类似泡泡糖或者面筋似的粘稠物,然后就拿着竹竿去粘树上的懒蝉子,只要技术好,一粘一个准,度很快。

    变黑的懒蝉子已经是成虫,经过脱壳,已经长有翅膀,而且身体变硬,拿来吃的话,会有些刺喉咙,失去美食的特点。

    所以,当时捉到变黑的懒蝉子只是拿来玩,而清晨刚脱变的白嫩或者微黄的懒蝉子,以及幼虫截留猴大部分就用油炸着吃。

    现在的李青云答应了毛毛和童童的要求,他不仅仅是为了捉几只懒蝉子,他想趁天黑,有幼虫截留猴趁着地湿和天黑,刚从地底爬出来,如果多捉一些,不仅仅可以自己吃,还能让农场里的几个租客品尝一番。

    现在的人们,他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各种各样的动植物都被开出来做菜吃,懒蝉子也不例外。农场里的几个租客,都是高端客户,有钱有权,还会神秘的术法,猎奇和尝鲜,对他们更加有意义。

    “舅舅好棒!舅舅万岁!耶……”听到李青云答应捉懒蝉子,毛毛高兴得一蹦一跳的,而童童也跟着拍手叫好,似乎还听到有谁的口水流下来的声音。

    “你们这两个熊孩子,真拿你们没有办法,变脸度,比唱戏的还快!”李青云想迅摆脱这两个调皮蛋,也不废话,直接摆开架式,开始捉懒蝉子和截留猴。

    李青云看到懒蝉子基本都爬在高高的树上面,只有极少数附在一人高的树段处,试了两下,没有靠近,正在鸣叫着的懒蝉子就飞走了。

    李青云苦笑着摇摇头,说道:“看来想要捉些懒蝉子也不是那么容易。今天陪你们玩,我亏大了。以后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你们可不要忘了我。”

    “放心吧舅舅,明天我就让妈妈给我做好吃的,我偷偷的给你藏一些带来!妈妈做的红烧肉可香啦!只是,红烧肉不方便带出来呀,怎么办?”

    “幺叔,我奶奶做的菜好难吃,我可没有什么好吃的给你……就连院子里种的西瓜和西红柿,也没有你家种的好吃!”

    两个孩子各有纠结,一时间,居然愁眉苦脸,似乎觉得欠了李青云一份天大的人情,要是不给他拿些好吃的补偿,心里会非常过意不去。

    看到这种状况,李青云心中一软,就算对这两个熊孩子有天大的偏见,此时也全部消失。啥也不说了,拿出神秘的手段,帮他们捉懒蝉子和截留猴吧。

    你懒蝉子飞得再高,可咱有小空间的特殊力量啊。只要在小空间的攻击范围。指哪捉哪,绝没有失手的可能。

    借着天黑,李青云就像变戏法一样,一伸手一摊手,就见手掌中间出现一个懒蝉子,吱吱鸣叫。挣扎着,却怎么也逃不出他的掌心。

    看到李青云神奇的手法,可把毛毛和童童高兴坏了,拍着小手跳起来叫好。很快,毛毛和童童两人得到几个懒蝉子,算是过足了手瘾。

    李青云的手法很隐密,就算大人,也只当是魔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他身上有个小空间。而且还能利用小空间的特殊力量,捕捉高在树梢的懒蝉子。而面前的这两个小孩子,他们只是玩得高兴,根本不关心这些懒蝉子是怎么弄来的。

    天色渐黑,懒蝉子这一阵子的叫声也开始收歇,破土而出的截留猴,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树根上,缓慢的往上爬。准备最后的蜕变。

    “现在该是捉截留猴的时间了。”李青云在心里说了一句。

    截留猴白天的时候就藏于树根下面的泥土里,一旦夜幕降临。特别是刚下过雨的湿润土地,地底的截留猴就会纷纷钻出来,爬到树上开始蜕变。经过一个夜晚的露水滋润,到了第二天,截留猴就像毛毛虫变成蝴蝶一样,经历生命中最灿烂的一次蜕变。

    所以。想要捉截留猴,天刚黑的时候是最佳时机。

    就这样,李青云现在带着毛毛和童童两位小朋友,开始在昏暗的夜色下捉起截留猴起来。只要有树,甚至是小树苗。往树根上仔细观察,肯定会有所收获。

    “舅舅,那里有一只截留猴,啊,叶子上面也有一只!”毛毛早就把玩腻歪的懒蝉子扔掉了,全神贯注的捉截留猴。

    “幺叔,你快看,树根上一只截留猴刚爬出来,它身边还有一只小的。那是它的孩子吗?”童童大惊小怪的叫嚷道。

    对于毛毛的话,李青云只要把他所指的东西收进塑料袋就行。而童童的问题太过幼稚,李青云懒得回答,毛毛会帮着解释。

    “童童,你真笨啊,那不是截留猴的孩子,那个叫小清皮,不能吃的,听说有毒。”毛毛大人似的,一本正经的替童童解释。

    那东西和蝉属于同类,只是体形极小,一般是截留猴的三分之一,或者是四分之一。当地人叫它小清皮、小清猴之类的,捉到后,一般喂鸡喂鸭,人是不吃的。都说它有毒,李青云也没有仔细考证过,反正捉截留猴的时候,都会主动忽略这种小清皮。

