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家仙田 > 第514章 饱受打击的宫老爷子
    从鱼场离开,李青云只带回一条大黑鱼,几条金黄色的鳝鱼,以及一桶大号的河螺,准备亲手料理,给老婆杨玉奴做晚饭。◇↓

    河螺比较难洗,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用清水泡,加入一些盐,它们就会不停的吸水吐水,把体内的脏东西全部吐出来。

    要是时间比较急,只能先把外表洗净,再用大量的食盐放入清水中,让它们吐得差不多,再用夹子捏碎外壳,手动去除它们的肠子,只留干净的螺肉。

    这活是个慢功夫,给自己老婆享用,李青云还有这个耐心,要是在饭店或者是款待宾客,他早就用灵气把它们碾压成渣了,虽然会沾上一点脏东西,但胜在方便快捷。

    “李小友,今天晚上准备做什么好吃的?老朽鼻子尖,远远的就闻到香味了。”宫星河拎着一坛绍兴老酒,笑吟吟的站在大门口。

    李青云扫了一眼,看酒坛子外观,至少也有一二十年的储存历史了。不过这货可真会装逼,老子还没开火呢,你闻个毛的香味?

    一开始,李青云对宫星河像前辈高人一样恭敬对待,可是接触久了,现这老头也是一个江湖痞子。混吃混喝就不说了,让楚应台去收租金时,开价一亿八,这货说着宫家不缺钱,摆足了江湖前辈的架式,最后居然亲自砍价,最后以一亿元成交。

    好吧,这租金确实太黑了,李青云也这么认为,不过楚应台却说这里的竹楼小院就值这价,而且要不是宫家的地位特殊,给高价也不会租给他们。

    “一股子冲洗河螺的味道,你也觉得香?”因为关系熟了。李青云和他说话也非常随便。

    “做熟了就香,还有你那个秘制的截留猴也香,昨天我让人拍了几个,味道确实不错。今天,你这里还有吗?”宫星河笑眯眯的走进别墅小院,蹲在李青云身边。看他处理河螺。

    “想蹭饭这一坛绍兴黄酒可不够,这酒度数低,喝上去跟喝水没区别。”李青云大言不惭的取笑道。

    “李小友,这一坛子老酒有十斤,又没有别人,足够我们两个喝了。还有啊,在你家蹭饭的条件越来越高了?以前我空着手就能进来喝杯小酒,现在带着礼物,都不成了?”宫星河笑呵呵的问道。

    “以前你是客人。现在你是邻居,这地位不一样了,待遇也就跟着变化了。对了,上次你叫人送来的龙井不错,再给我整个几十斤,我喝的不多,不过可以送人嘛,高档大气上档次。比我山顶种的无名野茶好多了。”李青云狮子大开口,明着勒索。没有丝毫的羞耻之心。

    宫星河指着李青云,大笑道:“你这小子,以前没看出来你这么心黑,早知道就不跟你做邻居了。我们宫家就算家大业大,也顶不住你这么敲骨吸髓啊。”

    “一年的租金交过了,中途退租。可不退钱,合同上写得清楚。”李青云头也不抬的笑道。

    宫星河摇头道:“不不,你越是心黑,我越是不退租。你这里好玩意太多了,估计是想把我吓走。想要自己独享,我可没有这么傻。对了,最近我的旧伤有些隐痛,我想找你爷爷帮忙医治一下,看看李神医可有空闲,你帮我预约一下如何?”

    “蹭吃为假,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不过最近病人不多,你直接去医馆排队就行了,何必让我帮你预约?”李青云感觉够一份河螺的分量,就停止捏壳,准备处理那条大黑鱼,这玩意最适合做酸菜鱼。

    “毕竟是修行者的旧伤,耗费的时间比较长,必须提前和李神医打好招呼,需要专门接诊。”宫星河暗道李青云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过有求于人,还得耐着性子解释。

    “好吧,看在你是我的租客,我就帮你预约。吃完晚饭,刚好要给爷爷家送菜,到时候帮你预约一下。”李青云说着话,手上不停,用菜刀猛拍大黑鱼的脑袋,大黑鱼的生命力太强,把它的脑袋拍碎,还能乱扭乱挣扎,把它称为水中的不死小强,也不为过。

    天刚擦黑,李小厨就过来取截留猴,所谓秘制的截留猴,只是用空间泉水泡了一会。李青云把这一小水桶截留猴交给他,并让他转告姐姐李青荷,今天再拍卖一次就算了,明天供应的就是普通截留猴了。

    “晓得了。”李小厨会意,昨天一尝那截留猴的味道,就知道非同一般。他一直都挺佩服李青云,不知道他怎么会那么多神秘的手段,能够化腐朽为神奇。

    宫星河做足了客人的架式,坐在沙看电视,等李小厨拎着水桶路过时,他有些疑惑的嗅了嗅鼻子,因为它感觉到那个小水桶里有强烈的灵气波动。

    他刚想追上去查看一番,却被李青云叫住了,说道:“留了几十个截留猴做菜,余下的还要拿到青荷居拍卖,我们农村人,就指望这点特产卖钱了,和你们这些世家大族没法比。你别不知足,还伸着脑袋想要把那半桶截留猴抢下来不成?”

