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511章 朋友的问题
    这里有两个大池塘,几个小池塘,估计是以前的村民设计出来的,方便排水捕鱼。李青云接手这些池塘之后,只是略加修整,并没有投入太多,在原有的基础之上,加固了分隔坝。

    现在,李铁柱正在安排工人,搬运抽水机,让其集中在一个小鱼塘旁边抽水。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把这个小鱼塘的水抽干了,再把抽水机搬运到另外一个小鱼塘。那时候,把抽水的机器开动,只要安排一个人守着,其余工人就可以回到原先抽干水的这个鱼塘捉鱼。

    这样的做法就是省时省力,合理的安排工作,让效益最大化。

    世上没有笨人,就算村里人文化水平低,但劳动经验并不比别人差。李青云懂这些统筹知识,李铁柱虽然不明白这些东西,但凭生活经验,可以用出来。

    大片的鱼塘虽然被堤坝分割成几个小鱼塘,但是,每一小片的鱼塘的面积也是不小。现在不是干旱的季节,就算抽水的机器有很多台,抽水的度也很快,但想要一时半会儿,就把小片鱼塘里面的水全部抽干,不太现实。

    因此,李青云跟李铁柱交待了一下,鱼塘一旦抽干水,第一时间就要通知他,因为他喜欢在没水的池塘里捉鱼,说白了,就是喜欢竭泽而渔的货。

    安排好鱼场里的工作,李青云回到了自家的别墅里面,看着在大厅里看电视的杨玉奴,心中又是一片恍惚。因为蜜雪儿母女的事情,一直压在他心头,已成他的一块心病。不知道如何跟老婆开口,更不知道老婆知道蜜雪儿母女的事情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不管如何,李青云知道现在绝不能跟老婆提起蜜雪儿母女的事情,必须要等到老婆把孩子生下来之后。不过,他现在很想找人聊聊这些事情,不然这事会让他折磨成精神病。

    “唉,看来自己就不适合在外面乱搞。什么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全是骗人的。真要是有那么多彩旗,乐子没享受到,自己肯定会先疯掉。”李青云在心里哀叹一声,心中乱成一片。

    找谁聊呢?本想让姐姐趟趟话,可她现在忙得只顾着生意,暂时是指望不上了。

    老同学胡大海那货现在整天围着蒋勤勤转悠,心中除了女朋友,根本容不下别的事,而且那货嘴巴不紧,要是让他知道了,肯定会传得全天下人都知道。

    至于蒋勤勤,就更聊不得,因为跟她不太熟,而她又和杨玉奴是好朋友,相当于闺蜜一般的存在,铁定向着老婆杨玉奴,绝不会帮自己隐瞒的。

    要说友情……自己似乎还有一个蓝颜知己呢,这个称号或许是自己封的,但关系确实不错,又是大学的交友,关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似乎正适合说这事。不过人家现在已当上镇委书记,不知道可有时间搭理自己?

    一直看电视的杨玉奴,突然现李青云站在大门口愣,她有些疑惑,奇怪的问道:“老公,你怎么站在家门口这么久都不进来呢,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呵呵,我哪有什么烦心的事。”李青云知道这样回答,老婆肯定不会相信,说不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刚刚从鱼场回来,鱼场现在正在抽水,清理里面的大鱼,过不了几天就要购买鱼苗,刚才一直思考着鱼场要养什么鱼,不知道老婆你有什么好建议?”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老公在外面招惹了女人,正想向我坦白交待呢。”杨玉奴拿着遥控器,很随意的调侃一句,孕期女人多敏感,随着肚皮鼓起,身材走形,越来越乱想,自己没绷住笑,“哈哈,和你开玩笑呢。不过呢,我觉得什么鱼贵,我们就养什么鱼,这样就能赚更多的钱。”

    “有道理,什么鱼贵,我们就养什么鱼。那个余军不是财大气粗的叫嚣,说我养什么鱼,他就买什么鱼,我开什么价,他就给什么价嘛。我就挑长江刀鱼养,看他买得起不。”李青云刚才被老婆说中了心事,吓出一身冷汗,此时缓过神,也是一阵故作轻松的胡扯。

    “老公,人家不懂养鱼,只是随便说说,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余军大哥还是不错的,他最稀缺的是四大淡水鱼,你要养长江刀鱼,他估计会哭死。”杨玉奴知道自己不懂养鱼,不想乱给李青云添麻烦,不过她是老板娘,平时生意场上的一些趣事,她肯定知晓。川府鱼王的老板余军,不知道多少次上门求鱼了,为此没少送礼,上次那被弟弟杨玉龙顺走的两个苹果ipad就是人家送的。

    “老婆,我知道了,余军的需求我会考虑的。那货要是真急了,真敢开车堵咱们的农场大门。”李青云笑道。

    随后,李青云跟杨玉奴随便闲聊了一下子,因为杨玉奴有身孕在身,刚刚她看电视又有一段时间了。因此,没有过多久,她就回房间听胎教音乐去了。

    见老婆回卧室,李青云就到车库取车,然后开车向着青龙镇集市方向而去。

    很快,李青云来到镇政府大门口,就把车停了下来,然后拿出电话拨打一个号码出去,接通后,笑道:“吴书记,最近忙什么呢?”

