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513章 抽干鱼塘全是宝
    喝了不少酒,李青云都忘记自己说了什么,甚至连吴筱雨说了什么也忘了,两人勾肩搭背,说说笑笑,也不知道是谁还抹了几把眼泪。◎明明只拿了两瓶八二年的拉菲,等两人喊来老板娘结账时,现桌上摆了四个空酒瓶子。

    反正这是外带酒,老板娘肯定不会把这酒算账上。只是李青云纳闷啊,难道自己真喝多了,当着吴筱雨的面,动用了小空间的力量?从小空间酒窖里,又掏出两瓶拉菲?

    李青云摇了摇脑袋,他觉得自己也不清醒了,明明没喝多少酒,怎么就想大醉一场呢?酒不醉人人自醉,或许潜意识里,想要一醉解千愁吧。

    开车载着吴筱雨,晃晃悠悠的走了一段路,刚好手机响了,李青云把车停在路边,趁机喝了一杯空间泉水,这才清醒一些。偷偷打量吴筱雨,她已经倒在后排座位上睡着了。

    李青云长长吁出一口气,这都是什么事啊,本是找她帮忙解决自己的复杂感情问题呢,没想到她自己更复杂,趁着醉意捏自己的脸算什么事啊?自己可是很克制,一点也没占她便宜,这个女流氓,以后绝对不能跟她单独喝酒。

    接通电话,是李铁柱打来的,其实不用接,李青云就已经猜到,应该是那个池塘的水抽干了,可以下水捕鱼了。

    这个小池塘,就比李青云别墅门口的池塘大了一倍,现在就抽干了水,度还是蛮快的。

    电话中,李铁柱声音有些兴奋,用他特有的大嗓门喊道:“福娃,快回来捞鱼吧。这里面的大玩意真多,现在全在淤泥里翻腾呢。哈哈,我前面几米处,就有一条一米多长的大草鱼,由于缺水,它自己快蹦上岸了。”

    旁边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老板。快回来啊,我逮到一只大老鳖,鳖盖有脸盆那么大。今天大门没关好,不知怎么回事,城里的游客进来了,一个个叫嚷着,非要买这只老鳖,现在都开价二千八了,卖不卖。就等你回来拿主意啦。要是真卖掉,咱们这一天的抽水油钱就回来了。”

    又有一个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这个池塘本是李可志家的,他现在正后悔呢,说自己拉了几年网,怎么没抓到一只像样的老鳖?别说两千八,两百八一只的老鳖他都没捉到过。”

    李青云可以听出来,这群工人的兴致很高,他也不打击大家的积极性。笑道:“老鳖和黄鳝一个不卖,其它的鱼如果有游客喜欢。咱们就按野生鱼的价格卖给他们!你们先忙活着,我半小时左右就能赶回去。”

    工人们知道李青云的喜好,因为老鳖可以放进专门的养鳖池塘,黄鳝可以放进专门的小池子,经过“特殊喂养”法,那些东西的价格可以提升数十倍。有固定的客户高价抢收。

    而普通的野生鱼,味道虽然不差,但永远比不过李青云养出来的鱼。就像川府鱼王的余军,他看不上普通的野生鱼,但就是稀罕青玉农场出产的淡水鱼。

    李青云把吴筱雨送到镇政府家属院的时候。政府办主任楚娟早就在楼下等着,这个身段丰腴的少妇早把吴筱雨当成了妹妹,就算她的家道中落,也不离不弃,心甘情愿的为她做好后勤工作。

    生怕这里人多眼杂,李青云把喝醉的吴筱雨交给楚娟之后,就驾车匆匆离去。楚娟接过吴筱雨,也没有数落李青云把她灌醉,因为知道她的性格,如果她不想喝酒,谁也灌不了。

    “唉!”望着李青云消失的影子,又看了看醉态可鞠的吴筱雨,楚娟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费力的把她扶回房间。

    楚娟知道吴筱雨这一段时间过得苦,心情极为压抑,甚至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可是,李青云已经结过婚了,孩子都快出生了,她觉得有必要劝一劝吴筱雨,不要和李青云走得太近,免得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李青云开车进入北地的鱼场,围观的人可真多,里三层外三层,还时不时传来叫好声,比看大戏都精彩。

    李青云停好车,费了不少力气才挤进去,二十来个工人几乎全部下水,腰上系了个大网兜,逮到鱼就往网兜里一塞,如果遇到大家伙,就抱上岸,放在专门盛鱼的大缸里。

    李铁柱站在岸边,眉开眼笑,看着这些收获,时不时和前来搭讪的游客说上几句,虽然没吹什么牛皮,但把自家老板夸上了天。说老鳖不卖,给多少钱都不行,别说几百,几千块他老板都看不上眼。

    刚刚把收获送上岸的一个工人帮腔道:“那当然不能卖,人家城里的大老板,哭着喊着来收购,老鳖根本买不到,一条草鱼十几斤,主动开价一两千块。就这样,还得看我们老板的心情。一句话,心情好了就卖,心情不好价格翻倍也不卖。”

    李青云摸了摸鼻子,暗暗纳闷,自己有这么牛叉吗?在员工心里,自己这个当老板的已经牛逼成这样?有钱都不知道赚?心黑无极限?