    “你小子少给我哭穷!我被你勒索去的一亿人民币不算钱?在你这穷乡僻壤住,一亿块钱够我全家吃喝一辈子的了。快去做饭,老夫快饿死了。”宫星河哭笑不得的叫嚷道。

    杨玉奴从里屋出来,手里提着一壶好茶,笑道:“宫老爷子,你别给他一般见识,最近做生意着了迷,谈什么都用钱衡量。先喝杯茶消消火气,我也去厨房里帮着忙活,好快点开饭。”

    “还是玉奴懂事,不像某人,就欺负我们这种脑袋不好使的老人家。对了,昨天家中晚辈孝敬我几盒苏州的桑果,等会我让人送来,给你尝尝鲜。”宫星河接了茶,慢吞吞的喝了几口,有些欣慰。同时不忘打击李青云。

    “切,什么桑果,不就是桑葚子吗,我们农场里也有两棵呢,味道比你家的强多了。我老婆想吃多少没有啊,用得着吃你儿孙孝敬的?”李青云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充满了不屑。

    宫星河指了指厨房,气得没话说了,而杨玉奴捂嘴偷笑,一个劲的劝茶。她看得出来,宫老爷子很享受和李青云争吵的乐趣,可能在宫家,他的地位太高,没人敢和他这么说话。

    李青云的手艺也不差,很快就做出几样小菜。香辣河螺、酥炸鳝鱼段、煎炒截留猴、酸菜黑鱼,又特意给老婆炖了一大份空间鲫鱼汤。

    还有几份凉拌素菜没上桌,宫星河就坐不住了,拍开酒坛子的封泥,就要倒出来温热。绍兴老酒嘛,温热一下,味道更佳。

    能让宫星河拿出来当礼物的老酒,肯定不差。一开口就散出阵阵浓香。这酒坛子是特制的,可以直接放在火上加热。

    李青云拌了一份蒜泥黄瓜。醋泡白萝卜,锅里那份爆炒木耳菜还没出锅,那坛绍兴老酒就已经热好,香味更胜方才。杨玉奴已经帮他们找来大酒杯,倒出来一看,色如琥珀。烟香袅袅,闻之食欲大开。

    李青云站不住了,本来还有一个芹菜没炒,也懒得下锅了,从冰箱里找到一份腌菜拼盘。直接上桌开吃。

    抿了一大口绍兴老酒,李青云陶醉的眯起了眼睛,赞叹道:“平时很少喝黄酒,没想到绍兴老酒的香味也不弱于我的小五粮烧。宫老爷子,来来,咱们先干了这杯,再尝尝我的手艺。”

    宫星河埋头大吃,一转眼,就把那盘截留猴吃了三分之一,嘴里塞得满满的,一个劲的摇头,那意思很明显,让李青云自己喝,不用管自己。

    不知怎么回事,宫星河觉得昨天的截留猴只是好吃,今天一尝,却有一种让他心惊肉跳的兴奋感,心底有迫切的声音,催促他吃完面前的截留猴,那里面有一股让他无法言喻的强烈需求。

    “宫老爷子,您慢点,不就是截留猴嘛,真要是喜欢,我们晚上也可以自己捉呀。”杨玉奴劝着宫星河,自己也用筷子夹了两个尝尝,好吃是挺好吃的,但至于像饿死鬼投胎一样吗?

    李青云知道,可能今天的截留猴用空间水泡得太久了,里面残留的泉水味道太浓,已经引起宫星河的注意。幸好这是用普通泉水浸泡的,要是用泉水精华浸泡,这个老头还不把盘子都啃掉啊。

    他也凑热闹,跟着夹了几个,放进嘴里咀嚼,嘴里还说着风凉话:“不就是截留猴嘛,至于这样吗?唉,看来您老人家在家里过的也不舒坦啊,肯定经常遭到儿孙们的虐待,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幸好你在我这里租了房子,以后再也不会饿肚子了,只要掏点火食费,经常到我这里蹭饭也没问题。”

    杨玉奴白了老公一眼,觉得他肯定是故意的,她觉得宫老爷子为人很不错,不明白老公为什么经常压榨他、打趣他。

    宫星河听到李青云的玩笑话,气得差点噎死,忙喝了半杯绍兴老酒,这才顺过气。仔细一看,桌上这盘截留猴已经没了,最后几个,是他喝酒的时候,被李青云抢光的。

    “你小子,肯定是故意的……明知道今天的截留猴特殊,也不给我老人家多留几个。”宫星河打了一个饱嗝,嘴中却吐出一口肉眼可见的浊气。

    他顿时愕然,脸上又惊又喜,也顾不得李青云夫妇在场,掏出手机,就给孙子打电话:“小羽,快去青荷居,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店里所有的截留猴都买下来,不管对方开什么价。”(未完待续!

    ps:到了傍晚,似乎才想起来,今天是端午节。今年家中出事,日子过得恍惚,向大家说一声迟到的问候,粽子节快乐。