    “老同学,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按你这无利不起早的性子,该不会有事求我吧?咱先说好了,我能做上这个位置,虽然承你的情,但走后门的事情免谈,我吴青天的名号,还没在青龙镇打响,可不想被你毁了。”电话那边传来吴筱雨打趣的笑声。

    “呵呵,吴书记,我还没开口,你就把话堵死了呀!”李青云和她聊天,也有莫名的轻松感,互相开着玩笑,“怎么着,给我一个巴结你的机会,找个地方坐坐?”

    “哟?巴结我你不嫌太晚了吗?要是约我,不怕你老婆吃醋?”吴筱雨那边很安静,应该在她的办公室,可以肆无忌惮的说一些玩笑话。

    “我老婆不是吃醋的人……好吧,就当我来巴结你。我现在就在镇政府大门口,你认得我的车子,到了直接上车。”李青云跟她也不客气,直接道明地点。

    “看来你今天真的有事……好的,我已经看到你的车子了,马上就下楼。”吴筱雨说完,挂断了电话。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李青云坐在车上,看到穿着干练的吴筱雨,踩着一双尖细矮脚高跟鞋从镇政府大院走出来。

    “走吧,老同学,今天为了你,连半小时后的工作会议都推掉了。怎么样,对你够意思吧?”吴筱雨上了车,极为放松的坐在副驾驶位上,脑袋后仰,胸脯挺得很高,纤细的指头捏了捏肚子,似乎累得不轻。

    “嘿嘿,你这一说,我的骨头都轻了几两,难得书记大人赏脸,小的一定把你伺候好,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玩有玩,地方随你挑。”李青云笑着启动车子,缓缓向前驶去。

    “猛然听你这么一说,似乎像句人话,但总觉得话里有些不对劲,谁让你伺候啊。李青云同志,你可不要腐蚀我这么优秀的国家干部,因为我最经不起诱惑。”吴书记似乎也压抑久了,找不到平等对话的人聊天,此时见到老同学,话里话外透露着难得的轻松和欢愉。

    “你们这些干部,根本不用我们腐蚀,就已经很那啥了……至于诱惑嘛,这个罪名我可担待不起!”李青云笑道。

    “去你的!哪啥啊?你有本事给我说清楚?”

    “书记大人息怒,我说错了还不成嘛……哎哟,你可不能掐我,我老婆会误会的。”

    “哼哼,暂时饶过你吧。”听到李青云这么说,吴筱雨这么放他一马。不过她感觉,李青云今天的态度有点不对呀,似乎故作轻松,对自己也刻意的谦让许多,不然以他的嘴巴,指不定怎么损自己呢。

    本镇吃饭的地方,所有店老板都认得李青云,要是到城里吃饭又太远,李青云开了一阵子,把车开到邻镇去了,找了一家还算干净的地方,两人进去找个包厢,点了几个菜,开始步入正题。

    “老同学,这一路上你也憋了很久,有什么心事,就直接摆明了说,我可没有时间陪你绕来绕去的。我这当领导的也不容易,平时在官场上,听绕话太多了,快听吐了,你要再不说,我就真当你只是请我吃饭,我什么也不问了。”吴筱雨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个,这个……那啥……”话到嘴边,李青云又犹豫了,感觉自己有点心急乱投医,不确定吴筱雨是不是最合适的倾诉对象。而且,这种事情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看到李青云的样子,吴筱雨也纳闷起来,心中一阵胡思乱想。难不成这个老同学要对自己表白?男人只有这方面的事情最是腼碘,可这又不太可能呀,要是李青云有这个心思,上一年自己最落魄的时候,他随意展现一点成熟男人的风度,自己说不定就沦陷了。可是现在嘛……不对不对,自己又想多了……或许李青云现在跟老婆闹别扭了,想找我聊聊天,倾诉一下。

    “老同学,你是不是跟老婆闹别扭了?不是?难不成想找我借钱?不然以咱们之间的关系,不至于这么难开口吧?不过也不对,你是咱们青龙镇的富,你要是找我借钱,无异于缘木求鱼。”吴筱雨尽力想活跃气氛,把话题朝轻松的地方扯。

    听到吴筱雨这么说,李青云赶紧说道:“我的书记大人,你想哪里去了,我跟老婆的感情不知道有多好,哪里会闹什么别扭,更不会找你借钱,这个你就放一万个心吧。呃……好吧,我说吧……就是我有一位朋友出了点事情,很是烦恼,他找到我,可是这事情是有关女人的,我又不是女人,所以,我就想找你聊一聊,看看你有什么好建议。“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跟老婆闹别扭了,害得我为你担心呢。”突然间,吴筱雨感觉自己的心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点的失落,但她很快调整过来,“跟女人有关的事情,又这么复杂,是不是第三者插足?或者出轨?”

    李青云苦笑一声,也不理他的猜测,说道:“是这样的,我的一位很要好的朋友,他在女人方面犯了一点错误。他在结婚之前,无意中和一个女人产生了关系,结婚之后,才知道那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还已经生了下来。最近他才知道这件事,而他又很爱自己的老婆,但又放不下那个孩子……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理?”

    说完这些话语的李青云,突然之间感觉自己心中的大石头好像轻了许多,长长吐出一口气,靠在椅子上等待吴筱雨的回答。

    “啊,还有这种事情?”

    很明显,吴筱雨也被李青云的话惊到了,因为她是一位比较传统的女人,家教又很严厉,对于这种事情,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这样愣愣的看着李青云。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