    “咳咳!铁柱叔,这个池塘里的收获怎么样?”李青云背着手,摆足了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老板,你回来啦。快来看看,我们捉到十几只大老鳖,二十多只小老鳖了,黄鳝不好捉,泥鳅倒是极多,随便往淤泥里一扒,就见它们在里面乱钻。这个大水缸里,盛的是大鱼,捉了十几条了,有草鱼、黑鱼,还有一条红鳞鲤鱼。”李铁柱兴奋的向李青云汇报情况,由于在外人面前,没敢喊他小名,直接以老板相称,给足了面子。

    这时候又上来一个满载而归的员工,正是李可志,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又兴奋又懊悔,估计没想到这个破池塘里会有这么多大鱼,有几分酸涩的说道:“老板,从这河里捉的老鳖都值几千块了,早知道我把河里的东西清理一遍之后,再交给你承包了。”

    李青云乐了,笑道:“那行啊,这些收获现在归你也成,只要你把机器损耗费、油钱、工人工资、下河补助了,面前的这些鱼鳖全部归你,我一条不取。”

    一听到这话,李可志先是一喜,随后一想,顿时尴尬起来。谁都不是傻子,看上去收获怪多,其实只有几百斤大鱼,几百斤小鱼,除去这些老鳖,都不怎么值钱。

    而抽了大半天水,加上二十一人的工资,还有什么下河补助……这就万把块了,最后一合计,这收支勉强平衡,就算赚点,也绝对赚不多。没办法,谁让李青云给工人们开的工资高呢,下河补助更高。

    当初李可志和李可敬兄弟二人,不清理池塘就想交给李青云,早就明白这些道理。可是没想到这里面会有那只大老鳖,这个收获,纯属意外,跟中奖差不多,再纠结这个,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哈哈,大侄子,叔跟你开玩笑呢,承包出去的东西,白纸黑字写得好好的,我哪能再抵赖,哪怕你今天捞出一块狗头金,叔也不带反悔的。那个啥,你忙着,我去河里摸鱼了……”李可志说着,逃亡似的,极为尴尬的返回池塘。

    李青云笑笑,不以为意,查看了眼前的收获,颇为满意,有这只大老鳖的存在,已经算是意外之意了。

    这时候,几个早就盯上野生鱼的游客又凑上来搭话,想要掏钱购买一些,带回去给家人吃。说这些纯野生的鱼,极为少见,遇上了绝不想错过。因为眼睁睁看着大家从河底捞上来的,做不了假,不像城里的水产市场,一个个打着野生鱼的招牌,提供的却是劣质饲养鱼。

    这些鱼李青云不怎么上心,十斤以上的按野生鱼市场价算,十斤以上的大鱼,按双倍价出售。

    本以为小鱼好卖,没想到这些游客早就瞅准了那几条几十斤的大鱼,一转眼的功夫,大水缸里的大鱼就被他们分光了,得到现金四千多块,而小鱼只卖了两千来块。

    现在河底淤泥中,只有零星的异动,或许有一些黑鱼藏身于淤泥中,但其它淡水鱼无法潜入泥底,可见已经清理得差不多。

    现在工人们主要在翻泥面上的黄鳝和泥鳅,遇到大号的河螺与蛤蜊也会捡出来。李青云本想下水一试伸手,不过见淤泥中的工人足够多,用不着他这个老板亲自动手,就熄了这个想法。

    河螺蛤蜊也卖了几百块,这个池塘的收获,几乎没什么费心,都被热情的游客抢购一空。余下的老鳖和黄鳝说什么也不卖,李青云让两个工人,装车送到青玉农场,老鳖扔进池塘,黄鳝扔进池子,准备用空间泉水,提升它们的质量。

    天快黑的时候,李青云让工人把准备好的生石灰粉扔进这个池塘,进行常规消毒。撒上去没多久,就有藏身于淤泥里的黄鳝和泥鳅,疯狂的跳出淤泥,想往岸上逃。

    几条一米左右的大黑鱼,也无法忍受生石灰遇水产生的高温,愤怒的跳出淤泥,居然自己跳上岸,被早就守候在岸边的工人捉住。而有的黑鱼性子拧,一直往泥里钻,哪怕热死,也不出来。

    其实真钻到一定的深度,反倒安全了,针对这样的黑鱼,李青云也没办法,只能等几天后,慢慢蓄水时,用鱼叉招呼它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