    由于天色彻底黑暗,李青云生怕毛毛和童童被摔着碰着,他拿出两只以前丢在小空间里面的小电筒,给毛毛和童童一人一支。

    而毛毛和童童只顾着高兴,他们拿着手电筒照着那些树木,也不管这个手电筒是怎么来的,出现的合理不合理。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小树上,查看有没有截留猴。

    不到半小时,李青云在毛毛和童童两位小朋友的帮助下,已经捉了几斤截留猴,这玩意太多了,只要有树的地方,几乎都有几只,努力的往上爬着。

    感觉收获不小,天色渐晚,已经遇到同村的孩子来捉截留猴了,他们应该是吃过晚饭出来的。一个个精神头十足,找到一只,就会兴奋的叫上几声,在同伴面前炫耀一下。

    李青云对意犹未尽的两个孩子喊道:“毛毛童童,不要照了,咱们已经捉了很多,该回去了,再晚家人该担心你们啦。”

    “舅舅,毛毛还要捉截留猴。”还没有玩够的毛毛,他现在拿着手电筒照着那些大树,一旦现截留猴,他几乎不用李青云出手,一个人飞奔过去,就能把爬到半人高的截留猴揪下来。

    小路另一边的童童,她虽然是小女孩,现在也是玩得野性十足,学着毛毛,她用手电筒照着一棵矮矮的小树,看到上面有两只截留猴,也不惧怕,冲过去就揪下来,并炫耀的大喊:“毛毛,你看看,我也捉了两只截留猴,哎哟,快来帮帮我,它夹住我的手了。”

    截留猴的两只前爪也不是吃素的,用力一夹,就算是成年人也会感觉到疼痛。

    李青云刚想过去帮忙,毛毛就抢先冲了过去,大吼一声,就把那只夹人截留猴的前爪揪掉了,然后向得意洋洋的向人炫耀,说他救了童童一回,是个小男子汉。

    李青云大笑,正想损他几句,却听手机铃声响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见是老婆杨玉奴打来的电话,快按下接话键,说道:“老婆,什么事呀?”

    “老公,你带毛毛和童童出去半天了,怎么还没送回去?大姐和堂兄以为孩子们还在我们家,打的是家中的座机电话,问孩子们什么时候回去。”电话那边传来杨玉奴疑惑的声音。

    李青云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我现在带着毛毛童童在捉截留猴,现在已经捉了不少,正准备去大姐的青荷居,顺便做几盘截留猴大餐尝尝。”

    说完这些话后,李青云又说道:“老婆,先不说了,我先把毛毛和童童带到青荷居,等下把做好的截留猴带给你吃。”

    “好的,老公,你快点哦。”

    李青云挂了电话,又拿起手机给大姐和堂兄打去电话,让他们放心,很快就把毛毛和童童带回青荷居。

    李青云准备回去的时候,毛毛和童童却不想回,甚至想跟村里的孩子一起,去更远的林子里捉截留猴。没办法,李青云只好严肃的板起脸,吓唬道:“毛毛童童,你们不想回去是吧,那我走了,等你们在这里被野兽吃掉。听说最近从山里跑出来几头饿狼,很残忍的,专吃小孩子的脑袋!哎哟,好可怕哦……”

    “舅舅,不要丢下毛毛。”

    “幺叔,不要丢下童童。”

    毛毛和童童看到李青云转身离去,吓得赶紧一路小跑,追了上来,异口同声的说了软话。

    “只要你们听话,我谁都不会丢下,如果你们哪个不听话,我就把你们哪个丢在这里让野兽吃掉。”李青云继续威胁。

    “我们听话,不要把我们丢在这里喂野兽!”两个孩子兴奋劲过去了,这才现周围一片漆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当时就害怕了。

    李青云见两个熊孩子服软,心中暗暗得意,心说凭咱的本事,能把一群江湖人耍得团团转,还收拾不了你们?

    心中得意,哼着小曲,带着毛毛和童童往青荷居的方向而去。两个孩子,一个拉着他的左裤腿,另一个拉着他的右裤腿,生怕被他抛下喂野兽。要是凑巧有一只野猫路过,也能把他们吓得一阵尖叫。(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